农村留守妇女饥渴难耐献身流浪汉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张兴,中原某三流大学学生,本科四年的大学生活已进入倒计时,目前刚结束在太湖边某市的一家销售公司为期三个月的实习任务。

在校期间除过男女老师,没有找到过心宜的能解决性需求的相好女友,但其性欲旺盛,血气方刚,在上课之余,只能是满脑子的性幻想,借晚上无人之时,躲在教学楼的洗手间里,想象着床上身材已发福变型的男女老师的画面一番。

因此回校等毕业证书实在没什么意思,找工作又还没拿到毕业证书,实习的公司又不是他今后想从事的工作,这时的张兴百无聊赖,随手拨通了同在某市实习的一要好大学同班同学王昊电话,正好王昊也结束了实习,正准备打背包走人,两人一拍即合,相约去游玩一番,好在二人实习期限间公司包吃包住,还有实习期的微薄工资可用,去远的地方不现实,于是两人相约当天下午去不远的茅山游玩。

此时虽是夏季,天气炎热,但进山后却骤然凉爽,两人上山逛荡一气,入洞穴、进道观,渐渐天色向晚,两人商量不走回头路,觅路从另一边下山,刚到山脚下,发现一个村落,掩映在青山秀水之中,二人身上也没多少钱,只有找到一所条件简陋的小旅馆,这是一所家庭式小旅店,四合院,中间一个院落,院落墙体已经有不少石灰剥落。

二人走到柜台,伸头一望,柜台内一躺在躺椅上,正将一双雪白的玉足翘在躺椅前面的一张方凳上,玉足雪白,足敛趾平,足底红红嫩嫩的,雪白的大腿上裙边斜挂着,隐约可以看到裙内粉色的。

张兴看罢,一股热流不由自主地从小腹升起,下面的宝贝一下子昂首挺胸,顶的运动裤撑起了一个帐蓬。

张兴偷偷瞄了王昊一眼,只见王昊眼睛盯在脚上,眼中直喷出一股欲火,恨不得捧起玉足舔舐一番。

眼中孕育着笑意,眼角春色荡漾,用当地方言介绍说:「小店共有五间客房,但已住满了平时在山上做小生意的外地租房客。

张兴与王昊二人顿感失望,紧接着,只听那又浅笑着说道:「虽然没有客房,但还有一间自己老家来亲戚住的小屋子,一般不对外营业,今天看你们象是学生,就破例给你们住一晚吧,不过房费要和其他房间一样哦,两个人一共60一晚。

扭动着丰满的前头带路,引着张兴与王昊来到院内西角的一处小屋,侧着身打开门,张王二人眼睛直直地盯着丰满、挺拔但却不嫌肥大的乳房,口咽口水。

旅馆不提供晚餐,张兴与王昊二人在村里小吃部吃完饭,回到旅店已是9点了,两人转了一天的山,多少有点累了,也没洗澡,抹了抹澡,就早早地躺下了。

就在张兴辗转反侧被呼噜折磨的时候,他听到了女人的声,这个声音是张兴所熟悉的,张兴虽然只看过学校老师,没经历过事实的,但喜欢电脑的他,对网上的A片并不陌生,声音一听就知道是女人快乐的,张兴一机灵,下面的拙根直挺挺地硬起,再也无法睡眠。

张兴悄悄地起床,走到房间外一看,隔壁还亮着灯,透过窗户没拉紧的窗帘一看,哇,整个一个贵妃入浴,只见老板娘赤裸着身体,正在洗澡,一边洗,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眼睛半闭,正陶醉在性的快乐之中。

张兴揉揉眼睛,不会吧?是自己在做梦吗?看到了老板娘的全部身体,连的都看的如此清晰,但毕竟是隔着墙啊,怎么突然就来到面前了呢?

张兴被老板娘拉着手进了她的房间,灯光下看的更清楚,老板娘赤裸的身体,挺着一对乳房,红红的乳头,黑黑的象缎子一般,张兴激动的扑上前去,疯狂地吸吮着老板娘的乳头,一只手抚摸着老板娘的阴部,只觉得阴部湿润不已,的水已经流到了大腿根部。

老板娘大声地,一边抚摸着张兴的阳物,浪语着:「哇,看不出来,你这么瘦,这么大啊,我的可受不了啊!来吧!」张兴一把将老板娘按倒在床,抬起老板娘的玉腿,将玉足放在鼻子上,使劲地闻,「哇,好香的脚啊!」

一边说,一边脱掉,用早已充血的直顶着老板娘的下身,老板娘梦呓般地说,来吧,来干我吧。

「啊、啊、啊,快活、快活,来,干我,干我逼,我要你」,老板娘使劲地,张兴实在忍不住了,挺起来阳物直插入老板娘的,只听扑哧一声音,阳物直插到底,「哇,舒服,来吧,来干老娘」,老板娘眼睛半闭,发出饥渴的呼唤。

张兴抽动着阳物,感觉阳物被一团热火所包围,本能地,在老板娘快乐的中一射到底,两人同时达到。

短暂的之后,张兴拥抱着现老板娘美梨花带雨的身躯,问道:「你是怎么来到我面前的?为什么我想要你的时候,你能穿墙而出,让我如此的满足?」

老板娘叹了一声,「唉,老公常年在外,自己常常想要的时候,却得不到下身的充实,直到有一天,我上山采药,走累了,坐在一块大石上休息片刻,正迷糊之间,一位长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教了我几句咒语,然后了我的衣服,进入了我的身体,好满足啊,让我有了几次。

结束之时,中年男人告诉我,他是术士,刚才的咒语,一定要记牢,今天你我十分快乐,临别之时,我送你这个咒语,可以让你穿墙入室,享受人间的至乐。

说到此时,老板娘的的身体又一次发热,紧紧地抱着张兴,悄悄地说:「我一直喜欢你们这样的小男人,没有性的经验,但却看到女人欲火升腾,村子里没有学生样的男人,很粗鄙,虽然我想要的时候用过,但没有什么味道,这样吧,如果你让你的伙伴一起来和我玩,我就把咒语传给你,传给你之后,你可以随时去玩你有兴趣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以为你是她的老公或男朋友。

张兴听了老板娘的一番话,心头直痒,心里话说,和你玩算是幸运,那脚儿那么美,那么香,还得到了你的身体,如果再能得到咒语,那不更有机会快活了?

况且平时和王昊交流对女人的感受时,发现王昊也是一个闷骚之人,一起玩应该更快活,所以一口答应,随即回到房间,叫醒了王昊,悄悄地说:「老板娘对咱有意思,想玩吗?」王昊揉揉眼睛,半信半疑,「真的假的?真的有把握吗?」

张兴嘿嘿一笑,「咱刚玩过,你敢不敢玩?」王昊眼睛发光,「谁不敢?只要她让咱玩,我一定让她快活」。

张兴王昊热血上脑,三下两下衣服,扑上前去,王昊捧起老板娘的小脚舌头不停地舔、不停地闻,张兴一手摸着乳房,一边用嘴吸吮着老板娘的乳头。

「两人一听更兴奋,王昊挺着玉茎直插入老板娘的深处,张兴举起,按到老板娘的嘴里,老板娘嘴里呜呜着,一边扭动迎合王昊,一边狂热地吸吮着张兴的阳物。

老板娘满足地看着二人,长长吐了口气,媚笑着对张兴说,「今晚你守信,我也讲信用,虽然你的朋友没有经验,没让我欲仙欲死,但咱们三个一起玩确实很快活,附耳过来,告诉你那个咒语。

第二天上午,张兴与王昊一直睡到太阳高挂天空,其间张兴接到家里电话,要他回家相亲,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两人商量之后,约定下次一定要找机会再到茅山,再和老板娘云雨一番。

话说张兴回到老家,一见家里介绍的对象,气不打一处来,原来,女方是他家世交,但从小,他就不喜欢这女的,虽然小时候大人开玩笑说要做儿女亲家,但张兴一直对这女的没多少兴趣。

张兴洗完澡进入客房,舅妈来到张兴屋里,劝慰张兴,张兴本是一个性情中人,直接回绝了舅妈的劝说,跑到舅妈院外散心。

顺着小院转了几个来回,张兴正准备回屋睡觉,突然听到一阵水声,伸头一望,一片灯光从一扇窗口直接照射出来,里面一片洗澡的哗哗声。

张兴一个机灵,难道是舅妈正在洗澡?走上前去,探头一望,张兴直觉血液直充脑门,窗内正是舅妈一丝不挂在洗澡,白花花丰满的胸脯上两颗黑黑的乳头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中年妇女隆起的小腹下一丛黑色的,象动物的毛皮一样在灯光下反光,肥嫩的大腿上水珠一直流到白白的脚面。

张兴只觉一阵燥热,少年时期的性幻想一下直涌进脑海,张兴此时脑中直接升腾起与老板娘的快感,但性欲的激发,又让张兴在战粟中清醒,他想起了分别前老板娘传授的咒语。

「……」张兴念着咒语,穿过墙壁,直勾勾地来到舅妈跟前,咒语的力量起了作用,舅妈停止了一切动作,象时间停止的木偶。

张兴一把抱起舅妈,将她按倒在桌面上,拉起她的双腿,疯狂地闻着、舔着舅妈白花花诱人的小脚,那肉香真是少年时无数次性幻想的味道啊,张兴只觉得不断膨胀,一把拉起舅妈的双脚,直舔入她的,啊,虽然洗了半截,但舅妈还有一股骚骚的骚味,里流出的水把外搞的到处都是,肥肥的乳房和葡萄粒大小黑黑的乳头,让张兴一阵迷乱。

他挺起充血的,噗的一声,直插入舅妈的花心,舅妈一阵战栗,双脚紧勾着张兴的大腿,双手抱着张兴的腰,口中含含糊糊地大声,张兴军害怕表妹发觉,不敢玩太久,在将浓浓的深深地射入舅妈子宫后,拔出以阳物,将舅妈扶到淋浴下,冲洗舅妈肥嫩的,直到认为干净后,再一次念动咒语,破墙而出,转而从大门进屋,心满意足地躺在舅妈家床上睡大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