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老婆不甘寂寞出轨网友 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我是一个个体医生,我与老婆结婚已经十年了,虽然我们的感情很好,但是我们却经常吵架,我常骂我妈,她便回骂我搞,我骂我妹妹,她就回我弟弟,再不她就说我姐夫。

今年我们一起度过了三十的生日,已经三十了,我们本能的吵架少了些,过去谈恋爱的恩爱劲又有些回来了。

我老婆虽然已经三十了,但是却长得跟小姑娘似的,许多不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只有二十岁,而且她长得漂亮,圆润鲜艳象娃娃一样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小巧的樱嘴,皮肤细腻白皙,只是个子矮了点,只有一米五五,但是却更显得小巧玲珑,就像是一个中学生,而且她的乳房丰满,大而圆,非常,让人一看就会想入非非,所以我们周围很多的男人都暗恋着我的老婆,我和老婆都知道。

比如住在我们对面的继凤,他是我的侄儿辈的,经营着石矿,很有钱,已经六十了,但是身体健康,精神很好,而且是有名的风流;他曾经多次对我老婆表示爱意,而且一直对我老婆总是爱护有加,关心倍至,即使我的老婆从来都不理他。

她会白我一眼,用她的小拳头使劲捶我,然后叹口气说「我也想报答他,可是今生跟了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呀,要是有来生我会好好报答他的。

还有我们隔壁的昌林,比我们大三岁,长得精瘦,也颇算潇洒,据说他的性欲非常强烈,他的老婆几乎忍受不了;他也在背着我追求我的老婆,听老婆说,只要我不在旁边,他就会向她示爱,他说做梦都在想念我的老婆,我的老婆是他今生的梦想,说我老婆是他最爱的女人。

虽然我们经常吵架,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非常好,我们之间从来没有秘密,我的老婆有什么话都会跟我说,包括那些人追她的一切行为她都毫不隐瞒地告诉我,因为我们互相信任。

还有我们地方上的一个地头蛇余国辰,他的老婆虽然漂亮娇媚,但他自第一眼看到我的老婆就被我老婆迷上了,他甚至公开上门跟我说要我让出老婆,但是被我老婆严词拒绝,虽然他在地方上非常霸道,但是在我老婆面前却非常温柔,最后他说,他会一直爱我老婆的,直到我老婆自己回心转意地爱他,他说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他会努力赢得她的芳心的。

于是我老婆便劝他改恶从善,他便一改往日作风,竟然也得到人们好评,甚至当上了老板,发了财,洗刷了他的臭名,于是他就更加爱我的老婆,他说这一切都是我老婆的功劳,而且他的老婆也跟我的老婆成了好朋友。

虽然有这么多的人爱我的老婆,但是我却对我的老婆非常放心,因为我知道除非万不得已,我老婆绝对不会轻易被人追上手的,因为我老婆非常注重感情,她是个感情动物,没有人知道只有在我老婆被真情打动的时候最脆弱,只有在那个时候动手强行搂抱她,并且不停地说爱她,她会挣扎一阵,但是要是坚持不放地搂紧她,她很快就会被真情软化而任人疼爱。

我老婆说很多次,昌林、继凤、还有余国辰都曾经强行抱过她,她也挣扎,但是他们却总是在她即将失去挣扎的勇气的时候却放开了她,要是谁还坚持一分钟就会得到她,有时我老婆和我都替他们惋惜,其实好多事好多时候离成功只差一步的时候却被放弃了。

她问我要是哪一天她真的没有控制住自己我会原谅她吗?我说会的,只要你得到了真情,我说我会为你高兴的。

粉红色的灯光,我老婆敏敏特别的娇羞可爱,我拥着她香软的娇躯,吻她的樱唇,她的舌头小巧温软,唾液清香。

她荷藕似的玉臂搂着我的脖子,软软地偎在我的怀里,雪白丰满的酥胸紧贴我的胸膛,我的手轻抚她滑腻的背,然后向下抚摸她肥硕白嫩的,我的坚硬的紧贴着她的腹部,她的腹部非常柔软,虽然因为生育过而小腹稍微凸出,但是那种白里透红的肚皮鲜嫩的水汪汪的却更加显得可爱。

恋爱时,我们经常整夜地,甚至整夜不抽出来,把她的搞得又红又肿,害得她走路都得慢慢走,而且样子别扭。

老婆用她那肥白柔软的小手轻轻握住了我,爱惜地抚摸,她的手绵软温热,柔若无骨,然后她情不自禁地转过身子,低下头轻轻吻我的,轻轻地亲吻,柔柔地用舌舔着,温润的嘴唇衔着粗壮的,娇态可掬。

我抱过她的身子,让她倒骑在我的头上,让她的阴部正好位于我的眼前,她白嫩得像水豆付的肥白丰满的双股之间,那张小嘴已经微微张开;她不喜欢,每次当长起来,她就会让我用我的刮胡刀把她的阴部刮得干干净净,所以她的阴部白白的没有,只有些稍有点粗糙的毛茬,我也很喜欢这种干净。

此时她的微微张开,就像小巧而唇微厚的的小嘴,露出里面红润鲜艳花蕊般的小和阴肉,散发着淡淡的清新的骚香味,让人发狂的味道,我老婆的这种气味就是好闻。

我把我的唇贴上她的,她外阴的裂口没有我的嘴大,所以我的嘴把她的外阴全部都覆盖了,只剩下小巧精致的在外面。

她的小但是却弹性非常好,当初生女儿时,我以为她会像许多其她女人那样也会把我外阴撕裂,但是最后她没有一点事,完好无损,在她坐月子的时候我就吻着她还带血的阴部说真是好东西。

我轻轻用舌舔她的大、小、外口,她那儿湿得厉害,略带骚香的滑腻的爱液溢入我的口中,我贪婪地吸吮,心中充满了爱,我庆幸有这么美丽可爱的妻子。

地一声低吟,我把我粗壮的插入了她的,让我着迷的熟悉的温热立刻紧紧地吮住了我的,就像是一张小嘴。

敏敏浅浅地,娇美宛转,她长长的睫毛微闭,粉嫩的双颊晕红,可爱的小嘴微微翕动,伴随着我的耸动,动情地宛转地。

我喜欢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的美丽的表情跟她,动情的时刻真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刻,我常看着她的表情,使劲冲击。

开始的时候敏敏发现我在看她,她总是娇羞地把头躲进我的怀里不让我看,但是后来她知道我看着她的感觉很好,她就不再躲了,她便闭上眼睛让我看个够。

她激动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搂着我的脖子一边娇吟一边低低地对我说:「我的好丈夫,我也好爱你!我最喜欢你搞我!」

最后我们同时到达了,当我把精子射进她深处时,她的身子忽然绵软下来,一下子失去了力气,我们静静地拥在一起,我把仍然插在她的里,我的有一个特点,就是即使我到了,只要我不拔出来,就不会软下去,它会一直坚硬如铁。

到早上醒来时也不会脱落,不过要是换了别的女人可能就不行了,因为我的老婆的把吮得非常紧,她的非常有弹性,紧紧地吸住,就像是没有牙齿的嘴一样紧紧咬住,所以我们就插在一起睡觉一般不会脱开。

虽然我跟老婆经常吵架,但是每次我们吵完架之后,我们都会疯狂地做一场爱,然后所有的不快就烟消云散了。

这是我们恋爱时就约定好了的,就是要是我们吵架了或者打架了当天晚上都一定要,哪怕是带着忿恨的心情也要做一次爱。

第二天,好像是星期六,昌林的老婆跟孩子一大早就去走亲戚了,老婆让我也把女儿送到爷爷奶奶那儿去度周末。

结果我在家里跟几个堂兄打麻将,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我不回家了,我就在老家打麻将直到第二天天亮。

天一亮我就赶回了家,我回到家时,大门已经开了,但房门还关着,我用钥匙打开房门进去,老婆竟然还在睡觉。

她全身竟然不着寸缕,玲珑美白的玉体横陈在床上,她睡得香甜,好像是疲倦极了,她满脸春情红润娇媚,嘴角还带着一丝幸福满足的笑意,她发丝凌乱,床单跟被子都凌乱不堪,皱皱巴巴,就像是有人在床上长时间地践踏与蠕动过,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有些不解。

我轻轻地把被子拉过来盖住她美丽的身体,我亲亲她的乳房,闻到有一股异样的味道,好像是唾液的气味,好像还有微微的汗味,我想可能是昨天晚上有点热,敏敏流了点汗,我还忍不住慢慢分开她的腿,我看到她的微微张开,就像我刚出里面拔出来时的一样,她的小又红又肿,我想可能是我前天搞的太用力的原因,我亲了亲她的外阴,却感觉到她的外阴潮潮湿湿的而且还有一股好像是的味道,跟我把精射在她后的那种味道相似却又好像不同。

但是我很喜欢闻这种味道,虽然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但是只要是我的敏敏的味道我都喜欢,我轻轻地吸吮,忽然感到嘴里有一股咸咸地液体,我一看,原来从她的深处流出了一些乳白的象一样的液体,以前只有当我把精射在她身体里之后才会有这样的液体流出来,没有想到今天我的亲吻也能让她流出这样的液体。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她这样的,我忽然很动情,我深深地吻着她的外阴,舔她红肿的小,舔她略带咸味的口,舔她可爱的小,她的小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近她的阴部,很久,她用温软白腻的小手捧着我的脸向上拉,嘴里娇滴滴地说:「阿林,上来呀,我还要!!」

我很奇怪今天她是怎么了怎么老是阿林阿林的叫呢?我说:「你今天怎么了,怎么老是叫什么阿林呢?」

老婆听到声间忽然睁开眼睛,看到我,好像有点惊慌,但她马上娇嗔地说:「老公呀,你别管我,我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不行吗?」

她吻了吻我的,然后就转过身把撅过来,撅到我的面前,雪白丰腴的大腿和粉嫩肥软的双股之间,那个玉洞樱唇微张,就像是一张饥渴的小嘴,嘴边还挂着刚才那种象的乳白的液体,我把轻轻地插进去,我看着我的粗硬的一根,就像杆面杖一样插进她的身体里面,一根粗长的棒子慢慢消失在她欺霜压雪的之间,把她的身体跟我的身体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我抽出后,她娇软地倚在床上,用她的白白胖胖的小手握着我的,她温柔地用嘴舔着我沾满透明粘液与乳白的,她柔柔地舔,深情地吮,把我的亲得干干净净,光洁无比。

她的口又流出了那种乳白的液体,很多,这次我知道是我的,我到门背后拿了毛巾帮她把下身擦净,然后我让她再多睡一会儿。

忽然她要我坐到床上,她抱着被子偎进我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柔软的身体,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温香,此时才能真正体会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感觉。

我想了想,我想象着别的男人也像我一样的爱她,爱我深爱的女人,跟她柔情蜜意地,也能让她感觉幸福和快乐,只要我的爱人快乐与幸福,那么就是我的快乐与幸福。

「只要你愿意,只要那个人是真心爱你,并且能让你感到快乐与幸福,我会很高兴的,我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她好像如释重负地样子,她抬头吻了一下我的唇,柔情地说:「谢谢你我的好丈夫,我的亲亲丈夫,我爱死你了。

你知道吗?今天开始我好害怕你不会原谅我,我好觉得对不起你,要是你不肯原谅我的话我都不敢对你说。

她娇羞地依着我的胸膛说:「我们那天晚上的聊天被昌林听到了,所以你昨天晚上不在时,他就来了,当时我正要关门睡觉,他却闯了进来,然后他一直对我诉说着他对我的爱慕,说了好多,好痴情,所以我很动情,当我感觉动情的时候,他就强行把我拥进了怀里,我怎么挣扎他都不再放开,并且他一直在我的耳边说着爱我,想我,海誓山盟;所以我终于被他的情征服了,我当时感觉到他已经完全地进入了我的心,我的心已经完全地接纳了他,我没有任气与力量再挣扎,我只觉得我陷入了一个温柔而幸福的漩涡,我心甘情愿地陷进了他的温柔的怀里,女人就是有这样的弱点,总是会为情所迷,她们是为情而生,所以我情愿陷进真情里。

她又继续说:当时我刚洗完澡,只穿着睡衣,就是那件只到膝盖的睡衣你知道的,所以我在他的怀里,他很轻易地就能达到我身体的任何部分,他的手好温柔,他抚摸我的乳房,他的手从睡衣的下摆伸进来,拨开我的乳罩,温柔地握住我的乳房,轻轻地揉,缓缓地摸,好深情,好缠绵。

你知道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另个的人抚摸过我的身体,所以当他的手握住我的乳房的时候我就像触电一样敏感,我幸福的几乎昏厥,我想大声,但是却无法,因为他已经吻住了我的嘴,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我的牙齿已经无力拒绝他的进攻,我情不自禁地吻住他的舌头,他的舌头灵活而温暖,让我陶醉,没有想到他竟然吻得那样细腻那样缠绵,他舔我的唇,我的齿龈,吸我的唾液,吻我的舌尖,亲我的鼻子,还有他的一只手在抚摸我的乳房。

当时我除了能绵软地偎进他的怀里任他爱之外,就只能用我的心去感受他的爱了,而且我还情不自禁地解开了他的裤子,我的手伸进了他的短裤,握住了他的鸡鸡,他的鸡鸡好硬啊,虽然没有你的粗,但是长度还是差不多,而且他的比你的硬得多,真是象铁,我没有想到男人的鸡鸡能硬成那样。

当他的手向我的下身移动的时候,我的睡衣已经脱掉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的,是怎么脱的,但是确实我是一丝不挂了,就像现在这样了,而且他的衣服也了,他虽然瘦但是很有劲,胸肌真是很发达,我被他搂在怀里时,感到非常的安全,我觉得那是个港湾,我希望在那个港湾里游泳。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那么不知羞,我竟然主动张开腿让他的手抚摸我的下身,我闭着眼睛感爱着他的手顺着我腹部向下,向下,摸着我的小肚子,然后再向下伸入我的两腿之间轻轻地摀住我的阴部,他的中指卡进我的阴缝中,其余的手指抚摸着大,我那儿已经湿得一遢胡涂,当他把他的中指象鸡鸡一样伸进我的内抚摸时,我竟然到了一次,我浑身酥软,欲仙欲死的幸福与快感从下身从从他的手指传到我的全身传到的我脑神经,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的很白净,好奇怪怎么会那么白净呢?白白嫩嫩的像一截莲藕只有红润得可爱,而且没有包皮,真是好标致的,我简直喜欢的发疯,我好喜欢,我情不自禁地低头亲它,它带着一股香味,肥皂的香味,因为他刚洗过,为了好爱我他刚洗过。

我像小孩子吃奶一样吮他那白白的,心里像蜜一样甜蜜;他一只手握着我的乳房,一只手揉着我的下身,与,当我用口噙住他的时,他显得很激动,他的手加大了力度,揉得我的阴部又疼又舒服。

很快他竟然在我的嘴里射了精,他忽然停住了手的动作,然后在我的嘴里抽动,只抽动了几次便停止了,接着我就感觉到一阵阵地跳动,从他的射出滚烫的液体,一阵又一阵,直到射得我满嘴都是,原来是咸的,只是咸咸的,而温热。

从来没有让人把射进进嘴里,你也没有,你知道吗?那种感觉真好,好幸福好满足,我只要一想起昌林那根漂亮迷人的白曾经把射进过我的嘴里,我的心就会感到一荡。

他说他的老婆从来都没有亲过他的,真不敢相信他的老婆怎么那么傻,那么好看的鸡鸡她怎么就不肯亲呢?我一点都不后悔接受了昌林的爱,因为他那么爱我,对我一往情深。

他在我的口里之后,在我的嘴里很快就蔫了,不像你射了精都不会蔫,不过他的就是蔫了也很好看,我仍然把它衔在嘴里,他翻过来压在我的身上,他用双手抱着我的,他的胳膊垫在我的下面,把我的阴部垫得微微上翘,然后他就把头埋进我的双腿之间,他温柔地亲吻我的外阴,他的舌头会伸进我的里面,他舔我的大,舔我的小,,舔我的,舔我的,还有大腿,他的舌头好灵巧,好暖和,好甜腻。

我忘情地亲吻他的下身,他的卵袋干躁而温暖,他的臀部肌肉结实而有轮廓,他的像一朵菊花,可爱而干净,我从来没有那样动情地亲吻男人的身体,包括你,我的亲爱的丈夫,你可别生气。

她接着说:昌林的硬起来真是好快,刚刚都还是蔫蔫的躺在我的嘴里,可是一转眼间就已经硬得像铁一样了,一下子几乎捣进了我的喉咙。

他的性欲真是强得让人不可想象,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是从后面插进去的,他伏在我的背上,紧贴我的,然后他的坚硬如铁的就从后面刺进了我的身体,那可是陌生的第一次进入我的身体,那种坚硬而火热的长驱直入地进入身体深处的感觉真好,做女人真好。

半夜的时候,他竟然把插在我的下身里,然后抱着我从后门溜回到他的家里,然后我们在他家的床上,在他家的写字台上,在他家的屋子中央,我们尽情地,特别是有时,我可能清楚地看到他那白白的在我的下身进进出出,有时还伴着扑哧扑哧的声音,我一想到他那漂亮可爱的在我的里,在我的身体里,把他跟我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从此我们的关系便有着质的改变,都是因为这条可爱的白净的进入了我的身体的。

昨天我把我的第一次给了昌林,你知道是什么吗?是我的,那是从来没有人进去过的,所以是第一次,因为我的第一次给了你,所以我只好把我的的第一次给了阿林。

当他向我索我第一次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我高高地撅着,把露在他的面前,他把我的用嘴亲得湿润而滑溜时,他便把他的慢慢插进我的,我感到被撕裂一样的剧痛,比第一次破身痛十倍都不止,然后便有一根粗硬的东西进入我的肠道,我的胀痛难忍,我咬着牙坚持住了,因为我是为了爱,我想象大便一样把进入我肠道的东西排出来,但是他却还在往里插,一直连根都插进去了。

我痛他便不动,好一点的时候他就再动,经过好长时间,大约在进去约两小时后,我的痛感才好了些,他便在我的内随意地,我开始感觉到那种胀痛的感觉真是很好。

真到昌林在我的直肠了两次精之后,我才算是完全适应了的,并且还能到达,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你知道昌林昨天晚上跟我做了几次爱吗?八次呀,而且每次都近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在你回来前二十分钟他都还正在我的内抽动,我几乎被他弄死了,我的下身已经疼得不敢动了,但是我情愿,哪怕被他搞死我都情愿。

老婆停下来,静静地看着我,一会儿她说:「我爱你,但是我也很爱昌林,你不会怪我吧?以后我就做你跟昌林共同的女人好吗?你介意吗?」

我想象着我老婆在昌林的身下、昌林的怀里宛转娇吟,跟他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的那种幸福的样子,还有她竟然忍着巨痛把的第一次给昌林的那种感人情景,我知道她是真的动情了,她真是爱昌林的,昌林能给她我都不能给她的幸福感,那么我又会说什么呢?只要我爱的人快乐幸福。

我吻着她娇艳的脸庞说:「我怎么会介意呢?我知道你是真爱他的,而且他也是真的爱你,我怎么会介意呢,我替你高兴都还来不及呢。

我出来的时候,昌林正在门口张望,他正准备躲开,我叫住了他,我说:「敏敏让你进去,你到她那儿去吧。

原来敏敏竟然是要昌林来哄她睡觉的,此刻她正躺在昌林赤裸的健美的怀里,她娇艳的脸蛋贴在昌林的胸膛,睡得香甜可爱,她的一只手还握着昌林的,昌林的果然非常白皙,不像我们一般的男人那样黑,他那东西白的真是很好看,连我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难怪敏敏会那么喜欢。

从此我的老婆就有了两个男人,两个丈夫,她变得越来越年轻,精神勃发,愈加娇艳欲滴了,我这一切都应该感谢昌林给她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