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15小姑娘开处的感觉 我把大姑娘开了苞,小说 十六岁雪雪婷w

「恩~啊……不……要了啊……」到宿舍的房间门口后,定延便发现她们twice的宿舍好像有怪声音?可是这时候不是只有Sana一个人吗?怎么会有声音?难道Sana没好好休息在看电影?就在定延胡私乱想的时候,定延还是悄悄的打开门,想先看看Sana在做什么。

「!!!」印入眼帘的是两具光溜溜的肉体在Sana的床上叠在一起,一白一麦色,白色的身体被压在下面,很明显的是Sana,那几句的声音便是Sana发出来的。

惊讶中的定延捂着嘴巴,手上的饭盒不知何时掉在地上,但是里面激战的两具肉体与呆智的定延都没发现饭盒掉落的声音。

「啊~放过Sana,求求你了……」两具交叠在一起的姿势宛如狗狗交配的姿势,只见麦色肉体的房管双手捏住Sana的,拼命的抽出顶入,而Sana则是被干的直求饶。

要不是最近你也赶通告,oppa能憋这么久吗?!今天oppa一定要插死你个小淫娃!让你离不开oppa的大!!!」房管边说边插,那股狠劲看得定延都楞住了,身体渐渐升温,定延告诉自己赶快离开,都是脚却动不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们的动作,某个部位有点空虚,但定延却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能夹紧双腿,慢慢的磨擦……

Sana仰起头着,希望房管可以放过她「恩~啊~你前几天来过……oppa你说过……会删掉……照片……哈……放过Sana的啊!」

听着Sana的声,看着Sana白皙完美的肉体,插着Sana柔嫩的,房管便想要在这具肉体上留些什么印记似的,于是Sana白嫩的便是房管下手的目标,只见房管放开Sana的,转而甩打Sana的,白晰的禁不住打击渐渐红了起来。

「放过你?可以啊,你现在打电话给你室友,说你在宿舍像母狗一样被oppa的大干,问她能不能来救你~哈哈说不定你室友也是淫娃,看了oppa的大棒子就来跟你抢着给oppa干呢!哈哈哈哈。

定延站在房间门口,一只手慢慢的往下移动伸进里面摸上自己的,一只手伸进内衣里面摸着上的红点不停拨弄着,一股异样的快感中传到四肢乃至全身,与的快感使定延渐渐沉沦,定延不知道定延怎么了,只知道这样好舒服……

「哦~不要了……房管哥……定延真的快回来了,周末……周末……Sana在去找你好不好?你要怎么做都可以,定延真的要回来了……Sana不能让她看到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啊~」Sana知道房管不会放过她,想到事已至此至少不能让自己这个样子被看到,就提出条件让身上的野兽赶紧结束,只是她却不知道这样的妥协只是让她更加逃不过房管的手掌心。

「那oppa就只好干到Sana你室友回来啰,你也知道oppa的厉害,你室友回来我们说不定可以玩3p呢,不过你放心,oppa的是你的,定不会冷落你的,哈哈哈哈!」

「哦~不要啊~」一想到自己这个样子说不定真的会被室友看到,Sana咬着下唇转头哀求着房管「房管oppa求你了……」

「求oppa什么?」看着Sana一脸的样子,房管的速度不自觉的加速起来,而在外面的定延,摸着的手也不自觉的越动越快……

「求oppa的什么?要说求房管oppa的大棒棒快点射出美味的!」明显快要撑不住的房管边加大马力边强迫着Sana说出不堪的话「说啊!快说啊!!」

「想要房管oppa射在哪里?射在这个里好不好?」房管有意调教Sana,一定要逼着Sana说出来。

「不要……不可以!」一听到房管要射在穴里,Sana惊的清醒一下,但下一刻又被徘山倒海的快感淹没。

「那你说,要房管oppa射哪里?上次射你上,这次要射嘴里还是里?快点选!不选oppa就帮你决定,你说我们的孩子名字叫什么好?」房管把抽出只留着在里面,一方面他也快喷射了,另方面也是想听Sana的声音来选择让自己射哪里,最重要的是,反正不管射哪里,以后都有机会射别的地方……

「哈……」Sana边喘息边回答房管的问题,只是长时间的让她说话断断续续的说不清楚的道「不要……射……嘴巴……」

「啊!!!!!!」受了刺激的Sana仰着头大叫了一声,好在现在宿舍的成员们都去赶通告,不然这的叫声被听到……而在门口的定延听到这的叫声也瞬间从快感中清醒起来「天啊!定延你到底在做什么……可是好舒服……定延以前都不知道摸这么舒服……看Sana这么兴奋的样子,不知道被房管插的感觉怎么样……?」

「不说是吧?那oppa就射在穴里了,让你给oppa生个女儿,oppa让你们母女同欢!」听不到想听的话的房管,逐渐加快速度,肿胀的明显是要的前奏。

「啊~不要!」感受到房管越来越快的速度以及越发肿胀的,为了不想怀孕只能说出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小骚货!再说一次!!」已经撑不住的房管额头上的青筋明显冒起,俨然已经快撑不住,大手用力捏着Sana的奶,像是要捏爆一样。

「啊~Sana要吃,Sana要吃房管oppa的棒棒~啊!!!!」禁不住房管强劲的,Sana弓着身子达到了。

而Sana的哀求让在门口的定延也不自觉的加快速度抚摸自己的与,幻想着定延就是Sana,被房管狠狠的干着。

「操!!oppa这个小淫娃!给你!啊!!!!!射了!!!」最后一刻房管拉起Sana让她转身,双手固定Sana的头,紧紧的插在Sana嘴里,一抖一抖的射了好久。

「恩……」在门口的定延听到房管的声音咬着唇也达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短暂的失神和颤抖的双腿使定延差点站不住脚。

两眼无神的她被房管强硬的拉起转身,嘴巴猛的被塞入了什么,喷出强烈的让她隐隐作噁「噁~咳咳!!」

「啪啪啪」头被固定的Sana受不了似的啪打着房管的大腿,的味道不好闻也不好吃,加上房管插的太深让她很不好受,现在只想房管把跋出来好让她把剩下的吐出来。

「吞下去!」房管稍微把跋出来一点,让Sana不那么难受,但双手还是固定着她的头,让她含着房管的棒子,既不会让她难受也可以逼她吞下「oppa的精华你敢不吃?不吃完不跋出来。

」含着的Sana抬头看看房管,看他不打算放过自己只好皱着眉头含着把剩下的吞下去。

看着Sana跪在地上帮房管清理的时候,定延悄悄的关上门,捡起地上的午餐,往宿舍厕所走去清理自己氾滥的……只是定延知道,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定延了……

房管在定延关上门后,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口,「你的室友可真慢啊~不过你吃了oppa那么多的也不用吃饭了,毕竟oppa存了好几天的更营养呢~」说完房管嘴角勾勒出一个极为的笑容,拍着Sana的头适意她起来,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小淫娃别忘了周末的约会~」说完捏着Sana的,凑上头去咬了一下奶头附近的乳肉,淡淡的牙齿印浮现出来,「这是盖印章喔……」

今天定延特地起了一个大早,准备今天的事情,因为知道今天Sana和房管的「约会」,昨天晚上告知宿舍的成员明天要出门,便早早的睡觉,虽然兴奋的让定延睡不太着,但定延还是催眠自己努力睡觉。

7点,轻轻的下床后,定延看着大家还在睡觉,Sana的头埋在被子里面,手机还是在桌子上,想来她们昨天应该很晚睡,看着桌子上的手机,鬼使神差的定延把它拿起来,打算看看房管有没有传讯过来。

打开聊天记录,看着上面3则未读讯息,最后一则写着:记得穿oppa给你买的衣服喔~oppa很……讯息没办法显示太多,虽然很想看,但定延不能点开,而已经知道房管起床的定延轻轻的放下手机,开始准备着待会的。

定延故意弄出很大的声音,像是要把宿舍的人都吵醒,因为定延知道越早吵醒她们,房管就可以越快过来。

「砰!」「唉呦!!」定延故意撞着衣柜发出疼痛的惊呼声,试图吵醒她的室对友们,心里默默念着「对不起了,为了看Sana的活春宫,就只好请你们赶紧起床了。

「什么?!8点了?!快点起床拉!!!」果然一听到8点,娜琏整个从床上弹起来,惊慌的把叫醒,看到Sana的被子动了,定延嘴角一笑,这下可好了,全部都醒了,不枉费自己「善意的谎言。

「什么!」看着娜琏惊慌的样子也赶紧从床上下来,慌张的拿着洗漱用品就跟着娜琏风风火火的刷牙洗脸去了。

而定延看着她出去,又看着Sana已经起床看手机了,慢慢的换好小背心,短裙,搭一件薄外套,拿着小包包,打了个招呼,出门去……躲着了。

躲在离自己房间较远的楼梯口,定延默默的看着房间,看着娜琏回去房间,Sana出去洗漱,没多久后娜琏一脸精神的出门,Sana回房间没多久也出去了,手里拿着一大包垃圾,看来是要去丢垃圾。

「好机会!」看着室友们都出去了,定延迅速拿好钥匙打开房门闪进去后上锁,脱了小外套和鞋子后连同包包一起塞进柜子里,而定延则是也躲进柜子里面关好,等着待会就要直播的「电影。

这里提一下twice们宿舍构造,定延们是上下铺,Sana的床在下铺,定延的床在Sana对面也是下铺,左右两边是定延们的衣柜,在来是书桌,所以在衣柜的定延打开柜子门可以看到Sana的床。

好在定延昨天把吊起来的衣服折好放衣柜上层,加上定延不胖,也能在柜子里面躲着,衣柜里面其实很热,看Sana还没回来定延便先打开门通风,为了躲在柜子里面看戏,定延放弃平常保守的穿着,改穿这身清凉的打扮,因为……躲在柜子很热嘛!而穿裙子只是为了方便某件事情而已……再次为自己的机智点讚。

不久后,门锁动了,听着锁动的声音定延赶紧轻轻的关好柜子门,只留下一点点小缝隙,不仔细看不好发现,而定延想,Sana现在也没心思注意了。

「知道……」Sana脱下衣服,看到Sana光溜溜的身体和他们的对话让定延体温开始上升,柜子更闷热了……

Sana找到衣服后没一会就穿好了,定延从Sana柜子门上镶嵌的镜子中看到Sana穿着薄薄的小外套,扣起的钮扣紧绷着,衣服紧紧贴着肉,看来房管故意买这种小件的,D罩杯的大奶集中着,而上面有两个剪开的小洞,刚好能露出粉红小巧的乳头。

定延知道就要看到房管了.只见Sana深呼吸后,缓缓的走向门口,手放在门把上犹豫了一下后拉开门把。

门一打开,Sana就看到房管手上不知道提着什么东西一脸的笑看着Sana,Sana害羞的低下头,又更害羞的抬起头,只见房管穿着松松的裤子,拉下的拉链早就释放着精神饱满的,看得Sana是脸红不已呆站在门前。

「小淫娃,不赶快请oppa进去吗?被别人看到不要怪oppa喔~」房管用没提东西的手捏着Sana露出的奶头,笑着提醒Sana不要傻愣愣的站着了。

」Sana脸一红,马上想到「游戏开始」的意思,只见Sana把手轻轻的握住房管的,牵着房管的就像牵着手一样温柔的把房管牵进房间,另一只手锁起了房门。

「恩,Sana对面的床铺就是她的位置,旁边是她的衣柜和书桌,人挺好的,上次就是她说要带午餐给Sana吃的,只是后来临时被老师叫走就没回来了。

稍微迟疑了一下后,Sana满脸複杂的低下头,放开,弯腰亲了一下后,就轻轻压着房管的肩膀让他坐在床边。

房管感受到Sana双唇的温暖,忍了许久的差点控制不住的往Sana嘴巴狠狠的插,但好在忍住了,一个好的游戏就应该慢慢玩才是。

而中的定延早就愣住了,没想到一向正经的Sana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说也能开发一个人的另一种个性吗?比如说:?一边这样想的定延一边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下一部动作,生怕少看了哪些情节一样。

「这是……鲜奶油?」看着瓶子上的包装,Sana充满了不解,连定延也不知道房管带这个做什么,只能继续期待房管的下一个步骤。

「对啊,小淫娃不知道吧?今天是oppa的生日,小淫娃不表示点什么吗?」建房管愉快的公布答案。

」Sana脸色泛红的撇开头,捧着一对大奶跪在地上,把大奶往前挺,这让定延有点好奇房管的「惩罚」。

Sana捧着,承受着房管的拍打,充满弹性的大奶不住晃动,看着房管越打越兴奋,啪啪啪啪的打击声绵延不绝。

Sana了然的用双手扶着房管的大腿,低下头含住,舌头在光滑的上面划着圈,逗弄着顶端的马眼,之后吐出来,舌头沿着上下来回舔弄,甚至连子孙袋也没冷落,两颗子孙袋来回的吸吮,舔舐着。

「哦~好爽,小淫娃技巧变好了,这是谁的功劳呢?」房管享受着Sana的服务,却还是要让Sana说出他想听的话。

「啊!oppa!对不起,Sana说错话了,既然Sana已经是oppa的礼物,那Sana就是oppa的人了,不管是今天还是以后,只要oppa需要,请oppa……随时找定延……」敏感的奶头被掐住,Sana只好说把自己卖了的话。

」房管满意的点头,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拿着鲜奶油,从顶端挤到末端,长长的一条白色鲜奶油突兀的出现在深色的上面,而那边更是挤了一大陀。

「小淫娃来吃大香肠啰~oppa知道你还没吃早餐,oppa这么疼你怎么会忘记呢?今天包就让你吃个开心。

「咕噜……」Sana看着面前的上沾满鲜奶油,嚥了一下口水后,首先舔了一下上的奶油,之后含住,舌头舔了几圈把奶油舔乾净,之后在渐渐的含到深处。

在柜子的定延看着Sana含着的样子,兴奋的定延控制不住的也举起一只手,把中指放到嘴里含着慢慢深入。

Sana一寸一寸的含到深处,上面的鲜奶油也一寸一寸的消失,房管急不可耐的压着Sana的头,想要把整个送进去。

奈何房管的太长,大概有7公分,Sana吃到剩最后一截便吃不下去,可是房管兴奋着,怎会这么简单放过Sana?于是房管站起身,把Sana的头往上掰之后固定住,像打桩机一样快速进出Sana的嘴巴。

「呜呜……」被入侵的口腔受不了房管这样激烈,Sana咪着眼,舌头下意识的抗拒,想要把推出去,奈何这样的举动只会让房管的更舒服,来不及吞嚥的口水沿着Sana的嘴角滴落,看着极了。

「啊啊啊啊!!!射了!!通通射给你!!」Sana面色潮红、嘴角流着口水的样子刺激到了房管,房管抓紧Sana的头加大马力,最后一下深深的插进Sana的喉咙里,就连之前Sana没含到的地方都进去了。

而定延看着房管的动作也把中指整个插进嘴巴「噁……」受到刺激的喉咙让定延感到反胃,赶紧拿出手指看着他们,心想着Sana真厉害,能整个含进去,如果是自己不知道含不含的进去?看着刚刚含着的手指,自己应该是……不行吧……?

「呜呜呜……」Sana整个脑袋都埋在房管的双腿之间,而房管还在一抖一抖的发射又浓又稠的,似乎还没打算放开Sana的头。

「啪啪啪,啪啪啪……」缺氧的关系加上深喉的不适让Sana拍打着房管的大腿,一些来不及吞下的沿着嘴角流出,又自成一道的风景。

终于房管射够了,放开Sana的头,从Sana口中跋出,和Sana嘴巴之间还牵连着细丝,像是恋人热吻过后分开的牵连,只是Sana吻的不是嘴,是。

」房管用括着Sana大奶上的,又挤了一些鲜奶油在上,便整个送入Sana的嘴里清洗。

」房管伸长手拿起Sana桌上的矿泉水,在嘴里含了一大口水后,捏着Sana的脸颊固定好位置,便由上往下把嘴里的水吐到Sana嘴里,有些吐不准就延着嘴角……脖子……最后滴到奶上。

Sana一边握着房管的上下滑动,一边张嘴接着房管含过的水漱口,然后吞下去……就这样大概4-5次,Sana嘴里的鲜奶油也吞乾净了。

Sana看房管的上也有一点点鲜奶油,就学着房管,含了一口水之后,便含住硬挺的,清洗。

等Sana把水喝下去后,房管把Sana从地上拉起来,放平到床上,拿着鲜奶油挤在Sana胸前的两个小红点上道「oppa要吃蛋糕啰。

」之后趴在Sana身上轮流舔着Sana的奶头,另一只手则是伸到下面摸着上的荳荳,而后伸出中指插进去,勾勾手指,找着Sana的敏感点。

看到房管把手指插进去,定延小心的在柜子里面,微微打开双腿摸上的荳荳,定延不敢插进去里,因为自己还是个……定延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要给最心爱的人,只是看着外面,定延却是幻想着想要被房管狠狠的插入……

「好湿阿,小骚货有这么舒服吗?」房管一只手撑在床上看着Sana的表情,慢慢的移动在的手指,偶尔吸吮着Sana的脖子处,沿着脖子慢慢往下移动把头埋在Sana的胸上啃咬着,渐渐的Sana脖子处、胸前都有牙齿啃咬吸吮过的痕迹。

「那这样呢?」房管见Sana自己扭动便低下头咬着Sana的奶头,手下则快速的抽动着中指,大拇指捻着上充血的荳荳辗转反压。

「啊啊啊啊!oppa慢一点!Sana受不了了……啊……!!!」没一会Sana就被这突如期来的猛攻刺激到,只见她昂着头弓着腰淫叫着达到,脑袋一片空白。

而定延也在的刺激与的快感中达到了,刚完让定延身体无力,手不自觉的放下,连柜子的门都没办法撑着,定延只得在闷热的柜子中休息一下。

「这样就了,等oppa的大进去了怎么办呢?」房管略显无奈的抽出手指,把Sana的一只脚搭在肩膀上后扶着磨擦着附近。

「阿……等等……oppa,Sana受不……哦~oppa~」房管趴在Sana身上吸着奶头,一手揉着另一边的大奶,像打桩机一样,完全不理会Sana的哀求,反正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多干几下还不是爽的浪叫。

「喔~好舒服~oppa好厉害阿……顶到底了~阿……」果然,没一会儿Sana就开始舒服的淫叫,所以说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

「起来!」之后,房管把Sana从床上拉起让Sana趴在桌上,房管从后面干了起来道「还记不记得那天周末你坐在oppa腿上含着oppa的写着功课的场景?」

「记……得……哦~」定延在柜子中听着他们模糊的对话,恢复一点体力后,定延再度打开柜子门,透着门缝定延可以看到Sana趴在桌上,只是角度的关系看不太清楚,定延就把门推的更开,好看得更清楚,他们这么「忙」,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吧……?

「那天你可够呢~要不要重温一下那天的场景呢?」房管说着就从Sana的桌上拿着纸跟笔,拉过Sana的手把笔塞过去,让她「写功课」。

「哦……阿~好舒服~好棒棒~」Sana闭着眼睛沈浸在欢愉之中,丝毫没有理会房管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捏着笔,抬起打开双腿让房管更方便进入。

「阿阿阿!oppa!!」感受到的痛,Sana更加兴奋的叫着,听说大部分的女人都有体质,只是需要开发而已,而这对Sana来说,无疑是痛并着快乐。

「让你不听话!写不写!」房管停停下打的手,抓着Sana的腰,把抽出来,只留在里面,然后大力往里面桶,反覆了三四次,干的Sana哀哀叫着。

「阿!阿!阿!Sana写!oppa,Sana写阿!!插到底了!oppa轻一点……」Sana颤抖的手拿着笔微微睁开眼睛,在房管猛干之下,笔在纸上胡乱画着,有时候房管干的太猛,Sana就会在纸上大力一划,纸都被划破了。

但让定延更惊讶的不是他们往床边移动,而是他们走到定延的柜子前面,面对着柜子,让定延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房管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房管又露出的笑容看着柜子门,身下不停的大力着,Sana仰起头闭着眼睛享受,定延看着他们的,房管的就这样在Sana的中进进出出,不禁怀疑,那么大的东西怎么能进去?

而这时候房管又插着Sana往定延的衣柜走来,吓的定延赶紧关起衣柜不敢偷看了,定延很害怕被发现,心里的紧张让定延体温升温,关起的柜子里面更热了。

「啪!小骚货看oppa!!」房管打了Sana一掌后身体往前跟Sana舌吻,双手大力捏着Sana的奶,疯狂的干着Sana。

「啊啊啊啊……oppa啊……要去了……Sana要了~哦~顶到底了啊……啊啊!!」Sana昂着头浪叫着,柜子也振动的更加厉害,而定延听得搔痒却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Sana身体发软的坐在地上看着房管很有精神的,心里既开心又害怕,开心的是房管的性能力,害怕的是怕像在周末一样被干的晕过去。

而房管才不管Sana想什么,抓着Sana继续干,而Sana在被干的途中因为之前喝了太多水,既然直接被干到失禁,房间瀰漫着一股尿骚味,看得房管又是一阵「处罚」,最后在Sana又三四次的时候,房管终于射进了Sana的。

「呼……好爽啊……」房管射出最后一炮,看着在床上、大奶还有嘴角都带着的Sana,用Sana的嘴清理一下后,房管慢慢的穿着衣服准备走人。

定延看着房管已经在穿衣服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场很刺激,但是也太久了,而定延只能看,不敢做出太大的动作,重点是柜子太闷了。

「小淫娃,今天oppa很满意喔~按照惯例,留张照片当纪念吧~」说着房管拿起手机,坐在床上,把Sana的头移到他双腿之间,在Sana嘴唇旁边「喀嚓」一声,保存成功。

走之前房管捏了一把Sana的,拿着麦克笔在大腿上面写着「房管到此一射」划个箭头指向,然后再拍一张照片,之后「砰」的一声,房管心满意足的穿好衣服离开了。

「讨厌……又射这么多……还写这些字……」Sana休息一下后起身拿卫生纸擦着,吃了事后避孕药之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清理了房间打开窗户通风就去洗澡了,定延则是赶紧离开柜子走出房间。

只是定延不知道的是……房管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定延早上躲起来的位置,看着Sana疲惫的离开房间去洗澡,也看到定延满身大汗急忙出房间的身影,房管的嘴角慢慢扬起一个的弧度,「看来,我又有另一个小要喂了……」

星期五的下午五点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期待着早点下班回家的时候,可现在都快五点四十了,当桌子上那部粉红色的手机响起的时候,李胜英漫不经心的拿起便接了起来。

「喂!我的小公主,你什么时候下班啊?我在电视台外面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等的花都谢了!」虽然听的出来对方已经有点不耐烦,但是仍然强忍着焦躁温柔的问着。

「您就是李胜英xi吧!你好,你好!我是哈尼的男朋友,那……麻烦您告诉她我在等她好吗?」一听是李胜英的接的电话,俊秀立刻十分热情。

「没!没了!呵呵!谢谢啊!」让俊秀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他的那个所谓的小公主哈尼正一丝不挂的跪在李胜英的裤裆下,的舔拭着李胜英的大。

「小!你男友居然叫你小公主?哈哈!他现在一定想不到自己的小公主正在我的裤裆下吃着吧!」刚一挂断电话李胜英便戏谑着正在自己胯下的哈尼。

「讨厌啦!人家本来就是俊秀oppa的小公主嘛!」哈尼停下白了李胜英一眼继续道「还不都怪你!勾引的人家把人家弄的这么!」

「哈哈,你现在倒怪起我来了?老子不就是给你发了几条短信,你就让老子给操了,的本来就是个骚货,是个!」李胜英继续肆无忌惮的戏谑着她。

」哈尼本来是到李胜英工作室里来拍摄杂志的,从她第一次到李胜英的工作室参观踩点的时候,李胜英就感觉的出来她是一个骚货。

后来哈尼还一直和李胜英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为了方便也不被发现,哈尼便时常以拍摄广告和发展人脉的借口向到了李胜英的工作室「打工」起来。

「好oppa,我的好oppa,小想挨操了,赶吧!时间快来不及了!」哈尼转过身跪趴在地上,对着李胜英高高地撅起自己的大,几尽哀求的说道。

「时间来不及了?嘿嘿!我看是你这个小心疼你男友在等你吧!」「哎呀!不是啦,人家才不是心疼他呢,只是哈尼怕他等不急还会打电话上来破坏我们的情趣啦!」「妈的,你这张小嘴不但会舔还这么会说话!操!」说完,李胜英扬手一巴掌打在了哈尼雪白的上,对准哈尼的口猛的一下直入到底。

「啊!别停……我的好oppa……哈尼好喜欢你打我……啊……求求oppa你一边打哈尼一边操吧!」

「啊……啊……哈尼的只……只有oppa你才……才能满足……啊……oppa……啊……快……快干我……哈尼的逼……好痒……!」

「对!哈尼要oppa你干死我……啊……今天射……射到里面……我……哈尼好想……被你操大肚子。

当看见哈尼那因为跪下而微微翻出的时,李胜英邪念一生伸出粗大的手指,都没有润滑,一下就直接插人了哈尼的里!

「痛逼!!你就应该这样被玩!」李胜英根本不管哈尼的感受,粗鲁地跟随着节奏起自己的手指来。

「对……我……哈尼就是…………但是……俞宙那个……比我还贱……这个……到现在还不来……一……一会……她来了……您可别……放过她哦……」

「好痛……没……没关系……一会哈尼……先下去……然后……找个机会和他……和他吵一架……然后假……假装生气……先走掉。

「没……没关系……其实……他很怕我……我一生气他不敢和……和我顶嘴……而且……我还可以关机……他找不到我的………」

「哈哈!,想的还真周到,那好吧!一会oppa在这里等哈尼你这个!」李胜英经过一番激烈的猛操,毫无顾及的将浓稠的射进里哈尼的逼里。

李胜英自然不怕哈尼怀孕,如果哈尼怀孕这也是李胜英所希望,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更加彻底的抓牢哈尼了。

自从俞宙所属的gfriend红了以后以后,经纪公司就再也不许俞宙独自出去了,再加上为了让gfriend更加有知名度,经纪公司就一直安排不同的通告给她们,也就是如此俞宙才在拍杂志封面时认识李胜英。

不知道是因为俞宙本来就,还是因为李胜英是一个让女人无法拒绝的男人,从俞宙第一次随队友去拍封面见到他的时候,就感受到了他那色咪咪的目光,是那样的猥亵和不怀好意。

每次当俞宙收到李胜英的短信的时候,俞宙就会忍不住的想要飞快的赶过去,去享受着他在自己身体上的放肆。

他拉住俞宙的头发,把俞宙拉进房间,关上门,用那软塌塌的在俞宙的脸上一边敲打一边说「还不快吃?新鲜着呢!」俞宙张开嘴巴,熟练的把他的含进嘴巴里,一股腥臊的味道立刻充满了俞宙的口腔。

「怎么样?贱!oppa的好吃吗?」李胜英紧紧地按住俞宙的头,在俞宙的嘴巴里肆意的着他那巨大的。

「哈哈!知道吗?你现在吃的就是刚刚oppa才操过哈尼的,现在oppa的上还有哈尼前辈的水呢!好吃吗?」说完便狠狠的按住俞宙的头,再次把粗壮的插的更深,俞宙的喉咙明显的感觉到被他硕大的顶着。

「喜……喜欢……可……就是有点腥!」俞宙擦了擦嘴角,仍旧跪在地上,仰起脸带着崇拜的表情说道。

oppa在这里干哈尼他知道个屁啊!你这个的公司还不是一样吗?还不是管不了你在oppa裤裆下犯贱吗?」

「你……oppa好讨厌哦!又要糟践人家了!」虽然很喜欢被他羞辱但是俞宙还是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啪!」李胜英扬手给了俞宙一耳光,火辣辣的疼痛使俞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胜英一把抓住头发,强行塞进了他的裤裆里「去!臭烂!跟老子装你纯情啊!快给oppa去舔舔!」

「,把老子又舔爽了,不过老子现在还不想射,你个过来!」说完拉起俞宙的头发把俞宙拖到了卫生间。

俞宙知道李胜英的喜好,下贱的去迎合着他,俞宙张开自己的嘴巴寻找着他尿液的着落点,任由他的尿液在自己的脸蛋上挥洒。

「那你还不去拿来?」其实李胜英要俞宙今天带来的是前几天李胜英叫俞宙拍自己或队友的艳照,当李胜英翻看着俞宙拍的艳照的时候他得意的笑道「,直到今天你才算是一个合格的,真正意义上的。

「嗯!」俞宙不假思索的回应着他的羞辱,因为李胜英的每一句话都让俞宙觉得非常受用,而且还感到自己的再次分泌出了大量的蜜汁。

正当俞宙还在沉浸在李胜英羞辱游戏的刺激中的时候,大门忽然再次打开,进来的是哈尼,哈尼的手里多了一个崭新的女士包包,那是今年的新品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嗯,一直没找到好的机会,后来哈尼就故意在去哪里吃饭的问题上找茬和他吵了一架然后就过来咯!别提他了,这个就是那个叫俞宙的吧!哈哈!」此时的俞宙正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地上,撅着,摆好姿势给李胜英拍照。

以前俞宙只见过两次哈尼,虽然知道她和李胜英的关系,但是一直没有一起玩过,所以当俞宙这样的呈现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内心还是觉得羞愧难当。

「就是按照你的吩咐啦!和他吵架前去洗手间脱的!都怪你啦!害的人家和俊秀oppa吵架的时候下面都是湿漉漉的!」听到哈尼的表述,俞宙感觉自己身临其境一样。

「呵呵!妈的,你是oppa所有里最他妈的疯的一个,瞧瞧你把她弄的都不好意思了!」李胜英的话顿时让俞宙尴尬的处境好了很多。

「不嘛!你以前不是说过你的尿全是哈尼的吗?现在却分给了她,人家心里好不甘心哦!哈尼要惩罚她。

「哈尼也想尿她,哈尼的好oppa,人家从商场过来都憋了好久呢!还有哦,你不是叫她叫我为前辈的嘛,那哈尼的地位一定比她高咯!对不对呀!?」听到了哈尼的要求俞宙心里一颤,以前虽然和李胜英在短信里玩过类似的一皇二后的游戏,但是现在现实了,俞宙仍然觉得有点不适应。

因为下蹲着,所以哈尼的和整个完全呈现在了俞宙的眼前,第一次距离一个女人的那么近。

哈尼的尿液比李胜英的清淡很多,但是还是有一种涩涩鹹鹹的味道,热乎乎的尿液淋浇到俞宙的头上,浸湿了俞宙的头发。

「好了!来今天的主题吧!你往那边去一点!」说完李胜英用脚踢了踢边上的俞宙,俞宙识趣的赶紧向边上靠了靠,其实听到这话俞宙知道今天的主题不是自己而是哈尼。

只见哈尼得意的看了看了,从容的从包里翻出了一条,的款式比较前卫,显然是年轻女孩最喜欢的款式。

」看着李胜英递过来正花的,的裤裆中间果然已经结成了硬块,是白带?还是?已经结成了硬块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根。

「妈的,还真骚!看来正花和你一样都是!」看到眼前的哈尼这样被李胜英羞辱玩弄俞宙很震惊,哈尼居然把自己自己队友正花的……而且………

李胜英没有理会哈尼「哈哈!妈的,真骚!你也闻闻!」不待俞宙有反应,李胜英一把就把正花的捂塞到俞宙的鼻子上,果然一股浓烈的骚味立刻扑面而来。

现在知道exid的正花也是了吧!」面对着李胜英的问题俞宙不敢回答,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哈尼。

「的,哈尼你还真贱,贱的那么自觉!oppa告诉你,大叫的多难听啊!应该是老!」

「对对!俞宙就是小,哈尼就是老!oppa你骂的哈尼好舒服!好oppa,哈尼好想你日我们exide全部哦!啊!人家的逼逼有开始犯贱了。

「啊……主人……oppa……哈尼的好男人……哈尼吧……oppa哈尼全部朋友……所有……所有的女人……啊……!」

「对!我们exid都是……正花是……哈尼……慧潾都是!啊!好舒服啊!」此时的俞宙也完全被这样的气氛感染,早就完全湿透了。

「快舔!」李胜英的巨棒好像都要撑破了哈尼的,同样巨大的蛋蛋一下一下的撞击在俞宙的脸蛋上,俞宙不自觉的伸出了舌头小心的配合着他们的舔了上去。

「啊……啊……oppa……你……您……今天太厉害了……啊……要要……死了……」随着哈尼的一阵抽搐,哈尼居然小便失禁了。

但是李胜英却还是不想停,一把翻开哈尼的,对准了哈尼的狠狠的操了进去,再次猛烈的抽动了起来。

「啊……啊……哈尼的好oppa……你这是……要哈尼死啊……啊……好涨……好……好舒服……啊……大便……都都……都要被你操出来了……啊………」随着再一次激烈的冲刺,李胜英再也忍不住了。

「!快张嘴!」还在他们胯下的俞宙赶紧张开嘴巴,李胜英连忙把还带着哈尼温度的就塞进了俞宙的嘴巴里,一股股浓烈的立刻拥进了俞宙的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