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玩老岳父的菊花和大肉柱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

现代社会的男女不再像旧社会那样注重婚姻生活,很多人过了三十岁依然孑 然一身,某四星级酒店经理杨桃更是万千单身男女中的一员,由于醉心于事业, 非常漂亮有气质的杨桃三十二岁依然未嫁,俗话说得好:「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本人倒是对婚姻生活无所谓,平时上班下班不在呼他人的眼光,薛素梅却是急 得不得了,眼见女儿一天一天形影单离的生活,她悄悄瞒着女儿来到百合相关网 站,向工作人员报上女儿的年龄与身份,期待着能替女儿物色到一名对象。

无独有偶,薛素梅在百合网站替女儿杨桃注册实名相亲之时,果然的母亲也 来到同一家相亲网站替儿子注册账号相亲,儿子果然年近三十四五,民政局办事 员,兼职宠物摄影师,至今依然单身,这可把果然母亲急得整天心神不宁,左思 右想便来到了百合网站替儿子张罗相亲对象。

杨桃虽然非常渴望结婚,但不喜欢以相亲方式结婚,她认为相亲方式找来的 对象都是经历过失败的感情生活,因此两人就算再在一起也是一样会产生矛盾, 与杨桃相反的是,果然倒是非常反感婚姻生活,一次上班的时候还对同事传授个 人观点,坚持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杨桃与同事上班的时候看到户外的新人举行婚礼,喜极之下不由流出了眼泪, 此时一位自称范皮特的中年男子来公司找杨桃谈业务,两人来到大厅入座谈话, 范皮特自我介绍,称自己敬业又喜欢运动,杨桃立时意识到了不妙,心知范皮特 是母亲安排的对象,于是毫不客气回绝了对方的邀请。

杨桃的姐夫段西风是果然的铁哥们,果然在民政局替一对夫妻办理离婚手术 的时候,女方与男方当众争吵愤愤离去,果然将办好的手术递给男方,男方问他 是否已经结婚,得到否定的答复之后,男方羡慕果然依然单身。

段西风跟果然交 谈了很长时间,想要把果然介绍给小姨子杨桃,果然经不住好朋友的软磨硬泡, 勉强答应了见杨桃一面。

段西风从民政局出来,立马开车,直奔妻子苏青的大姨薛素梅家,要将说服 好朋友果然答应相亲的事告诉薛素梅,当然也是为了尽早看见令他销魂的尤物。

薛素梅早年丈夫去世,年过五十,但因为保养得好,又是演员出身,外表上 看也就四十出头,风韵犹存,鹅蛋脸,弯月眉,樱桃嘴,珠贝齿,略施粉黛,1。

段西风进门看见大姨在家上身只穿着居家的背心,开口很低,不用弯腰都能 看到那白白的乳房,撑得那红色真丝的文胸似乎就要炸裂,一股热流从西风的小 腹升起,敲打着他的心,也微微跳动了一下。

薛素梅已是欲火燃升、粉脸绯红、心跳急促,饥渴得迫不及待的将西风上衣 脱掉,主动将她那艳红唇膏覆盖下的樱唇凑向西风胸前小奶头,以湿滑的舌尖又 舐又吮,留下处处唇印,她热情的吸吮,弄得西风阵阵舒畅、浑身快感。

饥渴难 耐的薛素梅已大为激动了,她竟然用力一撕将自己的背心扯破,一双饱满肥挺的 酥乳跃然奔出展现在西风的眼前,大乳房随着呼吸而起伏,乳晕上像葡萄般的奶 头那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薛素梅双手搂抱西风头部的娇躯往前一倾 将酥乳抵住西风的脸颊。

西风听了好是高兴,他双手把握住薛素梅那对柔软滑嫩、雪白抖动的大乳房 是又搓又揉,他像妈妈怀抱中的婴儿,低头贪婪的含住薛素梅那娇嫩粉红的奶头, 是又吸又舐恨不得吮出奶水似的,在丰满的乳房上留下口口齿痕,红嫩的奶头不 堪被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酥乳上。

薛素梅被吸吮得浑身火热、情欲亢奋媚眼微闭,久旷的薛素梅兴奋得欲火高 涨、发颤连连,不禁发出喜悦的:「乖儿…啊、大姨受不了啦…你是大姨的 好儿子……唉唷……奶头被你吸得好舒服……喔……真好喔……」

薛素梅胴体频频散发出淡淡的脂粉香味和成人的肉香味,西风陶醉得心 口急跳,双手不停的揉搓着薛素梅肥嫩的酥乳。

西风将薛素梅的短裙奋力一扯,「嘶……」短裙应声而落,薛素梅她那高耸 起伏的臀峰只剩小片镶滚着白色蕾丝的三角布料掩盖着,浑圆肥美臀部尽收眼底, 果然既又妖媚!

西风他右手揉弄着薛素梅的酥乳,左手放肆地伸入她的三角裤内,落在 四周游移轻撩,来回用手指揉弄左右两片湿润的,更抚弄那微凸的 阴核,中指轻向肉缝滑进扣挖着,直把她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如汹涌 的潮水飞奔而流。

玲珑有致曲线丰腴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薛素梅那全身最美艳迷人的神秘 地带被一览无遗,雪白如霜的娇躯,平坦白皙的小腹下三寸长满浓密乌黑的芳草, 丛林般的耻毛盖住了迷人而神秘的,中间一条细长嫣红的肉缝清晰可见,西 风见到这般雪白丰腴、成熟的女性胴体,他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他 色眯眯的眼神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薛素梅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红 柿!

薛素梅那姣美的颜貌、朱唇粉颈,坚挺饱满的丰硕乳及丰满圆润的臀部,一 流的身材、傲人的三围,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意图染指的成熟美妇人!

娇媚的薛素梅那空虚寂寞的芳心被西风挑逗得熊熊欲火,情欲复苏的薛素梅 无法再忍受了,她不想再过着被寂寞所煎熬的日子,自从西风和自己的外甥女结 婚,终于在肉体上得到了些许的慰藉。

薛素梅地搂拥着西风,张开樱桃小嘴送上热烈的长吻,两舌展开激烈的 交战,她那股饥渴强劲得似要将西风吞噬腹内。

薛素梅的香唇舌尖滑移到了西风 的耳侧,两排玉齿轻咬耳垂后舌尖钻入耳内舔着,他清晰地听到薛素梅的呼吸像 谷中湍急的流水声,那香舌的蠕动使他舒服极人!

不一会,加上薛素梅还搂抱着他的脖子亲吻,呵气如兰令人心旌摇荡,他裤 里的亢奋、硬挺,恨不得也能分享她舌技一流的樱唇小嘴,俩人呼吸急促, 她体内一股热烈欲求不断地酝酿,充满异样眼神的双眸彷佛告诉人她的需求。

西风的竟然粗壮更胜于大人,粗如瓶子,比乒乓球大的粉红光亮, 长度超过十六公分,直径约四公分的。

薛素梅看得浑身火热,用手托持感觉热烘烘,她双腿屈跪在地板上,学 那草原上羔羊跪乳姿势,薛素梅玉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张开小嘴用舌尖轻舔 ,不停用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套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下的卵蛋。

西风眼看被美艳的大姨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刺激,使他浑身酥麻,从 喉咙发出兴奋:「啊哟……肏……大姨你好、好会含啊……好、好舒服 ……」

薛素梅闻言吐出了,但见西风大量透明热烫的瞬间从直泄而出, 射中薛素梅泛红的脸颊后缓缓滑落,滴淌到她那雪白的乳沟。

薛素梅赤裸迷人的胴体跨跪在西风腰部两侧,她腾身高举肥臀,那湿润 的对准了直挺挺的,右手中食二指反夹着的颈项,左手中食二指拨 开自己的,藉助润滑柳腰一摆、肥臀下沉,「卜滋!」一声,硬挺的鸡 巴连根滑入薛素梅的里。

西风享受这招是「倒插蜡烛」薛素梅粉白的肥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动 着,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发乱舞、娇喘如牛。

她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急促,薛素梅娇柔的淫声浪语把个空闺怨妇的 骚劲,毫无保留地爆发:「啊!……好充实啊……喔……儿的……哇……

美艳的薛素梅爽得欲仙欲死,她那从洞口不断的往外泄流,沾满了 西风浓浓的,骚浪的声把个西风被激得兴奋狂呼回应着:「喔……大姨 ……我也爱、爱大姨你的……哦哦……心爱的……大姨,你的小屄好紧……

性器交合时发出的声:「卜滋!」、「卜滋!」使得薛素梅听得更 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飞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套动,把个 肥涨饱满的紧紧的套弄着他的,西风但觉薛素梅那两片一下下收 缩,恰如她的樱唇小嘴般紧紧咬着的根部。

仰卧着的西风上下挺动腹部,带动以迎合骚浪的,一双魔手不甘寂 寞的狠狠地捏揉把玩着薛素梅那对上下晃动着的大乳房。

薛素梅红嫩的小奶头被他揉捏得硬胀挺立,薛素梅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 喘连连、阵阵酥痒,不停地上下扭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她舒畅无比,娇美的脸 颊充满淫媚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淋、淫声浪语着:「唉哟……好舒服 ……好、好痛快……啊……你、你要顶、顶死大姨了……哎哟……我受、受不了 了……喔、喔……」

薛素梅顿时感受到大量温热如喷泉般冲击,如天降雨露般滋润 了她的,薛素梅酥麻一难忍,刹那间从花心泄出大量的,只泄得她酥软 无力,满足地伏在西风身上,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的,薛素梅疯狂的呐喊变成了 低切的,西风亲吻着汗水如珠的薛素梅红润的脸颊,双手抚摸着她光滑雪白 的肉体,美艳的薛素梅真是上帝的杰作啊!

西风心想,都是薛素梅主动在玩弄他未免太不公平了,他也要把薛素梅玩弄 一番才算公平!他意随心至,翻身而起。

薛素梅惊讶于西风年轻旺盛的精力,回味着粗插弄的快感,想着想 着她的不禁又汨汨!

淫兴昂然的他抱起娇软无力的薛素梅进入她香闺,把一丝不挂的薛素梅轻轻 平躺横卧粉红床上,摆布成「大」字形。

在房内柔软的床铺上,薛素梅明艳赤裸、 凹凸的胴体深深吸引着他,胸前两颗酥乳随着呼吸起伏,腹下四周丛生 着倒三角浓黑茂盛的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的微开,鲜嫩的像花芯 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似乎期待着男人的来慰藉。

西风瞧得两眼圆瞪、气喘心跳,他想着薛素梅这活生生、横陈在床、妖艳诱 人的胴体就将让他征服、玩弄,真是快乐的不得了,脑海里回味薛素梅方才跨骑 在他身上娇喘、白臀浪直摇时骚浪的模样,使得他泄精后已然垂软的又 胀得硬梆梆,西风决心要完全征服薛素梅这丰盈的迷人胴体!

西风欲火中烧,羊似的将薛素梅伏压在舒适的床垫上,张嘴用力吸吮她 那红嫩诱人的奶头,手指则伸往双间,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接 着将手指插入薛素梅的内扣弄着。

不久西风回转身子,与薛素梅形成头脚相对,他把脸部埋进薛素梅的大腿之 间,滑溜的舌尖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他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 弄得薛素梅情欲高炽、泛滥、不断:「唔唔……西风……乖儿呀……哎 哟……大姨要、要被你玩死了……喔喔……」

薛素梅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西风头部,她纤细的玉手搓弄那昂立 的,温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胀,薛素梅贪婪地张开艳红的小嘴含住 勃起的巨肉柱,频频用香舌舔吮着,薛素梅小嘴套进套出的使得西风有股一 泻千里的冲动!

西风突然抽出浸淫在樱桃小嘴的,他回身一转,双目色咪咪瞧着那媚 眼微闭、耳根发烫的薛素梅,左手两指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右手握着 鼓胀得粗又大的顶住,百般挑逗的用上下磨擦突起的阴核。

片刻后薛素梅的欲火又被逗起,无比的都由她眼神中显露了出来:「喔 ……你别再逗了……好儿……我要你占有我……快插进来啊……」

薛素梅被挑逗得情欲高涨,极渴望他的慰藉,西风得意极了,手握着 对准薛素梅那湿淋绯红的,用力一挺,「卜滋!」全根尽入,薛素梅满足的 发出娇啼:「唔……好……」

西风把美艳的薛素梅占有侵没了,她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为她又得到充实 的感觉,穴儿把夹得紧紧。

西风边捏弄着薛素梅的大乳房,边狠命地薛素梅的,她兴奋得双手 缠抱着西风,丰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他的,薛素梅「嗯嗯呀呀」呻 吟不已,享受着的滋润。

西风听了她的浪叫,淫兴大发地更加用力顶送,直把薛素梅的穴心顶得阵阵 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薛素梅久未享受了,她已 到了极点,双手拼命将他的臀部往下压,而她自己的大拼命地向上挺,滑润 的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为一体,尽情的享受着的欢愉。

但见两片嫩如鲜肉的,随的不停的翻进翻出,直把薛素 梅亢奋得心跳急促、粉脸烫红。

西风热情地吮吻薛素梅湿润灼热的樱桃小嘴,俩人情欲达到了极点,四肢相 缠嘴儿相吻、性器密合,双双如胶似漆地陶醉在漩涡里,兴奋的喘息声、满 足的声,在偌大空间里相互争鸣彼起彼落!

「哦……好舒服啊……我爱死大姨了……被夹得好舒服……喔……外甥 要让大姨你……永远舒服爽快……」

「喔……好爽……西风……大姨会被你的大……搞死啦……大姨爱死 你了……大姨喜欢你的粗……哦……今后大姨随便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你要大姨全给……」

薛素梅叫声和的脸部表情刺激得西风爆发男人的野性,狠狠着, 薛素梅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梦呓般着,尽情享受给予她的 刺激:「喔、喔……太爽了……好棒的……啊……好爽……你好厉害,大 姨要被你肏死啦……哎哟……好舒服……」

倏然薛素梅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猛然吸住 西风的,一股股温热直泄而出,烫得西风的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 他作最后冲刺,猛然强顶了十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狂喷而激射出,注满 薛素梅那饱受奸淫的。

床铺上沾合着的湿濡濡一片,泄身后薛素梅紧紧搂住西风,她唇角 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西风散发的热力在她体内散播着,成熟妩 媚的她被外甥女婿完全征服了,西风无力地趴在薛素梅身上,脸贴着她的乳房, 薛素梅感受到西风的心跳由急遽变得缓慢,也感受到刚才坚硬无比的在 里正缓缓地萎缩软化!

趴在薛素梅那丰腴肉体上的西风,脸贴着她饱满柔软的乳房,沉醉在芬芳的 乳香下,他竟与成熟美艳得令天下男人见了怦然心动的薛素梅,胯下的 和薛素梅的深深紧密交合着,激发出她潜在的意识,旖梦成真把薛素梅 干得欲仙欲死,真是今生一大乐事!

躺了一会儿,薛素梅坐起来,对西风说:「我的儿,快起来,我收拾一下, 一会儿青青和桃子就回来了。

「我跟果然上学时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那时候他就很喜欢成熟的女人,不 敢保证他不但对桃子好,以后也会对你好,等时机成熟让大姨你尝试一下我和果 然的双重威力,哈哈。

「好了好了,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想找一个机会,让桃子也入你的魔手罢了, 你是想占有我们母女三人而以。

二人又说说笑笑,看见时间也不早了,苏青和桃子快要下班回来了,便收拾 好了,准备做饭,晚上吃饭要好好说服桃子相亲。

杨桃在单位碰见了好几个母亲找来的相亲 对象,过程让她哭笑不得,对母亲安排的相亲局产生了严重阴影。

刚在饭桌上提 出要介绍果然给杨桃,桃子想也没想就顺口回答,「我对相亲没感觉,再说了, 我姐给你介绍个老伴也没见您答应啊」,一句话顿时让气氛急转直下,薛素梅把 筷子一摔,声音颤抖,泪光闪烁:「越说越不像话!这相个亲、结个婚怎么对你 那么难呢?至少你姐夫说的这人他了解,知根知底是吧」。

第二天上午老公西风陪妹妹杨桃去相亲,大姨薛素梅叫苏青晚上来等杨桃回 来吃饭,也好看看杨桃相亲的结果。

快到中午,苏青想想也没什么事,不如中午 就去大姨家去好了,也陪大姨吃中午饭,便在菜市场买了菜,往大姨薛素梅家来。

又听西风笑道:「你外甥女来了就更好了,我把你俩一块肏. 」苏青走到里 屋门口一看,噗哧一声笑了。

只见老公西风正搂着她的大姨薛素梅的小腰,两手支在床上,和西风都站在 地板上,薛素梅正蹶着让西风的在自己的屄里肏着。

薛素梅抬头正好看见苏青倚在门口看着自己和西风肏屄,薛素梅的俊脸一红, 冲着苏青一笑道:「青青来了!啊哟,肏死我了,西风呀,拿使劲肏我的 屄呀。

原来西风在后面加快了的速度,结果薛素梅刚和苏青说上一句话,就马 上被西风肏得胡言乱语起来。

苏青笑道:「嘿嘿,肏屄怎么不服啊?看你俩,老公的衬衣也没脱,大 姨的乳罩也没摘,裤衩还在腿上,整个一啊!」

薛素梅听了也噗哧一声笑了:「就是嘛,青青你不知道,我在做饭,他 进屋就把我拽住,三下两下就把我脱成这样,把我按在床上,拿就从后面 捅进我的屄里,我的小屄里还没有水呢就肏上了。

苏青被西风的舌头一搅,浑身也燥热起来,张开双臂紧紧搂住西风,也把舌 头伸进西风的嘴里,回吻起来。

西风一手搂着苏青的腰和苏青亲嘴,一手搂着薛素梅的腰,不停地前后 耸动,把在薛素梅的里。

薛素梅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说着些淫词浪语:「哎唷,我的好女婿呀,你的 怎么这么硬啊,把你大姨都快要肏死了。

苏青笑着趴在大姨的背上,双手一边一个搂住大姨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搓 起来,一边揉搓,一边笑道:「大姨,你好不要脸,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薛素梅哼唧道:「你是我的外甥女啊,也是我老公的老婆,我就是你姐姐了, 哎唷……嗯……好舒服哟……」

西风见薛素梅和苏青两聊的有趣,又见苏青趴在薛素梅的背上,正 好冲着自己蹶着,便顺手掀起苏青的裙子,把苏青里面穿的小裤衩一把就给脱了 下来,露出苏青那两片滚圆雪白的翘。

没摸上两摸,苏青的里就分泌出来,西风也就不老实地把中指一下 就插进苏青的屄缝里去了。

苏青见老公和自己的大姨肏屄,本就有些火,又和大姨聊了半天淫话,屄里 深处早就火热,西风用手这么一摸一插,顿时屄里狂泄,反倒弄了西风一手 。

说着假装生气的样子,一挺身子,将西风插在自己屄里的手指脱了开去,直 起身子,提上裤衩,道:「你俩使劲地肏吧,我去做饭去了。

薛素梅也将手支在床上,上身高高挺起,把个向后发疯似的猛顶,迎接 着西风那粗大的在自己的屄里疯狂地。

薛素梅其实这时已经是来临,哪里有功夫回答西风的淫话,嘴里只是呵 呵有声,猛然间在西风的有力下,子宫一阵收缩,浑身不自觉地一阵 痉挛,快感一来,嘴里嗷嗷直叫:「不好,来了来了,我要死了!」

西风本已粗大的被薛素梅的阴精一烫,越发粗壮了,也不管薛素梅死活, 只是一个劲地猛送,像恨不得将薛素梅的小腰拉折一般。

薛素梅过后,还被西风猛肏着,不禁哼唧道:「啊哟,亲哥哥,亲老公, 不能再肏了,你得让大姨体会体会快感吧?」

这时,西风的手机响了,西风一看是桃果然打来的,接起电话,原来是果然 问他为什么没来,西风推说堵车,叫果然先和桃子见面。

苏青侧眼一看西风,见西风的衬衣敞着,下身一丝不挂,粗大的因为离 开薛素梅的有一会了,变得有些软,但还是威武有力,知道老公西风还没有 在薛素梅的屄里,心中不禁暗暗高兴,嘴里却道:「去去,老公,你到厨房 里来干什么?快回屋里去肏大姨去,我这正忙着呢!」

西风笑道:「老婆,你就别装了,你心里想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大姨那 个骚货已经被我给拿下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咱俩的了。

西风笑道:「啊哟!老婆,你以为老公我不知道呀,你屄里的都快淌到 膝盖了吧?咱俩干什么?就干肏屄的勾当!」

西风哪管这一套,大手往前一伸,从苏青的下就插进苏青的,只揉 了两揉,苏青的就汩汩流出淫汤浪水,嘴里也不禁地哼唧起来。

苏青此时也放下 铲子,左手在自己的右乳上摸着,右手反过来一把握住西风的,来回撸动 起来。

苏青这时也被西风弄的气喘吁吁的道:「啊哟,老公,我现在屄里痒得很, 你先把捅进屄里使劲肏几下吧。

西风这前后一运动,苏青马上就起来了:「哦,哦……老公的就是 粗,肏得我屄里紧紧的,好爽呀!你使劲地肏吧,我的屄随便肏. 」西风边肏着 苏青的屄边笑道:「那还用说,我不能随便肏我老婆的屄,谁能随便肏哇?」

这时就见薛素梅在厨房门口笑道:「啊哟,真过瘾呀,肏屄肏得菜都糊了, 我的骚外甥女,那你得被你老公肏成什么样呀?」

苏青一边忙着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笑骂道:「我的骚大姨,被我老公肏的舒 服了却到这儿来风凉来了。

这是正好桃 子来电话,问自己怎么还没到,西风便把堵车的话又说了一遍,心中暗想,我怎 么能告诉你我刚刚在肏你妈和你姐呢,一会儿也到不了了,中午还要大干一场呢。

说笑间,三人就来到了厨房,西风一坐下后,苏青在西风的左边坐下, 薛素梅在西风的右边坐下了。

又吃了一会,苏青突然笑了,西风问苏青笑什么,苏青道:「你的在我 大姨的屄里肏出孩子来,不知道该管我叫什么?」

西风笑着双手抱住苏青的,让苏青的脸向着饭桌,道:「来,再往前点 儿,把你的屄对准老公的坐下去,对,好,坐下去。

苏青依言坐了下来,西风的对好了苏青的口,苏青一坐下去, 西风的正好插进苏青的,「噗哧」一声,在苏青坐在西风腿上的时候, 西风的也就齐根插进苏青的里去了。

西风同时也把双手从苏青的腋下穿过,一手一个,伸进苏青的上衣里握住苏 青两个滚圆高耸的乳房,揉摸起来。

说着苏青踩着椅子边蹲了起来,西风也把双手从苏青的胯下穿过,兜住苏青 的,笑道:「来,哥给妹妹把尿。

薛素梅看到苏青一抬,西风的就从苏青的屄里露出一大截,苏青往 下一坐,西风的就「噗哧」一声全部插进苏青的屄里去了。

西风在下面也不时地往上一顶,正是苏青往下坐的时候,所以不但西风的鸡 巴完全插进苏青的里,而且由于上下用力,把苏青的外阴部也压进去不少, 西风粗大的已经肏到苏青的子宫口了。

每到这时,苏青都兴奋地「嗷嗷」的叫唤,把个薛素梅看得欲火忽起,右手 不自禁地伸到自己的上,将手指就着自己的淫液插进自己的屄里捅了起来, 而左手在西风和苏青的交合部抚摸着。

苏青见状笑道:「大姨也受不了了?啊哟,大姨啊,老公把我肏的舒服 死了,你看我个的每下都肏进我的子宫里去了,肏死我了。

这时薛素梅忽地站了起来,从饭桌上顺手拿起一根四周带刺儿的大黄瓜,往 下一塞,就插进自己的里抽送起来,另一只手握住苏青的乳房使劲地揉搓起 来。

薛素梅叉开腿,一边握住黄瓜的根部使劲将黄瓜往屄里捅一边哼唧道:「啊 哟,我实在受不了了,这根黄瓜正好,凉凉的,可以消消火。

苏青一边使劲地上下耸动着一边哈哈笑道:「看看我大姨的样, 怎么样?大姨,没有我老公的就是不行吧?你看你看,我老公刚把你肏完, 马上又浪上了!哈哈哈哈!啊呀!」

原来苏青兴奋得有些忘形,上下顿挫的幅度太大,把西风的完全从 里拔出来了,又使劲往下一坐时,正好西风又使劲往上一挺,位置稍微一变, 「噗哧」一下,竟然插进苏青的里去了。

苏青有些疼痛,想拔出来,却被西风死死搂住,苏青哼唧道:「老公,啊哟, 快拔出去,我的臭,没有洗,肏起来不舒服。

说着搂着苏青的细腰向上使劲地顶了几下,下下都齐根肏进苏青的, 把苏青顶得又疼又麻又痒,也忍不住哼唧起来:「肏吧,亲哥,好老公,你就使 劲肏吧,啊哟,肏好舒服呀!」

说着右手从自己的屄里拔出那根湿漉漉的大黄瓜,左手分开苏青的两片大阴 唇,就着苏青来临的瞬间,把那根大黄瓜使劲地捅进苏青的里,嘴里 「嗷嗷」有声,没命地抽送起来。

苏青后面有西风粗大的在自己抽送着,前面的里突然又被大姨 塞进一根带刺的大黄瓜疯狂地抽动,和黄瓜中间只隔了薄薄的一层,两个物 体在自己的下面相互的撞击、搅动着,苏青顿时觉得天晕地转,只是本能地发疯 似的耸动着自己的身体,尽量忍住不让那快感来临,但是突然间,只觉得浑身一 冷,由四肢传向大脑的快感在阵颤中就爆发了,屄口一开,一股阴精狂泄而出。

西风的被前面苏青里的黄瓜磨得也是硬硬的,正爽歪歪间,就觉得 苏青的全身一阵颤抖,紧接着如吮奶般里的肌肉开始有规律地收缩起来,把 像使劲地裹住没命地勒紧一般,一阵紧似一阵,然后就听到苏青近似野兽 般的嚎叫起来。

此时此景,西风再也忍不住那将要爆发的冲动,搂着苏青的细腰,挺起大鸡 巴又在苏青的里使劲抽动几下,一股股的如喷泉般射进苏青的里。

西风把苏青抱起来放到地上,苏青四肢酸软,一下就跪倒在地上,西风连忙 把她重新抱了起来,放到她的椅子上,在她唇角吻了一口。

薛素梅什么话也没有说,捧起了沾满外甥女肠液和西风的,用舌头 反复的舔舐,把舔的干干净净,再含进嘴里吸吮。

西风端起桌子上自己那杯啤酒,慢慢地倒在自己的上,薛素梅贪婪的吸 吮舔舐,就着豪饮啤酒的滋味就是好啊!

三人又休息了一会儿,看看已经玩了快一个小时了,说不准什么时候杨桃会 回来,于是都从新穿好衣服。

西风穿好衣服,说:「我看我还是先出去待一会儿,我跟杨桃说我堵车在路 上,我要是比她先回来她就知道是骗她的了,等她回来后,青青给我发个信息, 我再上楼吧。

无巧不成书,桃子正把车往前开一点,准备倒进车位时,没想到后面 一张白色小车直接快准狠地从后面插队,抢先停了进去。

桃子正 怒气冲冲地要他让出车位呢,正巧响起来,果然一看是段西风打过来的, 便挥手示意先接个电话。

幸好车顶还有一个天窗,果然脱了鞋,很努力地从车顶爬出,才稍微 松口气,手里的鞋却一不小心掉到车下面。

桃子此刻正在餐厅给姐夫段西风打电话呢!西风把自己「遇到堵车」的说辞 又重复了一遍,刚找到桃子的果然听得目瞪口呆,和自己争抢车位的就是自己要 相亲的对象!他又不死心的问了一句,「段西风是你姐夫吧?」

「啊?为什么拖了我的车啊?你这人怎么说话啊?」桃子又不自觉的大声嚷 嚷,意识到自己违章停车,音量突然就低了下去。

果然把杨桃送到了朝北执法站,还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帮忘记带驾照的杨 桃交了罚单,听着执法员一顿数落,果然在旁边笑吟吟的站着,杨桃更加尴尬无 比,对他的评分又低了一线。

回家后的饭桌 上老太太也埋怨了西风几句,没想到西风又不死心,谎称果然打算请桃子吃饭, 几句话把老太太薛素梅哄得心花怒放,对果然的评价更加高了几分,并强烈要求 桃子继续与果然见面,桃子无奈,只好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