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老头轮流干好爽 太大了啊好胀被灌满了

可这毕竟是一份工作,而且,我还做得不错,公司那边由于进度顺利给了我奖金,李德生也对我夸奖有加,言里言外想把我挖来他们公司,我未置可否,总觉得这人太狠,不敢离得太近。

另一方面,拆迁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整个肉街堪堪就剩几户人家,原本也谈得差不多了,就看多点少点的价位了。

拆迁接近尾声,我们这个办公室的人也要各自有去向了,我们这些合作方的人员照样回公司,政府的人员也回自己的部门,在当地现招的人员就比较微妙了。

惯例上,政府不会把这些人收进去,开发商当然也不想养这么多闲人,好在后面还有工程,多少可以留几个,李德生已经嘱咐过我们几个,看适当的是可以照顾一下的。

我当然把赵旭芳留下了,老曹提了个开车的小伙,政府方面打招呼留了两个关系户,大约还能留两到三个人,招来办事的临时工们一时间都在找关系,看能不能留下来。

具体说来,这个我都喊不上名来的阿姨,现在正在我的胯下,努力地帮我吸吮着,无非是想留下来有份工作。

这阿姨四十多岁,原本招来是打扫卫生兼帮老曹租住的房子打扫卫生烧饭的,现在老曹结束这边的事情就要回去了,理论上当地的工程部也不特别需要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

今天阿姨突然找到我,说想让我跟上面说说可以留用,我说这事要去问曹总,她满脸堆笑地说曹总讲了,还是要我的意见。

接下来,不由分说,她就弯下腰把我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说:「胡律师,你看咱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可要帮帮我。

」我愣了一下,她马上拉开我的拉链,掏出我的来,吸吮起来,人也挪到我跟前,我顺势推开椅子,她整个人钻进我的桌子底下,帮我卖力地。

这阿姨娴熟,我不禁想:敢情老曹估计早就把她调教好了,这就是送个老骚货来慰劳我一下,想到这里我也就却之不恭了,两手向下握住她沉甸甸已经下垂的,搓弄起来。

阿姨见我主动起来,也开始格外卖力,一个深喉把我的齐根含入,喉咙一缩一缩,套弄得我好不舒服。

我抱着阿姨肥大的,往后一抽,轻轻松松顶进她的屄里,又一拍,阿姨乖巧地自己动起来。

松弛的套弄着我的,渐渐提不起我的性趣来,我于是挑逗她道:「阿姨,你工作不积极啊!夹紧点啊!」

阿姨努力夹紧了几下,还是那个样,她只好陪着笑道:「胡律师,你们年轻人太生猛,咱吃不消啊,还是帮你吸出来吧!」

「那咱们换个玩法!」我拉开抽屉,里面散放着几个,有时候想在办公室干赵旭芳,就准备了几个,没想到能用得上。

我抽出,戴上,用手指抠弄着阿姨的,阿姨好像意识到什么,有些害怕地说:「胡律师,那个咱没玩过啊!」

我双手揉搓着她松弛且有褶皱的,享受着这送上门来的服务,一边淫声荡语地问道:「阿姨,你这个挺骚啊?老曹没用过?」

阿姨感到我的要爆发,一抽身扒了出来,转身帮我拿下套子,用小嘴一下子包裹住我的,紧紧含到底部,任我在她的喉咙里喷发出来……

她熟练地帮我擦拭干净,又不忘含一口温水帮我来了个事后口,将内残存的挤压干净,这才收拾衣服站起来回答我道:「有时也接接这种活,我一个女人家,还要养孩子,没办法啊……」

我顿时有些内疚,毕竟自己是仗着地位上的优势在玩弄她,然而可怜并不能拯救这个女人——其实留人的名单差不多定下来了,这个阿姨显然不会留用。

这人算是我的亲戚,上次在老家乡下见过,只听说他在县城接了大生意,没想到恰恰就是李德生的工程。

他的工程队跟着就要拆迁、盖房子,上次抱怨说公司也没给他们找个做饭收拾的,害得他们多花钱还过得不舒服。

心下盘算着,我打了庆魁的电话,跟他说公司那边可以要个人来打打杂,反正我记得账上工资预算还是有多的,无非就是他乐不乐意。

我有意无意透露有这么个阿姨,还特意提了「照顾照顾」,他心领神会,估计乐呵呵地就跟公司提要求了。

果然不几天,公司就把这个阿姨调去工地干活了,阿姨对我和老曹自然千恩万谢,我想她这一去怕是要卖力「干活」了,希望工地上的兄弟们手头阔绰些,能让她有点外块钱好挣。

这几日,我频繁应付杨秀梅、赵旭芳,甚至久未露面的卢秀玲和她母亲冯佳,也联系上了,自然要来一次母女大战。

我觉得我就要离开肉街了,离开这段荒唐的生活,可是没想到,肉街却以另一种诡异的方式让我深陷其中……

这一日,我在收尾最后的文件了,突然门外进来两个人,客客气气地对我说:「胡律师吗?我们来找你了解一些情况啊。

我有些愣了,招呼他们坐下,其中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些的人说:「我们是市纪委的,有人反映这次拆迁有些情况,我们来了解一下。

我心里有些嘀咕,李德生不是能量很大吗?怎么到头来摊上这样的事情呢?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我一不是公职人员,二没有干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心想应该没什么大碍,于是答应着配合他们问下去。

「认识……」我隐隐感觉到不妙,但还是强作镇定:「她是我老同学,这次拆迁在她的辖区,有些工作上的往来。

「好的,」年轻的已经合上记录本:「郭爱华同志现在正在接受组织调查,请你将你知道的情况如实反映一下吧!」

他的语气突然强硬起来,我丝毫没有准备,顿了顿回答道:「这个,我不是很清楚,工作和私交上,我都没和她做过有违法律的事情。

」年纪大的站起身来,和我握手道:「感谢你的合作,最近希望你不要离开县城,我们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

接下来的几天,我如坐针毡,想联系郭爱华家里,可她家里没人,据邻居说,郭爱华几天没回家,她老公就带着孩子匆匆走了,也没有再回过家。

既然没消息,我索性就放宽心帮着海子和梅姨收拾店铺打算搬家,他们买好了邻街的门面房,那条街生意好点,希望梅姨以后不要再从事皮肉生意了。

由于心中比较忐忑,我暂时没心情和梅姨,除了帮他们的忙,也就是在肉街正在拆除的残垣断壁中走走,希望可以化解一下郁闷。

这天,正走在街上,前面胡庆魁走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客气地应了一声,胡庆魁忽然神秘地靠过来问我:「老哥,你想不想去个找乐子的地方?」

胡庆魁凑过来悄悄说道:「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原来是派出所罩着的,有大哥在这边做生意,本来说拆迁,但最后拆,留着再给大哥赚点钱。

最近,这边派出所所长犯事了,这边大哥也跑路了,看店的老头索性收了我们一点钱,把这个地方的娘们都丢给我们了!」

我有些惊讶,胡庆魁看来也知道郭爱华出事了,于是问道:「庆魁,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女的,可别干违法的事情啊!」

「嘘!」胡庆魁连忙示意我别大声:「这些女的都是欠了钱、犯了事的,没人会来找她们,我打算嘛,先和兄弟们过过瘾,等开拆之前把她们送到山里去,便宜卖给娶不上媳妇的。

说着,他拉着我进了已经拆掉门头的房子,那个里面装女人的游戏机还在那边,只是里面不知道还有没有人。

胡庆魁拽着我进后屋,果然还是原来那个样子,七八个女人横七竖八地或躺或坐,但由于天气不冷了,基本都是全裸着的。

另一个女人爬过来,抱着我的下身,不断蹭着我的胯下,我推开她,她还是笑嘻嘻地贴过来,用乳房蹭着我的身体。

「大哥,来都来了,搞一个吧!」胡庆魁看我犹豫,说道:「我都找大夫看过了,除了脑子有毛病,这些女人也就是有点妇科病,脏病一个都没有!」

即便这么说,我也不敢在这边多逗留,毕竟这个地方是是非之地,我推开那个女的,劝胡庆魁道:「庆魁啊,你悠着点,别到时候弄出事情来。

过不两天,得到消息说李德生出现了,召集公司高层去酒店开会,大家好似松了口气,感觉可能事情过了,都打起精神来看看李总有什么消息给大家。

我跟老曹他们一起到了酒店,见了李总忙跟他打招呼,看他的样子精神焕发,应该不像有什么事情,他也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这才跟我们说起来。

原来,这次拆迁李德生确实动用了很大的力量,毕竟省不少钱,后期部委的项目要在县里落地,几级领导都视他为财神爷,几乎有求必应。

可是,到底是砸了有些人的饭碗,胡庆魁提到的本县一位大哥就是,指着肉街的几个场子生钱,这回拆迁本打算捞些好处的,可是李德生用了硬手,市里组织了专案组来扫荡,因此也出现了当时梅姨被抓的事情。

这大哥也颇有些能量,到处运动,想搞李德生,可是他也就是本地地头,李德生从省里就找了人定了调子,结果不仅这位大哥得跑路,顺带连郭爱华也被抓起来。

李德生早就看郭爱华不顺眼,因为要她办事所以迁就着,这次拆迁完了正好借这个时机整她,李德生说市纪委已经宣布,郭爱华收受贿赂为当地黑社会做保护伞,被双开,现在等候下一步处理。

我听到这边暗暗一惊,没想到李德生有这么大的能量,那我这个帮他和郭爱华穿针引线的,会不会被殃及呢?

李德生像是知道我的心思,安慰我说:「胡律师,她郭爱华是郭爱华,你们虽然是同学,但你一直是为我们两个公司办事的,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

其实,项目结束了,大家都在期待李德生许诺的奖金,要知道这个可是大头,除了跟着李德生有股份的几个不在乎,像老曹这种都是很在意的。

果然,李德生没让大家失望,席间杯盏交错,李德生挨个给大家塞了红包,敬了酒回头拆开看的个个都很开心。

轮到我的时候,李德生塞了个红包给我,打着酒嗝低声对我耳语:「胡律师啊,这段时间辛苦了,等会还有好节目哦!」

我会事地点点头,拆开来看,乖乖,这个红包抵得上我现在半年薪水了,难怪这群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帮李德生干活,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话说,在搭线的时候他招待我参加过这种趴以后,一直都会喊我参加这种节目,不过我倒也是欣然同意的。

郭爱华上身穿着夏季穿的短袖警服,里面明显没穿内衣;下身穿着超短裙,还套着一双靴子,看来李德生这是让她搞的套路。

李德生哼了一声道:「郭所长当初可是很不待见我李某人啊,可我也没怎么着你啊?这不,郭所长现在犯了事了,我还让酒店把你找来,就是为了给你份差事,赚点钱,别下半辈子没了活路啊!」

话没说完,一只手已经捏在她的左乳上,看来手劲不小,郭爱华条件反射地想避开,无奈李德生攥着她的乳头道:「这点诚意都没有啊?那我还怎么帮你呢?」

郭爱华赶紧俯下身来,那只手松开乳头隔着衣服在她上身游移着,一边品评道:「郭所长平时不怎么锻炼啊,这肚子上赘肉太多了!」

旁边人哄笑着,有人伸手去摸郭爱华的裙子底下,想来也是没穿内衣的,果然那人叫道:「这不穿啊!是想勾引我吗犯错误吗?哈哈哈!」

「那我们可要好好帮帮郭所长啊!」李德生这时从池子里站起来,双手捧着郭爱华的下巴说道:「来来来,郭所长在里面久了,我先来把她上面这张嘴喂饱了!」

一堆色鬼们纷纷从池子里面出来,虽说郭爱华长相身材都一般,但冲着她当过派出所所长这个事,男人们都想来搞她一下,毕竟男人有征服权力的,郭爱华这个公权的象征被李德生了,男人们是不介意在这方面意淫一下自己有多强的。

一根没费多大事插进郭爱华的里,插的人一边插一边说:「郭所长这边太松了!是不是日理万鸡啊!」

其他男人跟着起哄,有人说是不是你的屌太小,满足不了郭所长啊?另一个人伸手狠狠捏了一下郭爱华的乳房道,还算大,就是也太松。

我明显感觉郭爱华的嘴迟疑了一下,接着还是卖力地吸起来,后面那个的狠狠拍一下道:「太松了!夹紧!」

郭爱华吃痛,两只手已经被各捏着一边乳房的两人抓过去,那个的看来感觉到郭爱华有点反应了,满意地哼了两声,脖颈抽动了几下,显然是射在里面了。

承受着体精的刺激,郭爱华突然主动给我来了个深喉,看来她的口活是练过的,不断吞咽造成的紧逼感从前端传输到全身,我的尾椎骨一麻,一股热流涌出,在郭爱华的喉咙深处发射了。

郭爱华被呛的直咳嗽,正在的那人显然不高兴,郭爱华松弛的加上前一个人的,估计他搞得索然无趣,他狠狠扇了郭爱华几下,郭爱华刚想痛哼,被接替我的人用堵住了嘴,只有轻微的呜咽声。

「我说郭所长是缺乏锻炼吧?」李德生挺着个大屌在那边打趣:「这样吧,我们帮郭所长锻炼一下,每人插个二十下就行,不用放出来,等会再安排其他项目!」

其他人听了马上嚷嚷着排队,倒也挺守秩序,一个个数着数在郭爱华里二十下,笑嘻嘻就站在一边,等着李德生的安排。

等大家插完,李德生笑嘻嘻走过去,把跪着的郭爱华的头按住给自己,一边安排底下的节目:「郭所长这个缺乏锻炼啊,屄口都松了,大家看看她身上还有什么好用的?」

「郭所长以前管的街上都是,她现在自己也做了,我觉得我们这个,没嫖爽,要不要给钱啊?」李德生戏谑地问大家。

「那要是不给钱,又给人家干,这个叫什么?我想想啊……」李德生顿了顿道:「叫破鞋吧!郭所长想搞破鞋,大家又不愿意,那就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吧!」

说罢,李德生站起身来,示意郭爱华过去拿了一堆用品,他拿过肥皂来,淫笑着说:「咱们来给郭所长锻炼一下,看看她的屄还能不能夹紧!」接着就把肥皂塞进郭爱华的里,一拍郭爱华的说:「来,走起来!肥皂不能掉!」

她只能扭捏地走着,上身的衣服早被人拉开扣子,两只跟着身体的姿势垂着,下身的超短裙被拉起来,下身还稀稀拉拉滴着,看来夹着个肥皂很让她难受。

堪堪走了个来回,又到了李德生跟前,李德生一把从里掏出肥皂道:「郭所长,锻炼得怎么样了?」

李德生显然不满足于此,他招呼两人架住郭爱华,来到淋浴器旁,让人把花洒去掉,在水管口涂了点肥皂,一下插进郭爱华的里,郭爱华一声惨呼,他打开了水龙头,大家看着郭爱华的小腹鼓了起来,李德生一拔管子,「噗」的一声,郭爱华的里,秽物随着水流喷了出来,众人都捂着鼻子说臭。

两人把奄奄一息的郭爱华放倒在地上,李德生使了个眼色,旁边一个人心领神会,举着刺入郭爱华的后庭,开始起来,李德生说还是老规矩二十下,包括我在内的大家都排着队跟郭爱华二十下。

等大伙轮完一圈,李德生蹲下来看着郭爱华道:「郭所长,今天辛苦大家给你健身了,你要怎么说呢?」

」这时郭爱华有点回过神来,赶忙求李德生:「李总,求你帮帮我,放过我吧,我不想去蹲监狱啊,还有我老公孩子……」

我打个招呼,上面也就开了你,不再追究其他了,你老公孩子不是躲出去了吗?你就跟他们讲,以后换个地方定居,你那点积蓄也够他们过日子了,你就好好……」

李德生吩咐他:「这个女的自愿当,这现在街都拆了,就放你那边,随你用随你卖都行,但就是不要搞到山里去!」

后来我才知道,胡庆魁由于工程搭上了李德生这条线,李德生赶跑了这边的大哥,工程自然自己是不会看着的,要找个本地人,看中胡庆魁头脑简单只认钱,有意让他在这边看着。

就这样,原本是地头一霸的郭爱华现在沦落为胡庆魁手下的妓女,相信那些平日里受她管的、孝敬过她的男人们不会就这样放过她吧?我不禁为她的未来而担忧。

而我也渐渐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起来:这个李德生看样子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我恐怕摊上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