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不知火舞 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k

更小的时侯,咱们和其他小孩一样,爱玩各式各样的游戏,尤其是角色扮演——例如,西部牛仔和印第安人、和小偷,甚至是老师和坏学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角色扮演的玩意儿少了,直接了当的多了,而且我的技术越来越精纯,她们的奴性也越来越大。

还有,她们的吊带上衣早已脱掉,现在被我揉成两团塞进她的嘴里,然后我又脱下诗媛的及膝袜,中间打了一个结,一人一只勒住她们的口塞,绑在她们的后脑勺。

由于她的双腿本来是张开的,而我的一条腿又穿过她的双腿之间顶着柱子,她这时竟开始以她的隔着小磨擦着我的腿。

没多久,她忽然透过口塞以高八度唔了一声,然后连连娇喘,颓然坐了下来(她只是双手绕过柱子被后反绑,身体倒没跟柱子绑在一块儿)。

而翠欣的爽劲也似乎影响了翠琳和诗仪——两位妹妹早开始用手指为对方,然后依样画葫芦的高八度「唔」了。

我的亲妹妹刚给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而她的浅浅酒窝,显示她挺享受咱俩的第一次——也就是说,这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又瞄了翠琳和诗仪,心知她俩的樱桃小嘴也迟早会任我的冲刺……甚至,她们也将会在被塞嘴的情况下,任我征服她们的桃源蜜穴。

我们像是吻了个天长地久,但她终于放开了我,穿回和迷你裙,然后走向翠琳和诗仪,取下翠琳的口塞。

我以为她要解开翠琳的束缚,岂料她却跟翠琳销魂的吻了起来,还伸手进入翠琳的热裤狎玩翠琳的。

」在跟眼前的这三个小娇娃玩了无数次循序渐「脱」(衣服)的游戏之后,我终于盼到了今天——从此,我可以告别夜夜的「苦」日子了。

尽管如此,如果束缚和肌肤之亲之间只能选其一,我会选择束缚,绑得越紧、越有技巧、越让女奴醉仙欲死越好!

当然,既然我的三个小奴奴愿意将两者合而为一,巴不得我将她们绑好、塞嘴,然后在她们的身上为所欲为,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实验各种的花式;而曾经在学校当过女童军的翠欣(她为了咱们的游戏而退出)对各种绳结再熟悉不过,总是先与我研究绑法(把翠琳和诗仪当实验品),然后叫我也对她如法炮制。

转眼间便是暑假,我们在林子里发现了一个被废弃的小屋,便把它「征用」了,取名为「少女SM集中营」。

当然,她们都交换袜子塞嘴(翠欣塞翠琳的、翠琳塞诗仪的、诗仪塞翠欣的),还绑了一条丝巾勒紧口塞。

知道她们要的是什么——用衣夹夹着她们的小奶头;羽毛给她们的腋下、酥胸和脚心搔痒;萝卜磨擦着她们潮湿的。

在我终于射了的时候,我握着轮流拍打三张淫秽的俏脸,确保三个女生都公平的得到我的「捐精」。

时间已近黄昏,咱们赤条条的走到附近的小溪稍微洗了洗(她们还得洗洗黏黏的脸蛋),然后穿回衣服回家。

原来,舅舅接到紧急任务,需要出差到外国,所以两个小表妹美莹(13岁)和美惟(10岁)会搬到我们这儿过暑假。

我跟在翠欣和美莹后面上楼,居然窥见美莹的超短迷你裙底的春光——修长的、白色蕾丝包裹着的圆浑玉臀。

其实翠欣也知道我看到她裙底的「第三点」——自从她和翠琳与我有了肌肤之亲后,两姐妹开始只穿超短迷你裙,而且在家里绝不穿。

她今天还穿着诱人的黑色长统,于是在右脚踏上二楼时,左脚故意还停在两级梯阶以下,施施然的伸手调整一下右腿上的,确保我有充分的时间把她的看个饱。

原来,我看到翠欣、翠琳和向来性格豪爽的美惟(虽然她才10岁!)已经脱得一丝不挂,跪在那儿等待多时。

美莹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怯生生,可当她看到包括她的亲妹妹在内的两个美眉被绑得如此「无助」,而翠欣更「越绑越」的时候,她的兴致也来了。

其实,我这是第一次用口舌为女生的蜜穴服务,好美味啊!而诗仪只能磨擦勒紧她的的绳子来自渎,而翠欣则滚到一块平滑的窄石,张腿骑在石头上磨擦。

对我的来说,这可是一张全新的嘴,加上五个紧缚裸女的景象,使我坚持没多久,就在她的嘴里射了。

」然后,她向我叩了三次头,亲吻了一下我重新勃起的(听到亲妹妹以稚嫩的声线说出此誓词,我的怎能没反应?)、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我的两粒蛋,然后张嘴温柔的含了我的一会儿。

接着,我取了她刚脱下的白袜重新塞好她的嘴,再用一条中间打了个结的丝巾绑着她的嘴以固定口中的,最后用另一条丝巾蒙上她的双眼。

诗仪跟我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早当自己是翠欣、翠琳的好姐妹,所以在宣誓时,保留了「」一词。

年仅10岁的美惟则把誓词中的「请主人把奴婢的这具天真无邪的少女香躯,调教成好色的美肉」中的「少女」二字改成「女童」。

除了翠欣之外,其他四奴的誓词都背得不熟;只要一停顿或念错,我就会赏她们左右脸颊各一巴掌(其实打得不轻不重)。

结果诗仪被打了四下、翠琳两下、美莹六下,年纪最轻的美惟却是十下,把一张小脸打得有点红,而她也似乎掉下眼泪,但又毫无怨言。

我把五个双手仍被反绑、口被塞、眼被蒙(因是薄纱,勉强能视物)的全裸女生排成一列,用一条绳子把她们绑成一串。

我除掉她们塞嘴的白袜,但在我们仍然全裸,而她们仍然双手被反绑、眼仍被蒙的情况下,召开「少女SM集中营」的第一次会议,共商SM奸淫大计。

我告诉她们,自从去年一位亲戚结婚时,翠欣和翠琳分别当伴娘和花童,并第一次穿上白色吊带亮以来,我就开始恋袜。

仍被蒙着眼的翠欣说:「女皇陛下,您是奴婢们的香躯和灵魂魂的主人,您的愿望就是奴婢的圣旨;您不必向奴婢建议甚么,只要下旨就可以。

奴婢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其他四奴不假思索的答:「是!」既然要当「女」皇,我的名字也该改得女性化一点。

帝国的领土包括皇宫(就是我们的家)、女奴林(就是我们所在的林子)和林中的恋袜SM少女集中营。

那天傍晚,当大伙儿都穿回衣裙鞋袜回家之后,爸妈通知我们说,爸爸有个好友刚在邻镇遇车祸入院,他俩要赶去看病,可能会在那儿过夜。

我们虽然现在有了主奴的「名份」,但女孩子家总是希望有个「洋娃娃」任她们打扮,所以她们虽然毕恭毕敬,好像是奉命行事,可有我这个活生生的大娃娃遂她们所愿,她们的心里却是爽得很。

由于我事前已下令,在启动「主奴状态」时(也就是没有旁人时,才能玩这些游戏),女奴身上的衣物不能穿得比我女皇来得多,除非获得我恩准。

所以,当我试探性的下令她们服侍我剥光我的衣裤以便为我打扮时,美莹正要伸手为我解开上衣的钮扣,而美惟正要替我脱袜子时,翠琳却机警的制止两奴,反而先自行脱去吊带上衣、超短裙、小袜袜、。

美惟一时搞不懂,还以为自己听错我的命令,但见到翠琳已经脱得三点尽露,美莹也正在脱时,自己也动手裙。

翠琳于是在翠欣的衣柜里找出她仅有的肉色、黑色和白色长统蕾丝各一双(翠欣才14岁,鲜少穿),又到自己的房里挖出自己仅有的一双白色长统(当花童时穿的)。

我坐在床沿,让翠琳跪在我的跟前,抬起我的一条,为我穿上翠欣的黑色,又抬起另一腿穿上另一条。

但身旁的美莹和美惟开始分别穿上翠欣的白色(会滑下,所以要穿吊袜带固定)和肉色(自动固定,不需穿吊袜带),才让翠琳回过神来,也穿上自己当花童时穿的白色吊袜带和……好一双我一年来朝思暮想的,现在却可任我视奸、抚摸和非礼。

会化妆的裸奴美莹站在我的右边,为我打粉底、纹眉、画眼线、上腮红、抹口红……裸奴翠琳则受命站在我的左边不动,任我一边让美莹化妆,一边抚摸她的、胸前可爱的两粒小馒头和葡萄粒,正在发育的香臀,和神秘幽香的。

不久以后,我又命翠琳拉一张凳子,她一腿伸直立地,一腿曲膝把脚板搁在凳子上;这样我可以斜眼欣赏并抚摸她那曲线更诱人的丝腿,而小也看得更清楚了。

她仍努力的舔着,希望能让肉球重生,但我只想在这时闭着双眼,轻松享受翠琳的丝腿和美惟的嘴的软玉温香。

美莹禀报说化好妆了,我睁眼往镜中一看,眼前除了男装发型和平坦的胸十分煞风景外,我的脸蛋简直是属于一个小美女——翠欣(对了!我俩好像双胞胎一样)。

翠欣似乎最懂得言语挑逗,垂首道:「奴婢翠欣、诗仪,已经在门外把自己剥光猪、三点尽露,只穿着短白袜,以冰清玉洁的少女香躯,叩见女皇。

奴婢已经买了二十条各色连裤、三十双各色长统、六条各色吊袜带,供女皇和奴婢们穿用和。

诗仪在家中是独生女,万千宠爱,加上她爸爸是炒股高手,父母又因工作忙碌而鲜少与她共享天伦之乐,因而抱着补偿心理给她极丰厚的零用钱(每个月的钱多得可以买一台全新的iPod)。

当然,五个美眉奴婢的钱,也是女皇我的钱,只不过我自己不乱花,而是充作调教基金,以便将来继续添购、衣物、情趣和SM用品。

在我的命令下,原本穿着翠欣的(她当伴娘时穿的;现在则是属于女皇我的)白和吊袜带的美莹,脱了下来给翠欣穿上。

打开衣柜一挑,没一会儿功夫,五裸奴已经给我打扮成一身黑——无吊带乳罩(塞了翠欣、翠琳、美莹和美惟的使之成为B罩杯)、后颈绑带的露腰上衣、紧身超短裙、长统手套、丁字小和及膝靴。

翠琳正在迅速发育,所以这条花童装穿在去年是可爱,现在则是;尤其是她长高了,以致裙摆几乎遮不住的蕾头和吊带。

我看到跪坐着的诗仪的赤裸香臀底下露出两只红色裹着的「三寸金莲」,十根小巧玲珑的玉趾躲在红丝底下,娇羞的紧挨在一起,像十个剥光衣裙鞋袜的小美眉,躲在一张大红纱背后,用彼此的香躯互相遮挡,不让人家看到她们的三点。

出乎她的意料,我只是伸出双手,轻柔的抚摸、非礼她的下半身,从玉臀一路往下摸(经过胯下时伸指轻插了一下她的菊花和蜜穴),经大腿、膝背、小腿、脚跟、脚掌到脚趾。

然后,我尝试使用刚才翠欣摸索出来的方法,用三条分别诗仪的脚踝、玉膝的正下方,和腿肚与玉膝之间。

她的声音变得有点闷闷的,还有呼吸不畅的感觉:「有点紧,呼吸不太好,很难开口,也很难张开眼睛。

诗仪说:「女皇……好辛苦……很难……呼吸……讲话……」我问:「你可以忍受多久?」诗仪说:「不……知道……应该……可以……久一点……」原来长统是挺好的SM道具,可以套头来限制奴儿的呼吸、说话,甚至睁开眼睛,而窒息的危险性又不大。

翠欣和翠琳先分别用绳子裸奴姐妹美莹和美惟的双手和双脚,用翠欣和诗仪之前上街时穿的白袜塞她们的嘴,再用两条长统套她们的头。

我要她们尝试用「刁蛮的小香舌」把口中已沾满口水而又具有脚臭的袜子推出嘴外,可贴得够紧,根本推不出去。

我说:「那我以后用或给你们塞嘴,只要有套头,就不用在嘴边再绑一些什么东西来固定了。

」一言惊醒梦中人——这才是真正的嘛!我说:「对!有脚臭的最好!」翠欣对我盈盈(还是「淫淫」?)一笑,爬,稍微揭开诗仪的套头,取了另一条诗仪的妈妈的破,塞入诗仪的口中,再拉好套头。

在诗仪、美莹和美惟的唔唔声和微微挣扎中,翠琳用绳子了翠欣四肢、诗仪刚穿出门的塞嘴、套头。

美莹忽然如蛇一般的蠕动着香躯,爬到桌脚,想办法张开腿(虽然脚踝被绑着),用桌脚磨擦她的蜜穴。

我想起她下午的时候还是最害羞的一个,了还留着不好意思脱,直到我们把她绑了起来,才替她脱掉。

可怜翠欣和翠琳穿着伴娘和花童裙,还有,玉手又被反绑在背后,可说是「求泄不得,求(自)渎不成」,口中唔唔得更是荡气「淫」肠,香躯更是蠕动得香汗淋漓。

诗仪说她妈妈虽然通常是在上班时弄破,但她总是带回家扔,而不会在办公室扔,因为她发现有男同事在偷偷收集女同事扔掉的破,太「」了。

可女皇自己要做啥,她们岂敢过问?但我觉得说出我的道理,正好可以教育一下我这群天真无邪的小奴儿:「你们五个丝奴,被原本穿在大腿上的长统紧紧的套住头,会更有身为SM奴隶的无助感。

」对了,长统套在女奴的头上,是另一种道具;裤袜套在女皇的头上,则是用来蒙面的;就像古代臣民觐见皇帝,得下跪低头,不能随便偷看龙颜。

剧中奸的那一方的幕后老大,永远穿着一身白,戴着只剪了两个眼洞的白布头罩,但外层又多套上一条质料有点像现在流行的闪亮的金银色头罩——所以他能视物,但我们观众却连他的眼睛的轮廓都看不出来。

我看她已泄了,近乎虚脱的瘫倒在地上(桌脚也湿了一块),便走上前,扶着她靠墙曲腿而坐,稍微揭开她的套头至鼻孔下方,取出她口中的白袜(翠欣穿过的),掀起我的裙子,脱下我的,把我那青筋爆起的塞进她那(应该是女皇我的)天真无邪、纯情无知的樱桃小嘴里。

但她果然用心,一再的给我来个深喉……我受不了了……射……没射出多少,因为这是我九小时内第五次射了。

」翠琳接着说:「恭喜女皇和奴婢姐姐,永结主奴同心、百年好合、早生恋袜奴女!」「早生奴女」的部分当然是顺口说说,现在不是「闹出人命」的时候。

我看着五个女奴隔着套头说话的样子,五官显得朦胧神秘,被紧贴着的樱唇和呼吸起伏的秀气小鼻子轻轻动着,跟穿着摆动着的脚趾比起来,另有一种令人销魂的——尤其她们都是未成年的小美眉,正等待着我的小去开发的之身啊!

原来翠欣早在美莹和美惟加入我们之前,就和我讲好要在恋袜少女SM集中营行婚礼,她要我当她的第一个男人(依现在的情况,我不会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而将是她的第一个「有雀的女人」)。

以后,我就可以在每个奴儿身上随便搞她们的(也是我的)所有三个穴,使她们在除了当我的绳奴、裸奴和丝奴外,也成为名符其实的「」。

这时,爸爸来电,说是确定要在邻镇的医院待到后天早上,因为受伤友人是孤身在外,他的亲戚得从国外飞来。

那今晚咱们六人该怎么睡?两人一间房吧!我本来最疼善解人意、冰雪聪明的翠欣,可她明天就是我的新娘子,为保持新鲜感,就不跟她睡了。

现在,我要将翠琳和美莹「还押」到我的「闺房」去……翠琳和美莹都全身赤裸,分别只穿着白色吊带和肉色长统,背对我站在我的跟前。

只见两个少女袜奴垂下套着的头,分别穿着白色和肉色的晶莹剔透的少女美脚莲步挪移,磨擦着柚木地板,传出轻微的嘶嘶声,教我怎受得了。

当然,我的靴的尖根踏在地板上的喀喇喀喇声,也让我第一次发觉高跟鞋根的声音,和穿着高跟鞋的美脚的之处。

我本想用绳子绑好她们的腿,但想到这两粒绝美「肉球」夜里如果欲火焚身,互相磨蹬香躯(如腿磨腿、乳房磨乳房,或甚至张开腿来个磨),这样正好可以逐渐消磨她们的羞耻心,为将来我夺走她们的身而铺路。

为了不要错过可能会出现的香艳袜奴女同画面,我偷偷开启了电脑的网络摄像机,摆在最好的位置,而且还开着两盏床头灯。

还有,夏天天暖,一脱鞋,原本被「焗」着的脚板传来一股凉意,可因汗水而粘着我的脚和小腿的肌肤,别有一番。

「我才10岁,下面那个……小便的地方……会不会太小?女皇一硬起来,好像很大哟!」翠欣说:「等我把经验告诉你们以后再说吧!我知道女皇一定也想娶你们,不过‘她’不急。

只见翠欣、诗仪和美惟依然分别全裸只穿着吊带白、粉红和红,玉手被反绑,玉膝跪在枕头上,头仍套着。

想像她们刚才以如此赤裸裸而毫无保留的玉体、屈辱而奴性的姿势来说悄悄话,讲的尽是如何服侍女皇,让恋袜SM女皇舒服(或「丝服」)。

我照例塞好她们的嘴,把她们押到翠琳的闺房里,面对面侧卧在床上,蒙上她们的眼睛,然后插电开启手提摄像机。

看到我的小鸡鸡和小蛋蛋随着我的步伐在摇晃,对我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我猜想我的五个女奴如果看到,会不侩像我们男人看到跑步的大波妹一般,被迷得七荤八素?以后一定要在奴妹妹们面前「献宝」,好让她们爱死我这个有的女皇。

回到房里,床前明月光(还有街灯也光光),打在诗仪晶莹剔透的腿上,真是绝伦,居然让我的小鸡鸡又变成了大公鸡。

这毕竟是她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剥光猪三点尽露裸睡、有生以来第一次穿着睡、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塞嘴蒙眼套头睡,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海棠春睡的时候被一根勃起的非礼自己的玉腿。

她脑筋一时转不过来,第一次反应是以为被陌生人拐带奸淫,吓得唔唔叫,拼命挣扎(有部电影叫《月光光,心慌慌》,诗仪则是「光,心慌慌」,而我是「穿丝丝,心思思」)。

她的脚板不规则的扭动挣扎,跟那种自愿脚交而做有规律的起落的美女的双脚,给「受交」的完全不同的感觉,很有暴力征服感。

我说:「诗仪妹妹,你是第一个给女皇我做脚交的女奴,这可是你的莫耀哦!女皇我的未婚妻奴翠欣妹妹也没有这种荣耀。

于是,我的巨根和蛋蛋,尤其是最敏感的,「吻遍」了她的脚的各个部位——有时是趾尖,有时是脚缘,有时是脚根,有时是脚心,有时是脚背。

我的鸡鸡被她那双从纯真害臊蜕变成好色的脚摇晃「欺负」成这个样子,忍不住像晕船一般的「吐」了……我是说射了。

我那黏黏而暖乎乎的淫液打湿了她的丝腿,而她又透过塞嘴的和套头「唔唔」两声,这回听起来像是小女生天真无邪的噗哧一笑。

一个13岁的小美眉在月光下剥光猪、三点尽露、全身只穿着一双、双手被反绑、口塞别的女孩穿过的具有少女汗臭尿味和体香的、双眼被长袜蒙着、头套着自己的妈妈穿过的、刚刚用柔嫩的丝脚给一根脚交到射出淫精打湿她自己的……而她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噗哧一笑!

我知道,她已下决心,在明天我同胞妹翠欣大婚之后,也答应嫁给我,把她的香躯上的最神秘幽香的「终极蜜穴」毫无保留的奉献给我,任我的咆哮恣意的冲锋、驰骋、猥亵、蹂躏。

进入浴室,我命令她们面向浴缸,横向蹲成一排,张腿露出五个美少女的身上最神秘、最纯情、最的小奴穴,一起尿给我看。

五奴大羞,因为对于小女生来说,在别人眼前尿尿,比起在人前剥光猪被、,其实更加羞死人。

五奴看得出女皇我有多兴奋,因为我的小又变成了(倒像是我的中央的那个小也想好好看看女生尿尿的样子,如果下垂就看不到了)。

我打从7岁时第一次偷看当时只有5岁的翠欣尿尿而被妈妈将我的双手绑起来(妈妈难道也有SM倾向??)打了一顿,11年来,我多想再偷看一次女生尿尿,可就没这胆子。

我曲腿(穿着黑的修长丝腿哦!)坐在浴缸里,双臂往中间弯搭在浴缸边缘上,头搭在双臂上——这是观赏五个小蜜穴尿尿的最佳角度。

我下令:「女奴们,一、二、三,尿!」五个蜜穴上端开始滴出尿滴,然后变成喷洒,再变成涓涓瀑布。

翠欣大概是就将要嫁给我,豁出去似的用双手掰开两片怯生生的,让我更清楚的欣赏她的粉红色的桃源仙洞,但也头低低不好意思看我。

五个赤条条只穿的美少女香躯所排出的尿液,颜色深浅不一,但流到地板上时都混在一块儿,打湿了脚上穿着的,或喷溅到丝腿上。

」五奴哗然,但翠欣赶紧说:「奴婢遵命,女皇皇恩浩荡,请恩赐圣水,净化奴婢的赤裸裸、三点尽露、春心大动、纯真而又的少女香躯。

还好昨晚我没吃喝什么重口味的饮料,尿液的味道应该比较淡,这对给女奴们循序渐进的圣尿调教有帮助。

如果女奴先伺候女皇脱掉使女皇全身一丝不挂,而女奴本身却仍穿着,那是藐视女皇之罪,得受重罚。

同时,我命令一丝不挂的翠欣、诗仪和美惟头套尿味横溢的,清洗尿液四溢的地板——翠欣头套美莹穿过的其中一只粉红色、诗仪套美惟的肉色、美惟套诗仪的红色。

然后,我靠着浴缸的一边坐了下来,命令已经开始给自己的腋下和剃毛的翠欣,把我的腋毛和腿毛剃乾净,这样穿起露肩装和才好看、触感才好。

翠欣显然也会修剪自己的耻毛,所以我也命她依「比基尼线」修耻毛,并要其他女奴观察学习,以后自己的耻毛长得密了,自己会修。

现在,如果我把夹在两腿之间,旁人若不看我平坦的胸、男性化的发型(而我连喉结都不太明显、也还没开始变声),就会误以为这是一具白晰苗条的美女香躯。

诗仪、美惟给我抹乾玉体后,我又想到了新规定:女皇可随时要求任何女奴四肢着地,给女皇当马骑,驮着女皇到要去的地方。

当然女奴娇滴滴的嫩体可能不能支撑女皇太久,所以我会只要求个别女奴驮我短短的路程,或半途换女奴来骑。

当马的女奴一般上得上身赤裸,玉背跟女皇的(不论是隔着、裙子、或没有任何阻隔)有着亲密的接触、摩蹬。

我挑了我的「未婚妻」翠欣给我作「骑」,翠欣领命,四肢着地,让赤裸裸的我跨过她的玉背骑坐,刚缩成小肉球的和可爱的蛋蛋就自然的搁在她的玉背上。

翠琳先服侍我穿上象征女皇权威的黑色长统和吊袜带,然后众女奴分别穿上肉色长统,做为她们今早出门前的家居便装(对!她们的便装就是全身赤裸裸,只穿着一双肉色)。

翠琳、美惟就以这样的「便装」下楼做早餐,翠欣回到自己的闺房去给自己化「新娘妆」及穿上「婚纱」(其实是她去年的伴娘装)。

化妆完毕,我睁眼一看,镜中又是一个全身赤裸,只戴着奶罩和穿着吊带黑的绝美少女——翠欣的翻版。

诗仪服侍我穿上结婚礼服,是一条黑色连身抹胸(就是无肩带、无袖,「乳房」上端的肌肤全露的式样)超短紧身裙(翠欣曾穿去出席同学的生日派对)、黑色3寸细跟短靴。

我自封为「恋袜SM女皇」,而我的女奴叫「恋袜SM女奴」(虽然全都做女装打扮而穿,但强调生殖器官的不同——本要叫「蜜穴」,但女奴们不配用这种雅称,所以我下旨把女奴的叫成「」),所以在婚礼中,我是「新娘」,翠欣是「新娘」。

美莹四肢着地,让我骑着她的玉背(我现在暂时裙底真空,所以小鸡鸡和小蛋蛋直接与她的13岁的玉背有「肌肤之亲」),从翠欣的闺房驮到楼梯口。

我以最像女皇的雍容华贵的姿势(只不过不知有没有女皇裙底不穿的?)和速度缓步走下楼,脚底的靴根踩在柚木梯级而喀喇喀喇作响。

不同的是,我一个大男孩现在是以女皇的身份,戴着假长发、化了妆,穿着紧身短裙、奶罩、吊带和短靴吃早餐,而坐在桌边其他座位陪我吃的是四个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而只穿一双肉色长统的未成年美少女。

我觉得我的作风是循序渐进、细水长流,在日常作息中逐步融入SM和恋袜游戏,而不是一开始就玩重口味的苦刑拷打、性虐之类的,或是连吃早餐也要她们扒在地上学母狗舔食。

我看到四个女奴旳打扮,有了主意,在餐桌上下旨:「从今以后,在主奴状态下,不论有没有被,只要女皇没有特别命令,女奴的‘’是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一双肉色长统,头套另一只肉色长统——以穿过的为佳。

吃完收拾好后,我下令大家为一个小时半以后在「恋袜少女SM集中营」(也就是林中的废屋,我下令加上恋袜二字)举行的婚礼作好准备。

由于我们在婚礼,及紧接着婚礼之后的「新婚妻妻(不是」夫妻「)互相通奸仪式」中需要的一批穿过而有脚臭的作用途,女奴现在就该穿和鞋子出去跑步。

除了新娘翠欣外,其他四奴如是打扮:先剥下吃早餐时穿着的肉色长统,全身赤裸裸一丝不挂的穿上一条肉色连裤,然后四女交换刚脱下的肉色长统穿上,再穿上一双半透明尼龙短白袜,最后穿上她们各自带来的靴子(靴子「焗」丝脚,制造脚臭最有效;穿了三层袜,效果应更佳)——翠琳的是白色短统(高至小腿肚)靴、诗仪的是有褶皱的及膝蓝靴、美莹的是粉红及膝靴、美惟的是黑色及膝靴。

我看着两层超亮裹着的四对少女大腿,只见其亮度倍增,一条清晰的亮线随着她们的脚的动作而在她们的腿上游移。

这是我从没看过的效果,因而在裙底的小鸡鸡起了反应之余,我肆意的摸遍八条大腿,顺便隔着裤袜摸了四个一把,才放她们走。

我听到八只靴脚喀喇喀喇上楼,之后是十只靴脚(翠欣在伴娘裙底下暂时穿着一双白色及膝靴来「焗」她的美脚)喀喇喀喇下楼,然后出门去了。

依我的命令,新娘翠欣其实是双手被反绑,我昨晚穿过的女装小(原本是翠欣的)和黑塞嘴(有我的体味,塞她的嘴等于宣示我对她的「主权」)、白色长统套头,被其他四奴五押解到集中营去。

然后,其余四奴在那儿褪去吊带上衣和迷你裙,裸露上身两点和玉背,只穿着裤袜、长统、短白袜和靴,头套肉色,在林中跑步半小时。

这样,每一个美少女奴都穿着其他三名女奴的或袜子,使每一只或袜子都有两个女奴的体味和脚味。

翠琳和美莹穿回吊带上衣和迷你裙,慢跑回家来迎接女皇我(我家在大路旁边,让女奴半裸跑回来,被别人发现了就成了「帝国危机」)。

翠琳和美莹回到家里时,我刚在裙底穿上一条黑色丁字小,戴上黑色长统手套、头套黑色连裤。

走了十分钟,离大路已有一段距离,我便下令她俩脱下上衣和迷你裙,回复半裸的玉体,陪我走向「婚礼会场」。

到了集中营门口,翠琳和美莹便把身上剩下的靴子、短白袜、长统和裤袜全都脱脱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才推门入场。

只见待会将要主持婚礼的「修女奴」诗仪,已依我的命令,事先换上修女装——修女黑白头巾(她最近参加化妆舞会时穿的),美莹借的黑色细吊带低胸连身迷你裙、黑色连厚、黑色高跟包鞋(OL式样)、黑色长统手套,然后跪在床褥上,任美惟反绑四肢、口塞美莹和美惟的各一条,再绑一条中间打了个结的及膝白袜,眼也被另一只白袜蒙着。

而新娘子翠欣早已被解开全部束缚,脱掉长统靴,换上镶假钻的白色高跟鞋(去年当伴娘时穿的),戴上白色长统手套,和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但仍头套的美惟(翠欣的伴娘)一块儿躲在废屋后面等我。

待她俩听到我们的声音时,美惟就为翠欣的头套上白色、另一条白打了个结绑嘴(嘴中没塞东西,所以其实还勉强能说话)、双手被白色所反绑。

身为我的「伴娘」(女皇我也是新娘子哦!),一丝不挂但仍头套的翠琳和美莹站在我的身后。

诗仪宣布:「恋袜SM女皇徐雯苓陛下、恋袜SM女奴徐翠欣淫的主奴大婚之礼,现在开始!」伴娘美惟在门外听了,就押着翠欣,推门迸场,缓缓走到我的身边。

好一个恋袜SM婚礼的景象——「新娘」徐雯苓女皇穿着黑色系的超短裙、手套、吊带、长统靴、头套黑:「新娘」徐翠欣奴穿着白色系的无吊带低胸伴娘装(裙底真空没穿内衣裤)、手套、吊带、高跟鞋、头套白,手被反绑、嘴被塞、眼被蒙;主持婚礼的修女诗仪奴穿修女头巾、黑色超短裙、黑色厚裤袜和高跟鞋;三个伴娘奴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但仍头套肉色。

主奴婚姻乃神圣的恋袜、SM和通奸的契约,是女奴将自己的冰清玉洁的香躯托负给女皇的终生誓言。

修女奴诗仪奉至淫无上的女皇之名,主持这场的SM恋袜婚礼……」修女诗仪面向我续道:「雯苓女皇陛下,您是否愿意娶您的14岁未成年亲生妹妹,也是您的纯真无邪而又恋袜的女奴徐翠欣为妻为奴,从此不论欢喜忧伤、健康患病,您都对她的可爱而的香躯不离不弃,让她把冰清玉洁的少女香躯,毫无保留的奉献给您,任由您处置?您是否愿意任意她的手脚、塞她的嘴、蒙她的眼、用套她的头、抚摸非礼她的香躯、用您的非礼、猥亵、、蹂躏、她的樱桃小嘴、神秘幽香的、可爱的后庭菊花、软玉温香的裸脚和脚、酥滑的乳房?您是否愿意御赐您的圣尿圣精给她那冰清玉洁的淫贱香躯?您是否愿意任她的好色小蛮舌舔吃您的美脚和?」我说:「我愿意!」

诗仪又对翠欣说:「奴徐翠欣,你是否愿意嫁给你的16岁未成年亲生‘有姐姐’,也是你的雍容华贵而又好色恋袜的女皇徐雯苓陛下为奴,从此不论欢喜优伤、健康患病,您都对她的可爱而的‘有香躯’不离不弃,把你的冰清玉洁的少女香躯,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女皇,任由她处置?你是否愿意任她你的手脚、塞你的嘴、蒙你的眼、用套你的头,抚摸非礼你的香躯、用她的非礼、猥亵、、蹂躏、你的三个穴也就是樱桃小嘴、神秘幽香的、可爱的后庭菊花,还有软玉温香的裸脚和脚、酥滑的乳房?你是否愿意用你的樱桃小嘴和冰清玉洁的淫贱香躯,拜受她御赐的圣尿圣精?

你是否愿意用你的好色小蛮舌舔吃她的美脚和?」翠欣透过绑嘴的袜子说:「唔,奴婢,愿意。

」诗仪宣布:「修女奴诗仪谨此奉女皇雯苓陛下之名,宣布女皇陛下和奴徐翠欣,正式结为主奴妻妻。

」翠琳站起身褪去我的套头(然后又跪下),而我又亲手解下翠欣的绑嘴和蒙眼的长袜,褪去她的套头(取代「揭开婚纱」),再重新蒙好她的眼(她的双手仍被反绑)。

全身一丝不挂的翠琳和美莹跪在我的左右两边;翠琳伸手到我的裙底脱下我的小,然后翠琳和美莹一起掀起我的裙子捧着,在吊袜带之间的我那已经勃起的便映入众女奴的眼帘。

由于翠欣的双眼仍被蒙,跪在她身边的一丝不挂的美惟双手按着翠欣的头的两边,指示翠欣把嘴凑上我的。

首先,诗仪把自己身上的修女服和厚裤袜脱个净光,全身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她穿上一双刚才另一女奴跑步时穿的肉色长统(这条先是美莹穿的,后来换翠琳穿,现在她是第三个穿这双的女奴)。

翠欣跪下,口中被翠琳塞上那条沾满女皇圣尿并带有女皇的「幽香」的,并以尿湿的黑套她的头——这是为了宣示女皇我对小女奴的香躯的「主权」,和小女奴对女皇的无条件效忠奉献、从一而终。

美惟跪下,我蹲在她的背后,先用一条长统将10岁的小美惟的两只手腕绑在一起,然后用麻绳绕过她的皓背、玉臂和含苞待放的乳房上下边绑好。

然后,我拿了一条肉色裤袜和一条短白袜(刚才另一女奴穿三层袜跑步时穿的),还有一条长统(早上五奴在浴室里集体尿尿时穿的,仍沾着超过一女的尿液)塞进她的嘴里。

最后,我把她按扒在地上,取了一条长麻绳在她的背后把她的手脚绑在一起,余长绕过天花板底下的横梁,把她吊绑起来。

四个全身只穿着肉色长统的未成年美少女被绑着吊成一列,微微摇摆转动的画面,保证举世无双。

更特别的是,她们鼓起的腮帮子里头的小蛮舌,正「品尝」着三条具有几个不同女奴的尿味、脚味、体味混合的或袜子,还有脸上紧贴着的尿味十足的套头,试问世界有几个奴有如此的恋袜SM经验?

一如我昨晚下的御旨,被并塞嘴的她们必须全程假意挣扎并口发唔唔声——现在,这些动作和声音也算是「闹洞房」吧!

我推门出去,把被绑而跪着的翠欣,像一般的新郎抱新娘入洞房的方式,把她横抱入集中营,轻轻放在床褥上。

翠欣侧躺着,一对脚露出长裙外,比起其他四个女奴让我看到整条,另有一番神秘和,更教我忍不住想即刻掀开她的裙子,「视奸」她的整条白丝腿……

我扶起翠欣背向被吊着的四奴跪坐,像拆礼物似的解开她的双手的束缚,然后扶着她站起来,温柔的拉下她的无肩带低胸伴娘裙背后的拉链。

一具全身赤裸只穿着吊袜带和长统(和黑色套头)的14岁美丽美体的背影,映入咱们的眼帘。

哎呀!今早她和其她四奴集体尿尿时,我还看到她依比基尼线修过的耻毛;现在怎么成了白白净净的「白虎」了?想是她为了表示将她的冰清玉洁、守了14年的贞洁之躯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女皇我,而在刚才化妆之前特意把耻毛剃得「一毛不挂」,像个天真无邪的女童一般只露出一条神秘幽香的「缝」;上头好像还有她的小阴阜在之间「探头」——如同我的亲妹妹翠欣的「小妹妹」,正在娇羞的透过新娘头巾来即将成为她的「新主子」的。

我握着双眼仍被蒙的她的双手按向我那塞满的B罩杯「乳房」,而我也恣意的抚摸非礼她的正牌B罩杯。

这么对主奴妻妻,面对面站着(「裸脸」对着头套的脸、勃起的对着充盈的蜜穴),「妻」全身赤裸只戴着无肩带黑奶罩、黑长统手套、黑吊带和长统靴,「妻」则三点尽露只头套黑、白长统手套、白吊带。

我自也欲火焚身,不顾我的圣尿的「香」味,隔着套头亲吻她的脸、小鼻子和小樱唇,还伸出我的女皇淫舌,从她的鼻子往下舔经她的嘴、粉颈、香肩、玉腋(她因痕痒而吃吃笑),好好的吮吸她的上的两颗葡萄粒,再沿着乳沟往下舔到她的可爱的小肚脐。

我跪着举起她的两只小脚,按在我的脸上,任我恣意的嗅舔、吮吸每一个部位,包括超口爱又超淫秽的十根脚趾,被我一根根吮遍。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舔一双在夏天时「焗」在靴子里近一个小时的美脚,但觉在汗臭之中,竟隐隐有玉体的神秘幽香,似是春情勃发的小美女为色诱小去的小蜜穴而散发出来的体味。

现在,我的亲妹妹的赤裸香躯,正在向我这个「姐姐」兼女皇的小,散发挑逗它的淫猥兽性的香气。

我要继续我的前戏——用我的小蛮舌来爱抚她的香躯,吊她的胃口,让她一生一世都忘不了今天的洞房花烛「晨」。

她透过塞嘴的圣尿娇喘不已;如此极度淫贱的唔唔声,跟四个被塞嘴吊着的女奴的唔唔声又大不相同。

我终于舔上她的淫湿的粉红,吮吸着她的两片和阴阜,伸舌舔吃挑逗着她的「入口」和尿道口。

是时候了,我那贲张得有点痛的和翠欣那水汪汪的小如是告诉我……我握着自己的「玉体」上最重要的「淫武器」,涂了润滑剂,对准翠欣的小,缓缓插将迸去。

而我则感觉前路受到阻挡,应该就是所谓的膜吧?我的大脑叫我保持温柔,但我的不听话,迫不急待的想一亲我的亲妹妹的桃源仙洞深处的芳泽。

徐翠欣,当了14年的我的妹妹,5岁时曾被我偷看她尿尿,8岁时跟我玩,两个月前第一次被我、稚嫩的香躯任被我非礼,三周前第一次绑着给我,昨天正式奉我为恋袜女皇、被我收为恋袜女奴。

翠欣果然先狠狠的瞪着我,就像孩提时我作弄她的时候,她向我瞪眼的神情——可这次不是像以前拉拉她的小辫子、弄断她的洋娃娃的手臂那些小事,而是令她在疼痛中夺走她的贞操!可当我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歉意的时候,她忽然扑向我,紧紧的抱住我,亲吻我的肩膀、耳根、脸颊。

我想起她4岁的时候,不懂事的说过将来长大,要嫁给我的……我跟她缠绵而深情的舌吻了一会儿,扶着她一块儿站起来,对四奴宣布:「为了庆祝女皇第一次大婚,女皇宣布‘大赦’女奴一个小时。

我得挖空心思,设计四套独一无二的SM恋袜结婚和洞房仪式,好让她们每个人都留下不同的美丽回忆。

」翠欣见美莹和美惟姐妹俩欲言又止,问道:「你们呢?」美莹说:「我们……我不知道……我们只会待一个暑假,就要回家了。

」翠欣走到她俩身后,搭着她们赤裸的香肩说:「傻瓜!又不是真的结婚,只不过是用SM恋袜的方式,来让雯苓大姐给我们而已。

」翠欣说:「不急,你慢慢决定吧!」说着,翠欣竟趴在美惟的脚边,开始嗅舔、吮吸美惟被肉色裹着的三寸金莲——这双之前被诗仪穿过,有两个未成年美少女的脚臭和体香。

美惟也不示弱,举起美莹的一只丝脚(先前由诗仪、美惟穿过的,三个未成年少女的脚臭!)来嗅舔、吮吸。

在大家舔得不亦乐乎,把丝脚都舔湿了的当儿,诗仪忽然建议:「我们每个女孩子还有一只丝脚没被舔吃。

我一声令下,五女恢复「女奴」的身份,以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着的香躯,对我盈盈下跪,低头齐道:「奴婢叩见女皇。

」翠欣又发挥她的色诱口才,道:「恋袜奴婢翠欣,已经以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着一双的未成年少女香躯,毫无保留的奉献给女皇,任女皇那神圣而的,奸淫奴婢的可爱而神秘幽香的蜜穴,插破奴婢留了14年的膜,夺走奴婢的贞操,完成了姐妹。

奴婢的玉体全身上下,包括樱桃小嘴、酥软的、纯洁而淫贱的,还有爱穿的修长玉腿,都是女皇的。

」我说:「很好!不过你还没有真正彻底的奉献给我……你的三个,还差一个!」翠欣这才想起,她的后庭菊门仍保有「身」。

我下令众女奴把今早穿过的(包括刚从身上脱下来的肉色或白色)全部收好,并命令翠琳负责带回家去洗。

我们一皇五奴各别穿上新拆封的肉色连裤、肉色长统、白色半透明尼龙短袜,再穿回各自的靴子。

我决定与翠欣调换裙子和靴子穿(我穿上翠欣的伴娘裙和白色长统靴;翠欣穿上我刚才婚礼时穿的黑色迷你裙和黑靴),其余四女则穿回之前的吊带上衣和迷你裙。

有路人经过,对六个穿着,腿上穿着和靴子的未成年小美女行注目礼,却不知道那个穿长裙的小美眉的「底细」(裙底之细)。

一踏进客厅,我便下令翠琳、美莹和美惟立即把自己脱得赤裸裸一丝不挂,把刚脱下的和短白袜装进可密封的袋子里。

翠欣和诗仪则受命照原来穿着慢跑到超市去添购和袜子——这样她们的和袜子应该会更「有味」。

咱们开了莲蓬,三个年仅13、12及10岁的裸女奴便以纤纤玉手为我擦洗身体,而她们自己也顺便淋淋香躯,冲掉汗水。

太棒了!我的美眉小女奴居然肯这么屈辱的为女皇我洗阴部,而且还一点都不觉得屈辱,反而很与有荣焉。

大恩大德,此生难忘!」(哇噻!她也从翠欣那儿学来了女奴色诱口才)「求女皇恩准奴婢的天真无邪而又好色的小蛮舌,为女皇的小鸡鸡清理圣尿的残迹。

」我岂能不恩准?她便伸手握住我的小鸡鸡,好好舔了舔,又褪下包皮,好好舔了我的和尿道口,最后翻起包皮舔了内层。

这个12岁的小丫头居然自动自发为我服务得这么彻底,不知以后会不会连我刚排泄过的菊门也舔乾净呢?果真如此的话,她的樱桃小嘴将不止是我的圣尿壶,嘴里的小蛮舌还会是我的御用厕纸。

翠琳舔毕,又盈盈拜倒说:「奴婢感谢女皇恩准奴婢用天真无邪而又好色的小蛮舌,为女皇把刚刚御赐圣尿的小鸡鸡舔乾净。

」翠琳道:「奴婢叩谢圣恩!奴婢的樱桃小淫嘴和放荡小蛮舌必将鞠躬尽色,淫而后已,以报答女皇奴役奴婢的圣恩。

」我和翠欣、翠琳从小就爱看古装剧(遝曾经玩过不带的角色扮演),学来并模仿过的这些文绉绉的宫廷用语,居然别出心裁的用在这么的场合里。

我们四个美眉一同上楼,进入翠欣的闺房(她刚被我,其实已不是闺女了,不过我们仍把女皇和女奴们的卧室统称为闺房,听起来就是引人遐思)。

美莹和美惟一人拿着一只粉红色,穿上我的腿,再为我穿上美莹带来的一条粉红色迷你连身裙(后颈绑带、露背)。

我早已下旨(并写入《帝国宪法》),如果家中没大人(又称非帝国公民),「主奴机制」启动时,女奴们的家居服的「默认值」就是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肉色长统及以肉色套头(就算在她们没被而能自由活动时亦然),除非女皇另行指定服装,或命她们脱得一丝不挂。

翠欣和诗仪一同在客厅脱得赤裸裸一丝不挂,把三层袜收进袋子后,便先去淋浴,估计会在浴室里搞女同志互摸。

我一边吃,一边学着电影里女人在桌底下脱鞋挑逗同桌男人的桥段,用我的两只美脚在桌底下轮流摩蹬非礼着三女奴的。

不知奴婢可有荣兴,能恭请女皇圣驾,以穿着粉红色的修长莲步挪移,到厕所去观赏奴婢排尿?」哇塞!我小时候翠欣小便,还被妈妈绑起来打了一顿;长大了又得知女生小便是「侮辱女性贞节」的刑事罪。

现在居然有两个剥光猪只穿着一双和头套的未成年美眉,主动邀请我去「观赏」她们排尿!如果女生自动自发要我看,那我就不负有刑事罪吧?

没一会儿功夫,咱们六个女生(一个是「女生」,五个是「女生」)都头套,用莲步挪移(尤其我穿的是粉红色!),步步生莲花的走进厕所。

翠欣先将两只肉色脚蹲在坐式马桶上,使她的那个在两小时前才被我的任意蹂躏的桃源仙洞(一个从小就被妈妈谆谆告诫,不准让男生看到的神秘蜜穴)毫无保留暴露在大家的眼前。

」便蹲了下去,除下套头(这样我的小蛮舌可以毫无阻隔的舔她),伸出我的小蛮舌开始舔诗仪的——其实是舔她那仍是之身的、和肉阜,多过舔她那可爱的尿道口。

现在连我也想再尿一次,下旨道:「‘圣尿壶淫嘴’翠琳听命:现在女皇要御赐圣尿,你用你的淫嘴来承接。

五个女奴都参照昨晚的方式,手被反绑在背后,脚也被绑在一起,口塞,眼被及膝袜蒙着,头仍套着。

袋子里装着一撮卷曲的毛……咦?该不会是耻我吧?纸条上书:「女皇:这是奴婢在婚礼之前打扮时,剃光的耻毛,以便奴婢能以象征纯真无邪、冰清玉洁的‘白虎’之香躯,奉献给女皇。

祝女皇万色无疆!——下流的妻奴徐翠欣敬上」我何德何能?有这样一个冰雪聪明的妹妹,不止委身嫁给我,还对我作出如此彻底而又创意十足的奉献?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会在失身之前,剃下并保留‘最后一撮耻毛’,献给至爱作为订情信物的?

可把亲妹妹兼老婆兼女奴翠欣的软滑香躯揽进怀里,就「起床」了,一路朝上勃起直到被裤袜压得贴上我的耻毛部位。

我望向已经嫁给我为妻为奴的亲妹妹翠欣,心中有了主意……我取下翠欣的套头、蒙眼的袜子和塞嘴的小。

「女皇有何吩咐?」我说:「妹妹淫奴妻,用你那刁蛮任性的小香舌来舔你的女皇兼妻子的这根被包裹着的、蛋蛋,尤其是春情勃发的。

」手脚仍被的肉丝裸女翠欣便趴下来,开始隔着软滑的舔吃着我的和蛋蛋,尤其是的部分,她的小香舌以镙旋式的摆动来舔。

舔毕,翠欣又道:「奴婢感谢女皇把金枝玉叶的‘少女’香躯上的最神秘幽香、好色的小,暴露出来给最卑贱无耻的奴婢看,还让淫猥下流的奴婢以那刁蛮任性的小香舌来舔。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时,我却发现我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口中塞了我不熟悉的异物……好像是……红色口球,用黑胶带穿起来绑在我的后脑勺。

我躺在地上,这才发现五个女奴全在房里,跪成一列,依然是全身赤裸、三点尽露、只穿长统、手和脚被反绑、头套、口塞、双眼被蒙。

可他们是刚回家来,看到我们如此SM恋袜的模样吗?那我又是被谁塞嘴的?如果不是别人,而是爸妈要教训我如此好色无耻,他们怎么不喝令我起床,穿好衣服,解开所有女奴的束缚,也让她们穿好衣服?相反的,他们把她们集中起来,仍然剥光猪被绑着跪下,然后连我也绑起来,还用红口球塞我的嘴?

而爸爸似乎一再的斜眼偷看五个被绑的未成年小美眉,就像那些色眯眯的看着街上的美眉(并幻想把她们光)的血气方刚的小男生——只不过,爸爸看到的美眉本来就已经几乎全裸,三点尽露,其中还包括他自己的两个女儿和两个外甥女,另一个则是他看着长大的邻家小丫头。

五女虽然眼睛被蒙,但似乎感觉到爸爸色眯眯的眼神打在她们的青春玉体上,吓得唔唔叫,还想办法别过身,互相阻挡各自身上最神秘而淫猥的三点,不给爸爸看。

她穿着OL套装裙,窄裙短得只能遮住不到一半的大腿,腿上穿着超亮肉色连裤和黑色4寸高跟包鞋。

妈妈看得出我对她的身裁心猿意马,对我微微一笑,坐在房里的椅子上,翘起腿,让躺在地上的我偷看到了她的裙底春光——可惜只有两秒钟。

妈妈发现我在盯着她的,便脱下高跟鞋,露出令我疯狂的脚和脚趾——十个趾甲还涂了鲜红色的指甲油,在趾部全透明的包裹着的情况下,犹如戴着薄面纱的阿拉伯绝世美女。

我说:「妈,爸,我……」不知从何说起,因为发现妈妈反过来盯着我的,包括穿着裤袜的,包括窝在底下有点「不知所措」的小鸡鸡。

我深深的吸一气,把几年前咱们开始玩角色扮演,到最近的、发现恋袜紧缚天堂、五奴奉我为女皇、我开始穿女装并调教她们开始恋袜、大家互舔脚等,全都说了。

只不过,我略过了几件事——女奴为我、我为女奴、我们互看撒尿和喝尿、翠欣嫁给我并被我。

真的!」「哥哥很疼我们的!」妈问:「真的没有人?」五个被套着、双眼被蒙的头又拼命的摇着。

不过,阿林,我觉得你是不是少说了点什么?你可以用手非礼她们,又让她们绑着,那你自己呢?看着她们这么搞,你就算了吗?」我说:「我……也在她们的面前。

我回过头来告诉妈:「我今天早上跟二妹玩角色扮演……是一场婚礼……然后……然后……」翠欣介面:

」妈问:「怎么亲热?你们刚才光抱在一起,也是亲热啊!」我听出妈妈的言辞,在对亲生子女说话的情况下,其实是很露骨的。

」妈的神色和语气居然没变,说:「那你们就是已经了?你跟二妹都是第一次吗?」我轻轻说:「是。

」妈问翠欣:「第一次被插的感觉怎样?年纪这么小就被,你的顶得住吗?」翠欣和我一样惊讶,因为妈的问翠欣的语气,更像是翠欣第一次骑单车跌倒而受到一点皮外伤的样子——这哪像是一个母亲质问她的14岁女儿被男生占了便宜时的语气?更何况那是兄妹啊!

是不是穿着,被绑着手脚,头还套着,眼睛被蒙,嘴巴被塞,然后被你哥哥插破你的膜的?」连翠欣都听得出妈自己正春心大动,跟女儿说话也说到如此露骨。

爸说:「你长得那么像翠欣,美人胚子,当我的女儿也挺好啊!」我便说:「女儿雯苓在下,叩见爸爸、妈妈。

」妈说:「乖女儿!女孩子当然应该多穿、短裙、高跟鞋啦!还有,其实你们以后可以改口,不叫做爸爸。

」妈说:「好!不过呢,为了跟其他五个女奴一视同仁……」然后,妈妈居然当着大家的面站起身来,掀起裙子,脱下她的裤袜,套在我的头上。

裤袜上的两条「辫子」,则被她往下褶,塞进套头的部分,把原本她的玉脚穿着的部分塞到我的鼻孔前。

妈说:「怎么样?妈从昨天午餐之后就穿到现在的,是不是香汗淋漓呢?」哎呀!这正是妈妈的体香和汗臭,尤其是我的鼻子前面脚臭的部分,得不得了。

妈在和爸的交谈中,套出爸不只恋袜,还幻想穿女装扮奴,被真正的女生SM.妈主动建议在晚上关店后,在地下室玩女皇和变装奴的SM.爸果然就范,买了一大堆的女装(包括替妈买)和SM道具。

妈依爸的尺度奴役爸,且依照爸的要求,穿两层上班,然后在下班后与爸玩SM时,用她穿过的塞爸的嘴,套爸的头。

爸接受妈的建议,在她的店里买女性贺尔蒙吃,隆乳至A罩杯,可以不必塞东西就戴奶罩(虽然爸还是喜欢在SM时塞到C罩杯)。

在我出世后到一岁半之间,他们甚至在还不懂事的我面前玩过变装SM和,甚至把还是婴儿的我的小小身躯整个套进妈穿过的裤袜里,只露出头,说是冬天取暖,其实是恋袜。

俱乐部每周固定在装修过的店里的地下室集体活动,欢迎单身男女或异性、同报名,条件是所有男性必须穿女装,而不论男女都得穿或女装短袜。

」爸妈对我们三「姐妹」的教育态度,是不会刻意调教我们去恋袜、变装、SM.他们要我们在(表面)正常的家庭环境中生长。

可大概是家传基因,我们三姐妹自己摸出对SM、恋袜和变装的瘾,还影响了邻家的诗仪和两个小表妹加入。

妈说,直到婚后几年,SM俱乐部出现了第一对姐弟会员,也就是姐姐想调教弟弟成为变装奴,两人还在俱乐部其他会员面前亲热。

那晚,爸妈分别全裸只穿着粉红色或白色在胡天胡帝,妈忽然喊道:「爸!干我!操我!你这下流的女儿!」爸也不干示弱的回嘴:「姐!我!我这个好色无耻的妹妹!有的妹妹!偷穿姐姐的妹妹!」原来,妈在14岁的时候(跟现在的翠欣同龄)就跟外公乾柴烈火,把贞操给了外公。

后来外婆知道了,居然邀她一起跟外公玩3P.当时舅舅(现在是美莹和美惟的爸爸)在外地念大学,妈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被外公外婆一起「夹三明治」同床了几年。

而爸是在12岁时偷穿我的两个姑姑(爸的大姐、二姐,当时分别是18和16岁)的,被发现了,曾被只穿,反绑双手,让两个美艳的姑姑轮流打,然后得嗅舔姑姑的美脚。

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以后爸就可以一整天穿女装,而不需要回到家就换男装来‘骗’你们。

」我问:「蜜穴妈妈,您是不是要我们六个小美眉拜您和妈妈为女皇?」蜜穴妈妈说:「我刚才已经跟你的妈妈商量过了。

这时,蜜穴妈妈忽然提高声调:「恋袜美眉雯苓、翠欣、翠琳、诗仪、美莹、美惟听令!」我和翠欣反应最快,几乎齐声说:「奴婢在!」其他四女也跟了。

」我模仿翠欣,道:「恋袜公主雯苓,以婢的身份,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着一双肉色长统,还露出修剪成比基尼线的耻毛,和天真可爱而又无耻下流的,双手被反绑,双眼被蒙,头套女皇穿了一天的裤袜,叩谢蜜穴女皇的恩典。

」说这话时,我幻想被蜜穴妈妈了之后我,也就是蜜穴妈妈用她的蜜穴来「强套」我的;可我又有点担心妈妈会来我的后庭蜜穴。

蜜穴妈妈道:「啰嗦!古装片看太多了!不过挺有创意的!女皇喜欢!恋袜公主你应该多写点恋袜变装SM小说。

好!翠欣听令!」翠欣道:「奴婢在!」蜜穴妈妈道:「你既然已经嫁给公主,本该叫蜜穴驸马,但驸马听起来太男性化。

」翠欣道:「恋袜SM妃奴翠欣,以婢的身份,全身赤裸裸三点尽露只穿肉色连裤,的耻毛又已剃光光而露出天真可爱而又无耻下流的女生的缝,双手被反绑,头套,双眼被蒙,叫谢蜜穴女皇的恩典。

奴婢的冰清玉洁的少女香躯,从此任由女皇和皇后处置……不过,启禀女皇,翠琳、诗仪、美莹、美惟,以后也想嫁给公主。

我虽然从女皇降级到公主,但以后可以在家里为所欲为,还有两位妈妈的情趣店提供所需的恋袜、变装和SM资源,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

首先是《帝国安全及状态》那一章——以后家中将有「蜜穴女皇状态」、「公主状态」、「非正常状态」。

「蜜穴女皇状态」是在蜜穴妈妈想跟我们六个女孩子(以后可能会召收更多女奴)玩恋袜SM时,以「蜜穴女皇的奶头硬了」为口令,使全家晋入这个状态。

这时候,我对女奴自称为「公主」,对两位妈妈自称为「女儿」;女奴们仍自称及互称「奴婢」,称我为「公主」。

例外的是,如果在「公主状态」中,蜜穴妈妈发出「蜜穴女皇的圣乳头硬了」的口令,则状态自动转换为「蜜穴女皇状态」;当蜜穴妈妈宣布「蜜穴女皇喷出圣」时,便自动转换为「公主状态」。

在「公主状态」中,不轮有没有被,五位女奴的「默认家居服」为全身光,三点尽露,只穿长统,并以长统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