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粗大肉捧真爽 硕大埋进甬道不停律动

在开始说我婆让我无奈,甚至有点气愤的事情之前,先说一些我老婆跟我描述的场面,让我觉得很刺激,来分享一下…

外国男往往有一些习惯,就是喜欢挑逗我婆,然后爱给不给的,想看婆骚忍难耐,本性,原形毕露的样子。

就在婆每每被挑逗的很想要之时,外国男人总是喜欢要插不插的,直到婆娇声哀求对方肏她时,外国男才肯插入。

婆说有时遇到似乎有在健身的,不但又粗又长,而且还超硬,外国男插入时通常很故意的暴力一棒快速直插到底,不会慢慢进入。

婆被外国男这样一贯而入时,往往就会大声娇叫出来,外国男好像都喜欢听婆这样哀叫,开始肏婆时,接连几次都会全根拔出,然后再次快速一棒到底,直到婆习惯点,娇叫声变成喘息哼哼声时,才改变为正常的活塞运动。

婆说外国男前几下的暴力,感觉下身要被贯穿了,强劲的冲击,让她四肢一整个僵硬起来,瞬间被灌满的充实,头脑爽到都晕晕了,无法思考,只想要更多,填满,与被更深入的撞击。

好在婆打从一开始就很想要洋屌肏,外国男随便玩弄几下,已经湿糊糊的,才能受的了外国男此般暴力插入的摧残。

外国男除了喜欢这样硬肏婆的,搓捏拉扯婆的乳头之外,还会喜欢打她,煽她乳房,每次都被打到与都红通通的,刚开始很不习惯,后来居然渐渐会觉得挺刺激的,被随意玩弄的下贱感觉,让婆变得更性奋(看来外国男对妓女是不会怜香惜玉的,认为妓女就是要拿来玩的,不过婆被这样玩,好像不太排斥的样子,真是奇怪)。

当婆直接坐下,引导外国男插入后,这种姿势可让外国男不论多长的,都可全根没入婆的内。

婆说就算她觉得已经被顶得很紧,但还是会尽力忍耐,用身体的重量坐下去,让外国男长长的全部压入自己的体内,就算感觉快被贯穿了,还是想让外国男整根,都能享受到被她温湿柔软的所包覆,尽量提供给外国男更爽更刺激与的性服务。

(我听了嘴巴没说甚么,但心中却是惊讶,什么?不是只是「扮演妓女」而已吗?又不拿钱,要更多外国男干嘛?)

很多时候,婆会同时服务不只一位客人(这是因为「外国男A」刻意为婆一次拉好几位嫖客以收取更多嫖资,婆知道也不在意,倒是乐的为他们服务)。

当婆用骑乘位服务下面的外国男时,除了尽量让外国男的直插到最深处,让大撞击子宫颈,带来强烈刺激之外,婆还会一边忍受着下面被大的快感,另一边嘴巴用心地吸允另一位外国男的,不时深喉咙服务一下,让外国男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声音,而左右手紧握着剩下两位外国男的,替他们打,还不忘同时用力挺出,让外国男们可以尽情把玩乳房,搓捏拉扯乳头。

通常在这样夹攻下,婆会异常性奋,霎时开始颤抖了起来,被身下的大干得快要,加上被把玩的刺激,婆开始喔喔咿咿的大叫起来,可是嘴巴的正深入喉头中,变成闷沉的呜呜嗯嗯声,从鼻腔呼出来,身下的外国男见状,往往会笑道:「这妓女快被我干到了」。

其他一旁的外国男也会在一旁讪笑答腔,说些甚么类似亚洲就是爱洋屌干穴,或是很少见到这么骚这么下贱的亚洲妓女等等汙辱我老婆的话语,婆跟我说,她当下听了不但不会生气,居然还会更性奋,想要更卖力服务这些外国男。

身下的外国男嘲笑完婆之后,通常会连续用力大幅度干了婆好几下,婆的子宫颈被撞的酥麻了起来,加上这样刺激,婆不由自主全身大幅度的痉挛,不管口中还塞着,张嘴用中文大叫了出来:「喔喔啊啊……好爽……爽……死了………快射给我…射给我……」。

有些外国男看见婆这样性奋的样貌,会在在这时忍不住真的射出来,婆说在时被,的抽蓄好像真的会把都吸进子宫,超级刺激超级爽,被同时的,也持续得更久,视线变模糊,脑袋也超晕,婆特爱这样被。

婆说只可惜外国男未必肯在她时,所以只好尽量把外国男夹射,好几根中,总有一两根会在她时射进她体内,让她享受到无比的。

婆另外倒是说有时嘴巴中的,可能是看了她时的模样,忍不住也射出来的话,总是呛着了大声淫叫中的她,很想咳嗽,但又舍不得吐出嘴中的,只好先用力吞下,吞完再咳嗽。

婆总是害羞回答道:「为了让你们尽情干随便玩,我特地装避孕环,好让你们不必戴套,玩爽了就直接射进去就好」。

听到这样的客人,婆也不会排斥,娇声回答:「射到我嘴巴我也喜欢,我会吞得乾乾净净,你想射哪就射哪…」(靠!我的你就都不肯吞下去!)

婆只要不会被弄太痛,往往都会给外国男们随便玩,尽情让他们发泄性欲,同时婆也会用心提供性服务,让外国男能够玩得尽兴,肏的痛快,尽量用填满婆飢渴的子宫。

我曾问婆说:「这样……好像什么工具似的?你不会生气吗?」我不敢说太明白,怕婆生气,但婆听得懂我在说甚么,回答说:「哈,我乐意当外国男的泄欲工具,我只在意更性奋的,还有更多的外国男人的填满我…」,我听了当下硬到不行,很想要干婆,但是她阻止了我,只肯用嘴巴帮我吹出来吐到一旁。

外国男A说道:「其实当初并不是真的有认识性能力很强的朋友,也并不是想让你体验更强烈的性,而是看你这样的骚货,想调教调教你,用」妓女调教「的方式,训练你跟任何陌生外国男,一见面就接受他们的,不会拒绝甚至主动要求对方,这样才能让更多外国男人的,注入你的子宫。

我曾问过婆为啥不拒绝?婆说她觉得没差呀,外国男都把她肏的好爽好爽,子宫被灌满那些外国男的,好刺激好满足…

妓女调教让婆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有机会先聊天看看对方长相,不帅不喜欢就不跟对方,而是无法挑选客人,即使不喜欢对方,也要跟对方肏屄,不能拒绝。

事到如今,婆听了居然没有生气,只有娇嗔回答道:「你真的好坏喔,居然真心要我当妓女,不过你觉得我表现如何?我都让客人肏得很满意,还把我灌满满的,我甚至期待他们射更多呢!」

婆想了一会儿后,接着抱怨道:「难怪你找的男人都越来越丑又胖,快把我压死了,有的性能力也不怎样,害我不能满足,要叫他们用假把我插弄到,原来是你真的没挑!」(假是婆去接客时自己带的)

看来婆真的被外国男A调教成不太在乎的对象,能够接受任何外国男,婆以前非要是高帅壮的外国男,否则别提了,根本连聊天都不想,真不知外国男A是怎么跟婆说的,居然能调教婆接受任何外国男,还当妓女为他赚钱,婆知情还不生气,甚至不在乎对方长相,性能力好坏,只要是外国男A找的洋屌,不会拒绝肏屄甚至给对方。

也难怪前一阵子婆跟我说好多客人都是来自印度、印尼的,那一阵子婆身体总是有股不一样的味道,(我当时有点纳闷,不是挑过,应该都是白人呀?)后来甚至婆有点抱怨,最近不少客人不少是软洋屌、不然就是三分钟洋男,射进去后,就不理她了。

婆以前一个月只接客两次,平常休息保养,连我也不可以肏她,避免屄太松,这一阵子婆却每周都接客,原来是这缘故。

现在我听到此,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外国男A根本没在挑的,单纯调教婆能接受让任何外国男肏屄,利用婆的身体替他更多的赚钱,婆单纯被肏没拿钱,某种程度我听了是觉得更刺激,婆不为金钱而张开大腿人任由陌生外国男上,充分体现婆的与下贱的本性,这点我以前都没发现,但是外国男A却开发出来了…

外国男A接着说:把你的避孕环拆掉,让客人把你肏到怀孕,这样才不会浪费客人们的!这样时也会更爽喔!

外国男A继续给婆,接着说:让你怀上陌生洋男野种,也是一种调教,而且这样才是你把全身都奉献给外国男人最好的证明,被肏屄时会更爽喔!你考虑一下吧!

婆跟我说:「一想到屄被外国男肏到变黑变松,常被充满不同骚味,这样还不够,还要给不认识的洋男肏到怀孕,真正的完全奉献肉体给陌生外国男,好下贱的感觉,光想就好性奋,下面一整个湿了,变得黏黏糊糊的。

不过后来我跟婆时,婆居然开始要求我戴上保险套,不准我接射进去(似乎是外国男A要求婆跟老公时一定要戴套才给肏,老婆还真听外国男A的话)

婆说:「这样避孕环失效怀孕时,那就一定是怀上不认识的外国男野种,每次被外国男干的时候,都想到会不会怀上这陌生男人的种?一这样想,就好容易。

刚开始听到婆一定要我戴套不然不给我干时,有点生气,但听到婆这样说时,我居然有点性奋,我期待的骚老婆,不就是这样的人尽可夫吗?但是每次完之后,却又觉得挺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