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市躲雨时我将她灌醉后疯狂 唔唔好热好难受快上我

常常,王狩月拥着少女那柔软的身子,下半身还停留在对方体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导航图标缓慢移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少女无法察觉的地方,她的FCR单元沐浴在大量的,带有特殊属性的Y染色体下,逐渐开始了变化。

静默下旅途总是过得很快,两人用了大概9天的时间抵达了「砂岩」机动堡垒群的西北方哨站,缇露在得知战役胜利的消息后,当即取消静默状态,在战友面前「押」着王狩月登上了某艘运兵船并且飞快抵达了她所属势力的首都,名为【源泉】的半封闭型钢铁都市。

下了地效飞行器,跟随前方的另一个机娘慢慢走在源泉的街道上面,一股沉闷很快替代了原本稍稍涌起的好奇心。

王狩月被缓缓拉扯着路过各种充满科幻气息的建筑群,路过身体畸形,肤色斑白,面容部分相当变异的男人们后,终于来到一座类似于军营的地方。

间或有飞行器进进出出,相比死气沉沉的男性居住区,这个地方好歹有一些文明的味道,而非那种辐射一般的末世风格。

王狩月抬起头,正前方入目处是办公室装饰风格的房间,在平整光滑的金属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位短发女性。

对方大概目测有二十多岁,紫红色头发整齐地被饰物别成两簇,瓜子脸,肌肤也是如若二次元一般呈不正常的白皙之色。

快到少年眼中出现了残影,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就被这个女子一把抓起来,某种未知材质的冷兵器前端已经架在了脖子上面。

根据日志记录,她在同天被对方一个标准重型空优小队追逐至寂静坟场,并被……疑似【自然人】的男性搭救。

五个多世纪后醒来,没有看见踏入星空的人类社会,反而莫名其妙地被啪啪啪到失去知觉后,一路风餐露宿地跑到某个超巨型要塞,好不容易和之前的机娘啪出了感觉,现在居然又马不停蹄地被转移到疑似的地方,最后居然被人说基因有问题!?

女军官见状,双手抱着王狩月的腋下,在他不明所以的眼中将少年高举,让疲软的肉虫正对着自己的面部。

舔了舔舌头,血盆大口罩住了那萎缩的生殖器,温暖潮湿的触感从少年下身传来,在女军官的舔弄下慢慢充血,开始雄起。

于是女子满意地点头,待怒张之际放下少年,半蹲着马步一跨,强健有力的下半身就这样张开,暴露出蠕动着的深褐色,好似捕猎一般。

少年别过头,快感一波波地涌动冲击着他的神经,可是脸上却混杂着单纯的快乐和不自愿的别扭神色。

自2017年米诺夫斯基粒子以及米诺夫斯基核物理学奠定了人类能量供应的基础后,大量成果相继被开发出来。

近乎无限制的能源供给让科技迅猛发展,石油体系的破产导致了业界洗牌的同时,人类正式告别内燃机时代,进入了高度电气化的社会。

他中二发作一般搞了乱七八糟的种田游戏后,因为感觉好麻烦所以进入冷冻室,在那之前他复制了自己,并且在王狩月二号的大脑中保留了大部分关于黑科技的知识。

2088年,人类社会的主导权被注入体(InsertedBody)所掌握,随着逻辑能力,信息处理能力的差异化日益严重,自然人社会地位一落千丈,同年结束的「蓝色战争」以自然人失败而告终,正式开启了【姬】所主导的时代。

于2037年被王狩月博士所公开,一类有着多种性状可以表达的碳基生物处理器,一定数量的该族群便可以媲美当年最先进的光子处理器的运算能力,并且具有可以应用的配套的量子态计算公式。

「类似这玩意的概念倒是不少见,比如梦幻之星啊Baldr系列啊ACW之类的不都是……不应该啊?」

在2039年被证实了FCR可以在米诺夫斯基粒子散布的环境中实现拟似聚合反应与量子化等功能后,人类开始了巨大的科技进步。

2041年,通过第一个注入体试管婴儿身上所取得的成功,FCR开始普及,人类寿命被大幅增加,同时身体机能在FCR的控制下呈现爆炸性增长。

2042年,第一个注入体伊芙周岁,她所表现的智能和行动力已经超过了自然成长的同龄儿童,接近小学程度。

同年,研究报告表明,随着FCR族群在内浓度的上升,它们和Y染色体产生了奇妙——乃至危险的反应。

FCR通过分解与融合Y染色体的某些片断来进行性状的固定化表达,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其逻辑公式……这一特点被发现后,在学术界引起巨大震动。

由于在信息能力和战斗力方面的优势,还有关键性的代码释放(2082年)事件,注入体逐渐取得优势并且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还真是染色体功能劣势,Y染色体减少……人类不绝种才怪啊!没有男子汉你玩个蛋啊!……往下」

台面上那个同实际年龄相比显得过于年轻,身着灰黑色西服的男子面容淡然,仿佛这巨大而嘈杂的会场只不过是平常散步的公园。

那一瞬间,熙熙攘攘的人群渐行渐远,未知的分隔线将火热的人群同我剥离开来,我被困于名为恐惧和未知的孤岛之中,想要说话,却发现无法张嘴,想要倾听,却发现寂静无声。

以中东地区,原也门共和国为主要部分,在2014年成立的自由伊斯兰联邦所发起的区域冲突,慢慢演变为促进了当下产业进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中华帝国、美利坚合众国、欧盟、俄罗斯,还有大部分其他北约成员国都被卷入到这场长达三年的战争中。

最终结果是在中东,自由伊斯兰联邦成功成为了世界上的第四大极点,伊斯兰改良教义被发扬光大,原教主义派系受到严重压制。

亚洲,中华帝国完成了对于周边,尤其是东南亚地区的吞并和压制,并且随着超巨型电磁炮战列舰——镜湖号的投入,于夏威夷会战一役将美利坚合众国的太平洋实力严重弱化,并导致了日本正式划归到美国势力范围。

而欧洲,北欧三国脱离欧盟自成一体,俄罗斯将白俄和乌克兰纳入掌控,以德、法、英为主的欧盟则屯重兵与北极熊对峙。

不提附着在第三次产业下面,期间得以大力发展的种种技术,单就影响力而言,其中对于整个人类,最为重要的,便是在战争末期,由中华帝国主导完成的触媒型低温核聚变反应堆,以及战后第七年年,由华人科学家王狩月博士所发明的活性碳基微处理模型。

在2017年初,有着斯拉夫、中东、以及汉族血统,作为交流访问学者的俄籍核物理科学家,E·R·米诺夫斯基,于中华帝国东北部,哈尔滨国立科学院的一个高能粒子实验中,发现了一种基本粒子变种,那就是后来被世人所知的米诺夫斯基粒子。

对这种粒子进行受磁性压缩,可以产生立方超结晶体,并在注入足够的氦3和氘之后,能够轻易突破库伦壁障,形成一种拟似原子,完成聚变反应。

由于不需要超高压与超高温环境,该反应完全可以使用当时的材料来进行,并且只要有一定蛛丝马迹,这种粒子可以通过反复实验轻易获得。

自然而然,石化燃料产业暴跌的背后,大量电气工具被开发和使用,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进入了电气化的时代。

而第二项,活性碳基处理系统,简称为FCRS,则是结合了信息时代的计算机产业,以及多种分支科学的最尖端技术的发明创造,所产生的一种可以完美同碳基生命协调的生物嵌入式处理系统。

通过人工生物培养基一次成型后筛选而获得合格产品,可以很好地融入到生物身体中,并且自动协调和完善所有生理活动,包括癌症的治愈。

另外,通过特定量子波信号的输入,可以让该系统进一步开发受体功能,比如增强逻辑计算能力,提升免疫系统运作效率,开发体质等。

而刚刚的发布会,便是第一台完全增强型纳米外骨骼协调处理系统(OFS),首个可以配合FCRS于产生作用装置的专场。

在他身后,则是他的得意作品,第一个完全由个人干细胞所诞生的、属于他的孩子,以及完美嵌入了纳米处理系统的人类。

精致而纤美的脸部线条勾勒出完全不似人间,仿佛存在于想象中的绝美面容,配合着毫无挑剔的极致曲线,让这位美丽少女,同这个世界的人类,产生了巨大的不协调感。

带有合众国一贯风格,浑身简洁明快,装备32MM电磁加特林机枪的四足坦克正以过百的时速跳跃在各类混凝土废墟中,它慌不择路地奔逃着,同时3座双联装270度可动炮塔正往身后倾斜出海量的,高达17倍音速的强磁金属/陶瓷复合弹头。

一道细线模样的痕迹贯穿了复合反射式装甲,做着眼花缭乱战术机动的四足坦克,仿佛断线的木偶般出现了短暂的视觉停滞。

这些画面被800多米远的一个镜头所捕捉,然后飞快地传递到处理器中,随即又输出在遍布世界各地的全方位投影器里面。

某一座城市,抛开那些烟熏火燎的简直废墟,在一处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城市的地方,聚集在画面前方的人群骚动片刻,又很快沉寂了。

他们眼中那最后一丝希望也随着画面中,两个被打晕丢出,身着蓝白相间驾驶服的联合军人而慢慢暗淡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当我们沉浸开发月球的巨大胜利,为上面那巨量的聚变燃料,各种稀有资源而狂喜不已之际,实际上,征兆已经开始了。

「……和FCR(活性碳基处理器)的契合度似乎取决于基因,并且以女性居多,这些病毒尺度的碳基演算单元非常挑食,各国的针对性计划也随之展开……」

「随着工艺的改进还有从月球运过来的大量氦3,米诺夫斯基聚变反应堆民用化的程度慢慢开始增加……那时的我们肆意挥洒无穷无尽的能量额度,植入FCR的人们在光量子计算系统的配合中让发明创造变得廉价……」

「一切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不满足于人类自身的脆弱和局限性,各国开始深入挖掘FCR对的开发技术……」

「……很多特性被记录下来,比如在米诺夫斯基粒子散布下,FCR呈现规则性活跃周期,甚至部分通过的器官开始自主发生微观层级的拟似聚变反应!」

「前面提到过,女性的适应度要远高于男性……对于Y染色体,这些小东西具有非常强烈的贪食特征,一旦植入浓度高于定点,当血液流经生殖部位时,维持其基本物质循环的代谢便会断开……」

「那是七年前,OFS(完全增强型纳米外骨骼协调处理系统)随着FCR人口比重增加而普及超过八成的时候……」

说话的人有点不耐烦,任谁被半夜三更叫起来都不会有好脾气,更何况作为王狩月的女儿之一,老三一向同她的大姐不怎么对付。

只穿了睡衣,露出光洁臂膀的粟发少女长着一看就让人感觉的面容,而无论是平平的前面还是平平的后面都让人能够直观地想象出「洗衣板」「飞机场」的逼真画面。

他们深入地底的某个研究所产生了巨大热量,将附近超过二十公里的范围化作炼狱,一起完蛋的还有地表上方的指挥系统中枢……」

「一共十二个袭击地点,负责人不明,具体手法不明,精密策划后的爆炸迟滞扰乱了世界上主要军备持有国的指挥系统。

「……现在想来,祂应该早在我们探索月球之时就已觉醒,然而我们的贪婪和自大蒙蔽了应有的警惕心,对于未知的新技术只保持了片面的应对态度。

「……我还有希望,虽然我们失去了月球,连自古以来赖以生存之地也拱手让人,但是我们,现在,哪怕舍弃了人类的尊严和地位,我们依然活着,活在这个世界——。

他站起身,长袍随着干瘦的躯干滑落垂下,即使营养供应充足,医疗保健措施完善充分,可是这幅躯体依然慢慢开始不断枯竭。

他扫视着周围,大部分建筑都散发着一种死气沉沉的味道,发暗的油漆被胡乱泼洒在钢铁墙壁上,自律工蜂无声地四处游荡着。

这些人有着干蔫扭曲的四肢,颓废而憔悴的丑陋面孔,并且严重畸变的容貌与外观,以及相对萎缩的肢体而言显得略微肥大的假胸,和狭小的下半身。

这些家伙们披着散乱且易于拉扯的衣衫,三三两两地颓废着、游荡着,毫无目的,双眼中不见一丝希望。

王狩月回想起刚刚在PDA中获得的情报,这些人,他们除了被「榨汁」——也就是生产Y染色体,便再别无他用。

虽然当今皇帝陛下提供了所有可供消遣的方式,但是依然无法让这些从出身就并不自然的群体有所改变。

如果以前他肯定会吐槽「卧去,你们这些M难道除了啪啪啪就不能有别的追求?」,但是此刻他却没有这种心情。

自然孕育的身体线条柔顺,微微隆起的肌肉给他提供充裕的能量,交错前行的脚步结实地踏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同环境格格不入的闷响。

代表着15岁躯体健康运转的汗水滴落在地面,绯红的脸颊,健康的肌肤,有力的躯干,同一路上畸形扭曲的生物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些混杂在一起所产生的,属于曾今文明世界所独有的气息,让监视战姬不住颤抖着,双眼燃起欲(喵)望,本能地开始大量分泌激素,并且不觉暗暗吞下口水。

FCR,碳基活性纳米处理器,在短短诞生的几十年内,生物学界便慢慢发现了这个系统对于Y染色体的怪异反应。

FCR系统的活力与数据处理速率虽然理论上只取决于其参与运算族群的大小和能量供给水准,但是Y染色体会影响其活性,这个特性慢慢随着FCR的应用开发被发现,并且被当时的人们明确认知到。

然后某一天,原本兢兢业业在量子网络下受自律程序控制的小可爱们,突然间朝它们的创造者与服务者露出了獠牙。

通过占领神经中枢与支配激素调节等手段,反应速度较慢、数据处理能力不足的注入体们成为了这些小家伙的控线木偶。

虽然那些注入体,她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修饰基因妄图保持其多样性和良性表征,然而也只能让男人这一群体维持着最低的存在感罢了。

他们的基因链在复制中逐渐开始扭曲破裂,稳固与有效片段大量遗失,甚至在部分群体中还出现了不可切除的畸变遗传。

这些扭曲的生物们共同拥有着仅仅九百多个母体,而那,便是混沌战争后期,自然人男性中,男人的全部数量。

更为可悲的是,为了让FCR始终处在可控水准,姬这一族群,必须定量获得新鲜的Y染色体,同FCR发生反应,产生庞大能量的同时提高对其自身的控制力。

自从他刚才提出了会见对方头领的要求过后,王狩月发现自己便被领到了位于城市西边,那个从视觉上显得异常高大的建筑群里面。

草腥味从小雨过后的花园深处散发开来,清新的装修与浅色调的家具让这个房间尽可能地消除着访客的不安感。

闷哼一声,身体内部的医疗用纳米单元随即全灭,王狩月缓缓瘫软在宽松柔软的沙发上,只剩下双眼咕噜转个不停。

单薄的外衣被粒子化后,随着信息编码的抽取而消散在空气中,洁白耀眼的肉身就这样显露于少年眼前。

【喂喂这到底是什么剧本,展开太奇怪了好不好?光是起始台词十分奇怪我接受不能啊教练……斯——呃……】

【斯……副脑对身体的介入优先权居然会被压制住……哦~……外星人什么的能不能别这样不靠谱啊!另一个我倒底是发展了何等威武的黑科技。

【——同漂亮女孩子啪啪啪什么的,关键她一边叫爸爸啊!咿——哦——我不是啊啊啊!!!这里有个鬼畜父控啊!!!!】

收缩中的牝户表现出不同于那稚嫩外观的老练技巧,轻拢慢捻抹复挑,如同经验老道的百战之士一般,开始了绝命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