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妇女性饥渴到疯狂 我被美艳熟妇强硬推到床上m

健康的运动在纽约几乎已经被人们当成一种宗教信仰,高级的健身房已经取代酒吧成为一些优秀成年的年轻人的聚集地。

在这里你也可看到社会等级提升的好现象,不时会有一些年收入三万五千美金的职员,为了维持在这里的会员身分而请你喝杯饮料。

我们在曼哈顿用我们三十多岁(莎曼珊已经四十了)的黄金岁月找寻正确的先生,跟他们约会、,然后再将那些年轻有为的青年或者老男人给抛弃掉。

难道是他们未达我们的标准吗?或是我们对自己感到气馁了呢?但当我们想到跟他们在一起之后到底要做什麽事?难道是彼此一天到晚一直吗?

最后我们关掉机器并且下车,各自站在我们所拥有的车旁,深深呼吸但不喘气,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很优秀。

我是凯丽,现在担任报社专栏编辑及作家,负责每天的专栏──城市中的,这是一个纽约最时髦最受大众喜爱的专栏。

尽管她被大部分的人讽刺为一个受男人讨厌的男人婆,但仍然有少数认识她的人被她坦白的态度以及幽默的举止所着迷。

我的另一位朋友夏萝她在艺术界占有一崇高的地位,她认为她是一个好女孩,她绝不在约会的第一天就跟男人有的行为,同时她也不帮男人吹箫或是被男人。

「凯丽你看一下!」米兰达拿着白色毛巾擦拭着由她那带有雀斑的肩膀所流下来的汗水,「那边那个男人。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个皮肤棕褐色体型健壮的男人,他穿着一件白色水手领汗衫?恤,宽松的长裤及头巾。

一些是曾经被我们拒绝过的,一些是还有一些模糊印象的,但这里的每一张脸孔,到目前为止都至少可被我们当中的一个人所认得。

「快跑!」莎曼珊突然叫喊着,而且头也不回的往外跑,不管我们其他三人是否有跟着她跑,她一直线的冲向健身房巨大的两扇门。

另外一点我们所知道的是那些具有男子气概的巨大手掌,正抓住我们的手腕及肩膀,在他们紧紧抓住下我们仅可做些微的挣扎。

现在之前那健壮肌肉的人墙像窗帘一样拉开,一个穿着乾净衣服看起来精力充沛长得英俊的男人站了出来,那不是别人正是比格先生,我之前的恋人,一个吝啬的伴侣同时也是纽约的富豪。

当然,我需要花费一点时间找寻这些分散各地的家伙,把他们聚集起来,然后开会计划,但现在我已经逐渐实现我的计划,几乎每一个人都想参与我的计划。

所以我井然有序的脱去我身上的衣物,首先我先去除在我运动服上的汗水,踢掉我脚上的鞋子,脱掉我的运动袜,摇动着身子脱掉我的蓝色运动棉裤使它掉落在地上,我解开系在我的灰色背心装上的皮带,摇动着肩膀将背心从头顶脱掉,现在我身上脱得只剩下一件运动及黑色皮质。

我是一位个子瘦小的女孩,有些人甚至会认为我像皮包骨,但是我的身材一切都符合比例,所以我一点都不在乎。

喔!在我的下巴及嘴唇中间有一颗小痣,在我小时后它让我认为我看起来像一位女巫,但大部分的男人认为它看起来很可爱。

米兰达带着不愉快的表情脱掉她的衣服,事实上她认为她周围的视线已经妨碍到她服的动作,每当她脱去一样东西就有一股受到男女性别歧视的感觉。

夏萝开始迟疑的脱去她的衣服,但突然受到一阵惊吓,一阵突如其来的外力将她推倒在地上,此时她心中产生一股怒气。

一个魁武的男人将她压在地板,另一个则脱掉她的鞋子及袜子,她的红色蚕丝被连着她的运动裤脱下挂在她的小腿上,然后两只魁梧的手掌抓住她衣服的领口向外拉扯,她的名牌运动衫立即被撕成碎片。

她半透明黑色的钮扣被拉到正前方来,接着整件被从圆滑的肩膀上扯下,就好像受到猛兽攻击一样。

朦胧中你可看到她乳白色的乳房看起来比她想像的还要大,它们拥有葫芦状的外型,上面戴着肥大的乳头,那个突起看起来像冰淇淋锥形筒上的冰淇淋一样。

我们被驱赶离开运动房,身旁都被两个露齿而笑的守卫押送着,其实只要一个肌肉男就可以我们,用到两个来押送就好像有什麽的事情正在进行着。

我们身上都流满着汗水而且需要清洗,于是我们每一个人各自挑选了一根濂蓬头,调整适当的水温开始将水喷洒在身体疼痛的地方。

我试探性的伸出手拿着肥皂在她手臂的肌肉上来回滑动着,温和的拨去聚集在她湿润光滑皮肤上的水滴。

之前的那一只手仍然继续拿着肥皂在我的背部上下滑动着,而第二只手在这时涂上一些肥皂泡沫在我的肩膀上及后颈上摩擦着。

现在我的肥皂涂抹到莎曼珊带点弧度的乳房,当我将肥皂涂抹在她的左乳房时,我轻轻的摩擦着它并且将她的乳房往右边挤压过去。

同时我感觉到夏萝已经将肥皂涂抹在我的上,我的突然一阵紧缩接着放松,感觉到有一股不可压抑的喜悦。

接着我往下看了一下,米兰达的手正在莎曼珊腰部四周摩擦着,她抚摸着莎曼珊的腹部,拿着肥皂在莎曼珊的肚脐上顺时针的画圈圈。

接着突然有一块沾满肥皂泡沫的方块在我的两腿之间,方块坚硬的表面正摩擦着我的阴部,将我带入无比的之中。

接着我将她拉靠近我,用我的肥皂擦拭着她紧绷的,此时我们的乳房彼此接触挤压而变得平坦,就好像两颗枕头碰触在一起一样。

也许是因为害怕,也许是因为内心的绝望,不久夏萝和我开使用肥皂彼此互相疯狂的涂抹,彼此开始互相热情的口对口接吻。

在我眼睛的馀光里,我看到莎曼珊和米兰达与我们一样彼此拥抱在一起,让湿滑的乳房彼此互相来回的滑动,像女学生一样彼此互相碰撞阴部。

我们抬起了头,看到那群男人站在那边将我们围成一个圆圈,突然产生一阵推挤,事实上这是他们当中有人不断地正在互相推拉着。

这时我跟米兰达分在同一组,我小心地刮除覆盖在她阴部上的淡红色毛发,她的现在就好像是半开的花朵一般。

锐利的剃刀在我胯下画过之后,一阵冷空气吹过我的,这时我感觉到我似乎比之前更加的赤裸而没有任何的保护。

剃刀被小心地从我们手中拿开,我们被推挤移动着,他们粗暴的将我们拉离淋浴间,经过游泳池到达spa浴室

上一次我来洗蒸气浴时,我不记得有一条绳套吊在天花板上,这条绳套被牢牢的绑在一条粗胖的水管上,它是用工业用的麻绳所编成,看起来似乎可以吊起一只大象。

这整个过程是一项很残忍的实验,绳套的所在的位置恰好使米兰达踮着脚尖站着,她的脚后跟微微的抬高离开地面。

现在,当米兰达脚指不断动着移动她的身子时,男人开使用画笔在她的上作画,用刷子及绿色的染料在她身上画线,将她的身体分成数块区域,每一块区域都被标上文字。

在她的大腿上被写上「腿」,在她的臀部被写上「臀」,她的手臂和小腿则被写上「胫」;在她上方的腰部则被分成上下两区块,分别被标上两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文字──「腰肉」、「上腰肉」。

当这些修饰动作都结束之后,男人将米兰达围成一圈,开始仔细地讨论起她身上每一区域的肉块,似乎在讨论哪一区块品?起来最可口,要用怎样的温度才能做出最好的结果。

当我看到一个男人手中拿着锯齿状狩猎用的手术刀走向我那个不幸的同伴时,我全身感到恐惧,我记得她把那个男人称为一位有经验的麋鹿狩猎者。

手术刀温和的来回切割着,并不需要使用太多的力量,锯齿状的刀缘切割她柔软的肌肉就好像在剪裁尼龙外套一样。

米兰达由她两颗小水求般的乳房中间看下去,她看到她的肠子从她躯干的腹部渗出,就好像下雨时蚯蚓不断的钻出地面样。

最后,由此可看出猎人的谨慎及细密,他精巧的处理掉米兰达的整个消化器官,包含最大的胃,及其他整个部分,而且没有任何的残渣物留在她原本的腹腔里,使她看起来还是那麽的可口美味。

史匹柏全身赤裸的,他们「詹生」家族是着名的家族,他像泰坦飞弹一样笔直的站在那里,如要爆炸的爆竹一样红润。

他双手围绕着米兰达,手掌放在米兰达的脸颊上,很明显的可看出他想在可怜的米兰达慢慢死亡前,给她来一个最后的道别。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比米兰达那显着的红色毛发还奇怪,史匹柏拿起了他直挺的生殖器,直接插入了米兰达腹部的伤口,将她下腹部的两片肌肉压在一起,来来回回的着,心满意足的她的伤口。

一篓新鲜的蔬菜放进她胃部所留下来的空腔里,一个流行造型设计师修饰着她的下腹部,这位是她前些日子所认识的男人,但是他已经结婚了。

男人一个一个走出房门,沉重的房门被关了起来,莎曼珊、夏萝以及我都全身颤抖的与男人留在大厅中。

天气并没有冷到会使我们全身发抖,而是那心理逐渐产生的恐惧感以及不可预测的未来使我们全身颤抖。

时间不断的流逝,在房间里有一个麦克风似乎完全不受水气的影响,我们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从米兰达嘴唇里发出的声及讲的每一句话。

就另一方面看来,米兰达是很幸运的,她的痛苦已经完全的结束了,而对于我们剩下的人,痛苦恐惧才刚要开始。

我们离开蒸气室的萤幕继续往大厅走下去,在尽头的两扇门后面是最另一个受欢迎的减肥房间──桑拿浴室。

这里的热度是乾燥而不是潮湿的,但与预期的结果的一样,如果我们继续逗留在里面将会让身上多馀的脂肪溶解掉。

这一切都是事实,我对她感到很抱歉,但我现在没办法帮她做任何事,只能静静地看着夏萝如何被糟蹋,如何被用恐怖的方法处理掉。

在桑拿浴室的中间有一个红杉制成的箱子,箱子里放着装满灼热木炭的铁锅,每一块木炭就如马铃薯一般大小,聚集起来散发出一股地狱般的热量。

尽管夏萝这时两脚疯狂乱踢挣扎的被推进去房间,在房间里面完全看不到她及拉她的男人流下一滴汗,所有的水气立刻被转换成过热的空气。

通常放在间的一张板凳被搬进了房间内,夏萝的脸被强迫压在上面,她的身体被摆在适当的位子,这样她双腿的尾端才可被悬吊起来,她的手腕被紧紧的抓住放在她的两侧。

他有着一双会迸出火花的蔚蓝色眼睛,一付天真无邪开朗的脸孔,看到他你会直接联想到电视气象播报员。

夏萝现在被牢固的绑在椅子上,她小小的但形状完美的乳房直直的往上挺,像是覆盖在金字塔顶端的白雪,并且强烈的反抗着地心引力的作用。

外科医生拿出一条长长的橡皮管从膝盖上方牢牢的绑住夏萝的双脚,而这条橡皮管深深的咬入肌肉的组织。

接着他身手进入他的背包拿出一个看起来小而有用的工具,它的外型看起来有点像一把枪,但取代枪管的是一把鲨鱼牙齿状的刀片。

另一条腿也受到同样的待遇,很快地医生截取出一双完美的女人小腿,每一双腿的脚踝都还连接着扭动的脚掌。

当然有流出一些鲜血,但是橡皮管的止血带撑住了数分钟,否则这时夏萝已经是在天堂巨大的画廊里面了。

等到截肢的伤口被烧灼及缝合之后,外科医生带着忧伤的眼神看着比格,比格点头同意让他继续做下去。

外科医生脱下他的运动短裤,露出他那跟比一般人巨大的,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立刻将那跟已勃起的插入夏萝狭小的里。

夏萝身体所摆置的姿势,模糊中还是可以看出她像是一个女人,但在外科医生看来那是一个无法压抑的。

夏萝的四肢一只一只的被放上冒烟的铁架上,当肌肉接触到发烫的铁时,立刻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一股卷曲的浓烟马上冒上来。

一个全裸身上长满许多毛的男人,他身上仅仅围着一件围裙,手上拿着一对长长的烤肉夹,将夏萝的双腿放在火焰的最上方。

然后此时一个男人很大方的帮忙涂抹烤肉酱,他的烤肉酱是由蕃茄酱混合红色或绿色辣椒而成,闻起来非常的香。

夏萝的呼噜声像母猪在叫一样,此时这些男人一个接着一个的陶醉在与她之中,使得她的腹部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不停的蠕动着。

最后,所有的男人都感到满足了,夏萝喘了一口气,一条水管冲洗着她四肢残缺的身体,完整的清洗每一部位。

夏萝接着被抬起搬到一个无盖的金属长方形箱子上,这箱子大约三呎长二点五呎宽,它是由带白色斑点的黑色金属做成,整体看起来让人直接联想到烘烤用的平底锅,事实上它就是这样东西。

在这时一大碗洋菇被带进房间来,以极快的速度被塞进夏萝空空的腹腔里,然后一个男人马上拿起羊肠线将裂缝给缝合,整整齐齐缝合就好像在缝圣诞节的天鹅一样,最后一个塞子塞住了裂缝最后的洞口以封住在她体内的填塞物,整个过程以极迅速专业的手法完成。

首先夏萝的躯干被涂上了厚厚一层乳酪奶油,奶油在她的乳房、手臂、大腿及脸上不断的摩擦,使得她变得具有很高的卡路里,但这样可以使她的肉体受到更均匀的烘烤。

之后,一把欧芹洒在她身体上,并在她每一个手臂下放了一片桂叶,一根芹菜茎插入她的里,一粒巨大的甘蓝被硬塞进去她的。

最后这个健身教练用他巨大的手掌抓住夏萝的下颚,稍微扭转一下,此时听到一声尖锐的劈啪声,夏萝的嘴马上因为下巴脱臼而大大的张开。

我知道你想说什麽,你想说我怎麽可以赞美这些男人,难道你不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对我及我剩下的两个朋友进行非常恐怖的事情吗?我所能提出的辩解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不能因为痛苦就停止喜爱某样东西,而上帝所赐予我的这样东西就是男人。

回到平底锅来,一滴一滴的水气从夏萝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流出,水珠集结在平底锅的底部,使得她的背部开始炖煮而发出嘶嘶声。

一个男人拿着一个大盘子过来,他用叉子刺入小腿看看流出来的汁体清澈,果真是如此,所以那个男人就将小腿从烤架上移到大盘子上面,而接着就继续夏萝的手臂放上原来的烤架上。

夏萝在里面不断的发出无用的诅咒辱骂,她的身体开始被烘烤,红色的水泡不断的由她的身旁冒起,她的乳房不断的流出乳汁状的液体并且逐渐的变成白肉,同样地她的大腿颜色也逐渐的变暗。

她的背部已经逐渐变得灰暗,她的呼吸已经变成短暂的喘气,好像是要将炙热的空气从她的肺部给驱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