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摩托车从后面搞妈妈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

在江南的初春中,气候是那么的不正常,忽热忽冷,使人摸不清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才能适合这种气候。

江南的美女是闻名全国的,尤其在南京城,这个大城市中每逢华灯初上,美女们三五成群,在那宽阔的马路上,展露着全身的曲线,扭摆着腰肢,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嘻笑着。

气温一变,敏感的女郎们,那一双修长白莹玉腿,也像春草一样露了出来,她们——女人是最适合过歌舞升平地日子。

在龙门大饭店里,郭万章有着最豪华的享受,他是龙门大饭店的小老板,他的父亲在商场中以及京都一带,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郭万章只有二十岁,因为家财雄厚,他对于读书并没有多大兴趣,依靠着家中的财力,在南京城中成了一位花花大少。

郭万章经常在风月场中一掷万金面不改色,一些游手好闲的人物都追随在他身边,成天陪着他东游西荡的。

郭万章当然也不例外,随着年龄的增长,生理上的需要他经常涉足风月场所,放学后常常夥同三五同学,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总是往南京城中的夫子庙一带走动。

他在妓院中认识了不少的妓女,年青的当然很多,可是年过三十的女人,他也跟她们有上一手,尝尝各种风味。

最令他遗憾的是从未遇到过一位,从来也没有给女人开过头彩,也不知这开彩的滋味如何?经常听到他朋友谈及,觉得是一件非常值得一试的事情。

他的想法觉得在妓院找,也跟平时找那些妓女一样没什么乐趣,凭着自己年轻又有钱,仪表也过得去,为何不去少女群中去追求呢?

在这个假期中,郭万章约了同学谢传兴住在他家,美其名为互相研究功课,实际上是研究如何追求女人。

其中一个少女很白容貌也很漂亮,身体也很健美,可是人冷冷的看人也是淡淡瞄一眼就把脸转向别的方向。

她们站在路边上准备叫辆黄包车,可是和车夫一谈价钱,车夫都不愿拉她们呢!因为黄包车坐上两个人再加上那大箱子,车夫都不愿意拉。

那位个子较矮一点,人也比较活泼一点的女孩,先笑一笑,然后道:「是嘛,南京这个地方的黄包车也真怪,看见东西重就不拉。

南京的下关平时车辆较少,等轮船或火车到站时,各种车辆都一窝蜂争取客人,等车船的客人一下完了车也少了。

那位比较丰满而又白嫩的小姐笑道:「我姓杨叫雯意,这位是我的同学叫柯华琍,先生们的尊姓是…」话还没有说完,谢传兴就连忙接着说:「这位是郭万章,我叫谢传兴。

杨雯意听了,就叫着说:「嗳呀!听说龙门是南京最有名的豪华饭店,各地的要员进京都住那里,我们怎么有资格住那里?」

她们互相地看了一眼,两人又轻声地商议一会,觉得万章很热忱,又想最有名的大饭店不知怎样?依柯华琍的意思就想马上答应他们去住住看。

杨雯意的意思比较要保守得多了,她觉得跟他们也只是刚认识,要是真的去住会不会有什么企图,一直犹豫不决。

他们四人正谈的有趣,万章家的司机开着一辆旅行轿车,停在小店门口,万章看见了车子,就对传兴道:「车子来了,你去叫司机来提箱子。

到了龙门,郭万章就到帐房,要了两间在二楼的套房,把这两位小姐安置下来,传兴又为她们安排吃用的东西。

郭万章很殷勤地招呼着她们,在这里,住也有了、吃也不愁,杨雯意和柯华琍一住下来,就没有走的意思了,可是天天总是说在找房子。

郭万章每天陪她们,不是上雨花台,就是到秦准河上划船,有时候看看电影,杨雯意对于看电影的兴趣很浓厚,一天有时赶两三场,郭万章总是陪着她,谢传兴陪着柯华琍,有时四人在一块,有的时候分开来,万章和雯意一块,华琍和传兴一块。

杨雯意和柯华琍都是已经十分成熟的女郎了,她们也需要异性的安慰,同时他们人也长得很英俊,早就打动了这两位少女的心了。

杨雯意这时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多了许多…杨雯意本能地把身体避开了一下,可是郭万章稍稍一用劲,她就倒在万章的怀抱中。

经过了万章无数次又吸又吻的,雯意她把咀张开了,红嫩地舌尖也露了出来,万章就一口吸在自己咀里,轻轻吮吸着。

万章一面吻她一面抚摸她乳房,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他的轻摸轻捏,雯意感到这些,都是全身所需要的。

郭万章摸了又摸,那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被摸得有些舒坦了,万章就对着乳房的红嫩乳头上,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一个手指在乳头上揉弄着。

揉弄得那个红嫩的奶咀,鼓了起来,有一粒红豆那么大,真娇嫩得叫人着迷,雯意口中只是轻哼,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就是那一句不要,现在也没有了。

这种男人特有的魅力,好像一股热流,就传遍了杨雯意的全身,她感到这是种特有的美,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美味。

杨雯意对于自己所有的想法,和所接受人们教授给她那些都打了问号,谁说这种男女的亲密是「禁果」?可以使人沉醉,可以使人得到快感。

杨雯意这时,真是羞得连脖子也通红了,头也抬不起来,口中轻轻地骂道:「坏东西,你好坏啊!我不和你玩了。

又感到郭万章他用,在阴核上一碰一碰的,碰得全身都在舒服,同时有种黏黏的滋味,这种玩法,比用手摸要舒服多了。

这时万章用双手把她的翻开来,然后又把顶在口的中央,双手一放就合了起来,正好包住了。

雯意的穴,被郭万章的大弄得有一些奇痒起来,心想早晚都会给男人弄的,现在穴里又很痒,简直痒得叫人受不住。

杨雯意此时用双手抓着万章的双手道:「万章,我的穴给你插算了,我快痒死了,但你要轻轻的弄才好!」

郭万章见她已经到了不可忍的时候,就挺起了大,对着上先磨了几下,把她的涂满了,使滑滑的,然后挺硬了,对着她的小,用力的一顶。

万章道:「这种响声是插穴必有的情形,因为是硬的,你那又淌出好多水,一插抽就会响的。

给郭万章造成了这么好的机会,完全是谢传兴造成的,当雯意开过包之后,他们两人的情形就不一样了。

华琍走到床前面,笑着说:「短鱊,你是怎么搞的嘛,成天都软绵绵的,只有看到万章精神就来了是为什么嘛?」

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的对柯华琍.现在两人是出远门在外,尤其是在这一个繁荣的南京市,举目无亲的。

以前不论什么事,那怕最秘密的事情,都会对华琍讲也和她商量,现在出门在外,又是这男女的秘密,她想,华琍总不会笑我吧!何况将来,华琍也会经过这个过程的…

雯意不好意思马上承认,就绕了个圈子道:「你问得也真够奇怪,为何老是往这上面猜,是不是谢传兴也跟你有一手,所以你急着问这些?」

「才没有呢!他那东西硬得好凶,他也骑到我身上来了,那东西对着顶了很久,顶不进去,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

「就是嘛!他先在穴边吻吻,一会就用吞尖舔,舔到穴里去了,那股味真叫人舒服死了,舔得我直淌白水出来。

雯意一见万章就和他亲蜜地在一块,华琍看到这情形,也没办法夹在他们中间,本想一个人回房,但传兴不在回房里也很无聊。

柯华琍心想,跟他们一块去,一定会把我冷落在一边,但如果不去,这一段时间真不好打发,于是说:「如果你们要有诚意,就陪我一同去看一场电影。

杨雯意根本就没有意思想出去玩,她就说道:「我看这样好吗?我们一同到华琍房里坐会,传兴不是马上回来嘛,等他回来让他陪你看电影好了。

郭万章见华琍的脸上,有点不太高兴,他就拉着柯华琍和杨雯意指一指楼下笑着说:「走,一块到楼下咖啡座里坐一会好了。

雯意听她说的话,都带着一些讽刺的味道,心想她可能是在吃味了,但是谢传兴每天也是对她很好,可能是看我跟万章太亲近了,有点冷落了她才会这样。

华琍还没有说话,就看见传兴奔了进来,到了座位边,传兴就一坐在沙发上,笑着说:「你们很会享受,在这里吃咖啡。

杨雯意拉拉郭万章的衣服,意思是要先回楼上去,万章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站起来道:「传兴,你陪柯小姐再坐一会,我们先走了。

传兴见他们走了就对着华琍笑笑的一直看她,华琍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就捏他一下道:「你怎么老是看着我,怪怕人的。

谢传兴听了,就笑了起来,伸手就去摸华琍的大腿,她连忙把他的手拿开,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在这地方也跟人家胡来,让别人看到了,多丢人。

两个人一块到楼上回到了房里,华琍就把房门给锁上,传兴往沙发上一坐,脱下外衣笑道:「雯意和万章,已经跟到一块了。

他的手,就伸在她的乳头上,用手指在轻轻的捏弄着,她的全身都在酥麻麻,人也迷迷糊糊的,好像吃醉了酒一样,呼吸也不平均了。

这时的传兴,知道她又进入情况了,拉着她的手就把她拉到床上去,一到床上传兴就十分有技巧的脱掉她的裤子来。

华琍一想说得也对,他们两个甜的那种样子,可能雯意是在想弄了,又一想这几天被传兴又摸又舔的,也逗得想弄一次试试。

继而又一想,雯意和我是一样的,到这时都是,现在雯意己经开过包,看她对万章那样好像一刻也离不开。

「套出来的人会累得半死,也会伤身体,所以要插穴插出来的才好,要不然男女在一起要插穴嘛!就是这个道理。

他这样一吻,华琍就轻轻地把向上抬了一下,使得他的咀正好吻在上,一阵热热的咀唇,碰到上,她就像触了电一般。

传兴也管她会不会真淌尿,对着阴核上用力一吸,把那个阴核,吸得翻了出来,狠狠的对着上面就吮了起来。

而柯华莉正在舒服之中,突然感受不到吸吮和舐的滋味,就问道:「你是怎么了,又不舐了,是不是要我的命呀!」

她把眉头一皱,叫了声说:「嗳哟!又弄了一节进来,说不要你也不会拔出来,你就一下子顶进来算了,这样一点一点的弄老是在痛。

谢传兴跟她一时也说不清楚,干脆也问她了,双手架着她的大腿,向前一顶,就往穴里一钻,整根都弄进去了。

传兴见她痛得可怜,同时第一次开包,又垫得那么高,这种插法是最厉害的,就是天天在插穴也会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