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z

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地想着,现在李树仁已成为了我的代罪替身,而我就从背后里秘密地成功奸淫王老师,虽然我仍然可以在非常安全的情况下坐享齐人之福,尝到王老师这一块美肉,但长期来说,我每次就必需要让王老师先满足李树仁这个家伙,然后继而再从中跟李树仁对换位置去亲近老师。

(李)「大哥!大神!你真的是我的幸运之神啊!今天终于一尝到王老师的足交!简直爽到上天!我想问什么时候可以叫老师再来多一次啊大哥?我一想到今天射在老师脚上的情景,又硬到不行了!」

(李)「大哥你都看到了?哈哈!真难为情!嘻嘻……第一次嘛!还有真是太刺激太舒服了!忍不住了!求你了大哥!我真的想来多一次了!」

(我)「真没你办法!好吧!看你都算守规矩,没有对王老师做出什么太过越轨的行为,我看看在这个周末吧!让你上老师的家慢慢玩」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课堂中都一直在构思着一个较好的计划,怎样可以除掉李树仁这个人,而同时间继续可以把王老师私有化?这个难题真的使我头痛不已。

在我的计划中,就只有我,李树仁和王老师三个人涉及在内,而从王老师刚刚这条讯息得知好明显李树仁已经背叛了我,在超越了我的底线和并没有知会我的情况下,就独自去接触王老师而且占了便宜。

因此我先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换个方式去回覆老师的短讯,因为我要清楚知道李树仁这个王八蛋究竟对老师耍过什么手段和怎样摧残过老师。

(我)「是吗?那真是十分可惜了!但我真是十分想你了老师!蛮难受的!就让我见你一会吧老师!」

虽然计划忽然被打乱了让我不知所措,但我的目标仍然是非常清澈,就是要铲除李树仁这家伙,而且我要加快计划的进度,不可再让李树仁这混蛋继续打乱我的计划和占老师便宜。

我突然感到有阵不安的情绪浮起在心头,因此我向课堂老师要求到洗手间一顿,然后凭着自己的直觉,走到音乐室碰一碰运气。

当我走到音乐室里,我未见有任何人在课室里上堂,但我的直觉仍然感到十分强烈,因此我带着轻轻的脚步走到音乐室的储物房门前。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果然储物室内传来丝丝轻语的人声,我轻力地慢慢把房门打开,再从门隙中窥望。

我见到王老师侧身躺在地上,上身完全赤裸着,而下身的衬裙已一早被脱掉在地上,脚上的肉色裤亦被脱去了一边,另外一边还勉强地勾在被从后强行抬起的右腿上面。

而在老师裸露的下身之间,可以见到有一条从后方底部直接弯入老师的中正努力地做着活塞动作。

从老师的背后,更可以见到有一只左手从老师背部绕到前方,手掌直接就在老师那雪白的乳房上挤压玩弄着。

当李树仁到要射之际,他立即爬起身再把从老师的穴中抽出来,然后用半跪的姿势压着老师的身躯使她动弹不得。

李树仁用手继续飞快地套弄着,同时把贴在老师的大腿上摩擦,不到两三秒,浓烈滚热的就从马眼上激涌而出,直接地射在老师那修长嫩白的大腿上。

当李树仁把6,7发的射在王老师的大腿后,便贸然站起来再跨过老师的身躯,然后骑坐在老师的双乳上,再把还断断续续地射着精的强行塞入王老师的口中。

李树仁用俯卧的方式趴在老师的面上,还插在老师的口中,而下身开始间歇地抖动着,把剩余的都泄在老师的口中。

老师被李树仁强行口爆而发出哀诉的?唔,唔?声,而李树仁当然没有怜香惜玉,还继续眯起双眼流着口水般享受着在王老师口中的快感。

泄过淫欲后的李树仁,把软下来的从老师的口中抽出来,然后见王老师立即跪在地上,痛苦地把喉咙里的呕吐出来。

李树仁见跪在地上呕着自己的王老师,面上莫明地浮现出一副奸险的淫笑,好像十分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似的。

然后李树仁用自己穿着肮脏棉袜的脚,轻踏在刚刚把射在老师的右大腿上,再无耻地用脚把均匀地涂在老师大腿的表面。

李树仁仍然面挂着淫笑,然后开始脱掉自己那沾有的棉袜,再走到缩在墙角上的王老师旁边,把老师勾在右脚上的肉丝脱了下来,然后竟不怕羞愧地把那双肉色裤直接穿到自己的腿上!情境很是非常!

而这双肉丝明显的呎码是完美配合王老师那双44寸的傲人长腿,但穿在身矮脚短的李树仁身上,裤的腰间竟然能拉及至李树仁的心口上,场面亦显得有点儿滑稽可笑。

「老师的穿起来很舒服啊!还紧紧地包裹着!那双棉袜弄脏了,都怪老师让我射那么多!这双肉丝就先借我穿吧,我洗好再还你,哈哈!」

我开始憎恨自己当初的决定,错信了李树仁这个无赖!现在更让李树仁有机可乘,而且更让自己无法再可亲近老师,真是愚蠢至极!

因此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再一步一步地走到储物房的门前,想了一想后,然后便毅然推开了储物房的房门。

王老师依旧赤裸着身躯坐在地上饮泣着,但当见到我突然推门进来,立即吓得随意抓起地上的衣服盖着上身,和不理会腿上那肮脏的,不断用自己的套裙在大腿上擦洗着。

我假装着关心和用非常柔和的口吻让老师先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慢慢地跪在老师的身旁,再脱下自己的学校外套盖在老师的身上,尽显着男仕的风度。

「没有看到,但我在外面听到你的哭叫声,所以进来看个究竟,但我见到李树仁轻佻地走出来,现在却见到你这样……大慨我估计到发生了所谓何事……」

然后我亦顺势把坐在地上的老师搂入怀中,轻轻扫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希望她可以尽快平复心情和相信我是这事件中她唯一的依靠。

老师先擦一擦眼中的泪水,然后用她那晶莹发光的双眼望着我,好像告诉我终于找到唯一的出路和靠山似的。

其实我内心已恨不得就地把老师按在地上大干一场,但为了要得到老师的信任和保持自己的风度,我唯有强忍着情绪并先行走到储物房外面等待老师。

当老师走出储物房后,她先平复一日自己的心情,毕竟所有事情的发生对老师来说实在太过突然,特别是在毫无先兆之下被我撞破她被李树仁之事。

老师先坐在我旁边,平复了一日自己的情绪,然后便开始一五一十由当晚捷运站的事件说起,再到酒店房的所有事情都通通跟我说了一遍。

而我在聆听老师讲述的同时,身为幕后黑手的我其实对事件根本就是了如指掌,但为了要得到老师的信任,我唯有继续假装去用心聆听老师的哭诉。

期间我衬老师在没有为意之下,更偷偷地窃望老师离我只有一呎距离的雪白修长,真的很想伸手去摸一把,虽然我都已经用过这双玉腿做过足交,腿交。

故事发展到这个地步,当然我亦要负上一定的责任,而因为我现在跟老师站在同一阵线,因此我要先提老师解决现有李树仁所带出的问题。

但其实在王老师身上所发生过的惨剧,都只是因为我在背后从中作梗,假若没有我的推举和帮助,李树仁这家伙根本没有机会和有胆量去占老师的平宜。

因此我便一口答应老师我可以帮她把淫照从李树仁手中取回,而且把李树仁这家伙开除,那老师就永远都不用再受到他的威胁。

当然我并没有透露过会用什么方法,因为我并没有任何实际的方案,我只是来一招贼喊捉贼,在适当的时候叫王老师用强硬的态度去拒绝李树仁便可,因为李树仁根本就没有任何把柄在手,所以基本上轻易就能把李树仁打退。

而且在我的精密部署下,我教导老师用品行恶劣,对老师无礼的借口为由,成功把李树仁这个眼中钉记了个大过并顺势开除了他的学位。

虽然李树仁已经被我铲除,但为了要令这件事画上完满的句号和完全得到老师的信任,我把手头上先前老师所有的淫照用记忆棒拷贝了一份,然后假装跟老师说已成功从李树仁手上取回所有淫照和备份。

当老师接过记忆棒,就急不及待地检查内里的照片,当确定所有照片都终于物归原主后,老师感动得流下热泪,而我看得出,是对我无尽感激的眼泪。

「林同学……老师真的是非常非常感激你!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把事情办妥……但老师真的是感到十分感动……老师真的是欠了你一个很大的人情了……」

看来我已经完全得到了老师的信任,而就因为这件老师不见得光的事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此我跟老师的关系亦进一步地拉近了。

我向老师提出我其实对弹钢琴有非常浓厚的兴趣,但外间的钢琴课程收费亦非常昂贵,因此老师为了要报答她欠我的人情,便主动提出在放学后在她家中私人教导我弹钢琴的技巧。

虽然在这段时间内,我不能对老师作出任何越轨的行为,但每次当老师坐在我旁边教导我弹琴时,从老师身上所散发出那迷人的香味和那玲珑的洞体近在咫尺,我都硬得不像话来。

和在老师在弹奏着乐曲时,间中亦会用她的美脚轻轻踩在钢琴的脚踏上来制造长回音,我便会开始幻想假若钢琴上的脚踏变为我的来让老师轻踩着是多么爽的一回事啊!

因此在这个时候我都会假装肚子不舒服或想来个小休为由要借洗手间方便一下,但其实我是别有用心的。

因为我发现每天当老师换下当日上班的衣服后,都会把它们放在洗手间内的衣篮内待洗,而且在洗衣篮内我更发现存放了老师的胸围,和当天所穿过的在内,因此这些老师的贴身衣物正好为我解决现时未能亲近老师洞体时最好的安慰。

我通常把老师的裤先卷起来,然后再套在我坚挺的上,再手拿着老师的小盖在鼻子上不断嗅着老师那熟识的迷人香味,继而再握着被老师缠着的不断疯狂地套弄起来。

那柔软丝滑的布料不断刺激及摩擦着我敏感的神经使我爽不出话来,虽然感觉还远远不及真正的足交和,但都已经使我舒服得每次都在十分钟以来就弃械投降。

而每次我都以为那些穿过的肮脏衣物老师会直接放到洗衣机一同清洗,所以我并没有顾虑太多,每次都尽情地把射入中,在完全没有清理下就把它们放回洗衣篮里。

但因于我几乎每天都例行公事般用老师当日所换下来的来,然后再直接放回洗衣篮中,日积月累下我竟然没有为意洗手间的洗手篮里开始传出阵阵的腥臭气味。

当到达老师家中后,我却发现老师并未有换下当天上班的套装,双脚依然还穿着着一双肉色的裤泛起阵阵诱人的丝光。

难道老师刚刚才回到家所以未有及时换下衣服?但这又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我可以近距离欣赏到老师那的!

但可惜色心起的我那又怎能专心地聆听老师的讲导呢?一对绝色大长腿离我少于一呎的距离,表面的丝光更无时无刻地鼓励着我伸手去摸她一把,的脚趾更间歇地轻踩在钢琴的脚踏上,使我回味当天老师用她那妖媚的脚轻轻地摩擦我的美妙触感。

因此我又向老师假装要借一下洗手间,便立即起来冲到洗手间的洗衣篮内,寻找着能使我释怀的老师贴身衣物。

当然傻的都知道那是什么了吧?但更明显的是,两堆布料同时都染了一些白色而且已经变硬了的东西在上面。

其实老师亦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地问,始终在老师的心目中,我可能一向都是个品行良好的好学生,绝不会做出这些荒唐和不合常理的行为。

我仍然默不敢作声,但其实这几个星期除了我会常到老师家中学习钢琴外,就没有其他人到访过老师的家。

「老师对不起……我知道令你非常的失望……但……我真是一时之间……忍不住……所以……对不起……对不起」

「又龙……我明白现在你这个年纪对这方面……会感到好奇,有时更会把持不住……因此做出这样的事情,但你应把心机放在学业上,做个有用的人……明白吗?」

我心想?癈话!你以为我真的是想来学弹琴吗?我只是在找机会来而已!但现在被你发现了,我亦再无谓隐瞒了!不如再来多次将错就错,可能更会有意外收获呢!?

「老师……我一向其实都很用心听老师的指导,而且我是非常的敬爱老师的……因此就算我之前差点没命了……我都誓要帮老师从李树仁手上取回照片……但每当我见到老师的……我就忍不住了……」

老师听到我说因为了帮她取回淫照的事差点就掉了命后,使她突然大为紧张和从她的眼中,好像我的说话提点了她是她欠了我一个人情。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其实是怎样从李树仁那边取回照片的?有黑道介入吗?你说见到什么忍不住?可以说清楚吗?」

「那……又龙……你刚才还未说看到什么而忍不住?为什么老师所有的都……这样?你是不是都喜欢……是不是跟李树仁一样?」

「嗯……老师那么漂亮……友善……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老师的……而且我不知为何每次当见到老师的腿……我就莫名奇妙地兴奋起来……但我又不敢对老师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我唯有拿老师的……幻想我在抚摸老师一样……」

可能意想不到原来不止李树仁一个学生对她的绝美长腿感兴趣,就连一个平时一彬彬有礼,品学兼优的学生都一同对她的垂青。

王老师内心感到一思的自豪同时,亦感到有一分的内疚,好像变得我偷她的错都是因她而起,更不用说她还欠我一个大人情。

「那……林又龙……是不是如果你……满足了,就可以再次专心学习?因为老师想你成材,不想你的心思花时间在其他方面而影响了学业,你明白吗?」

我听到老师这样说已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了!因此我更不用顾忌太多,更要完全让老师知道我的心思,使老师完全掉入我的圈套内。

我怀着昂奋到极点的心情,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老师亲热了!我带着颤抖着的手先轻轻放在老师的大腿上,老师本能地全身震了一下,而且面显得更为羞愧红润,但却完全没有阻止或抗拒我抚摸她的大腿。

因此我伸出双手,兴奋地在老师那44吋的长腿上,由小腿到大腿,再到小腿脚肚上不断享受着从抚摸所带来的快感。

我听到老师默许地愿意帮我解决,我开心得来不及解开我裤头上的皮带,再迅速脱掉了校裤,但仍然假装着羞愧万分的不敢脱掉,虽然像快要冲破我的似的。

当老师轻轻地点了下头默许我的要求后,我立即轻轻地抬起老师最近我的一边,然后用自己的双腿夹实,这样我的就只隔着一层,直接贴在老师的大腿上了。

当我大腿内侧再次感受到老师那柔滑非常的表面,我本能地不受控似的摇动着腰间,使开始隔着和在老师的大腿上摩擦起来。

隔着在丝腿上连环的摩擦动作中,发出的?沙……沙?声,而且从我涨得像个帐篷似的顶部,因不断的摩擦动作而兴奋得开始浸出一点黏液出来使的帐篷上呈现出像个硬币般大细的水印出来。

老师想了一想后,就先抬高了自己的一双腿,然后叫我横身地平躺在沙发上,这样我的双腿就刚刚平放在老师正在抬起的双腿之下。

接下来其实我都预料到老师会怎样帮我弄,老师先轻轻地用大腿夹紧我的,但仍挣扎着跳动得十分利害。

然后老师更利用她的食指和母指扣着我的顶冠处,开始有节奏地连同自己的大腿一同上下地套弄着我的。

现在老师为了要满足我而主动一心一意地提我服务,这种舒爽的程度远比起之前强逼老师就范更为舒服,更高一个层次。

我当然双手亦没有空闲的时候,在享受老师给我腿交和的同时,双手仍然死死地在老师的上游离。

而在老师不断的套弄动作中,过量的前列腺液亦沾湿了老师的大腿内侧,而老师的拇指更湿得泛起着油光似的,但这样反而更有助套弄时得到额外的滋润,使快感冲击再加以升华。

在连贯的套弄刺激下,我开始感到快要把持不住了,因此我象征式地「有风度」般提醒老师我快要的同时,老师亦显得有点儿手忙脚乱起来,但老师竟然打算先停止一切的动作再甩开我,想从小圆桌上先抽出几张卫生纸来迎接我将会喷出的来。

因此我双手及时用力抱紧老师的丝腿,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然后立即快速地抽动腰间,使继续在老师的大腿间疯狂地起来。

老师亦同时间急了起来,但她更害怕我会弄脏她的地方和沙发,所以奋力地想甩开我,但可惜被我无情地紧紧捉住使她动弹不得。

我完全没有理会过老师的阻止,用尽全力地抱紧老师的丝腿,就在老师的腿间?噗吱……噗吱?地把激射而出。

我看着那面红耳赤的漂亮老师,早前被我设计得手再中出了两次的王老师,现在再看看那双绝色正主动地缠着我的下贱地提我服务,那种心理今天完完全全地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