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撩人:王爷求负责》电子版全文在线

苏家的小女儿是小妾所生,确实是个傻子,苏老爷嫌丢人,从来不让她出门,也不让她见外面的人,一直囚禁在府中。一直养在深闺的女人,就算不是傻子,也不会是这样的女人,她扎针的手法,她看到他十分淡定的深情,绝对不是一个闺中女子所能拥有的。苏悦芯微微一笑,说道:“我是苏悦芯,是你的王妃啊,王爷是不是突然发现我还是很有用的,有没有捡到宝贝的感觉?”她大言不惭的说道。沈炼不理会她的嬉皮笑脸,他习惯了掌控一切,这种看不透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不舒适,冷冷说道:“我没有多少耐心,你最好自己交代清楚,我知道你有点手段,这样的人如果不能让我信任,我只会直接除掉!”他言语中的冷意,让苏悦芯脊背窜上一股冷意,可是她不能交代实话,这么快就露出底牌,她会死的更快,这一点她很清楚。“王爷,如果想要除掉我,我劝你最好还是在我把你治好之后吧,你不会以为我给你下一次针,你体内的寒毒就彻底消除了吧。”苏悦芯冷静的说道。苏悦芯知道一味的装疯卖傻,在他跟前没有用,这样的男人只会尊重跟他旗鼓相当之人,她仰着下巴说道:“你的寒毒扎根心脏,每次发作,全身剧痛,是因为从心脏泵出的血都是带着寒毒的,如果一下子驱除,你的心脏也承受不住,所以我只能慢慢来,七天下一次针。”然后她靠近他,在他眼前微微一笑,得意的露出了她的小虎牙:“所以,王爷是聪明人,在你体内寒毒驱除干净之前,还是留着我吧。”立即有人推门而入,轻声说道:“王妃,请吧……”苏悦芯瞥了他一眼,真是个小气的男人,居然这样就下逐客令了。沈炼的眼神更冷了:“苏悦芯,你尽可以挑起我的怒气,不能杀你,折磨你还是可以的,不信就试试!”“我信,我信,呵呵,我开玩笑的,王爷,晚安。”她讪讪一笑,忘记他是太监了,这个玩笑好像开的有点大了,她随即就快速窜出房间。沈炼无奈扶额,心里想着,她疯言疯语的,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她就算不是傻子,该不会是个疯子吧?

冷月让人把她的嫁妆也都一块搬来了,看来这沈炼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苏悦芯当成自己的王妃。不过这样对苏悦芯来说反而轻松,她初来这里,如果身边总是围绕着人,反而容易暴漏,自己住反倒更安全。她一下子仰躺在床上,眼前闪过的居然是沈炼那张冰冷的俊脸,还有他那八块腹肌,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有这样的好身材,啧啧,真是可惜了,居然是个太监。啊,苏悦芯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她在想什么呢,居然在垂涎一个男人的肉体?为什么觉得他是太监就可惜了,难道自己还想发生点什么吗?“啊,不要想了,不要想了,苏悦芯,记住你是淑女,不是女色,魔!”她猛然从床上蹦起来,大声说道。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开始查看自己的嫁妆,在她的记忆里,苏悦芯的父亲也是朝中要员,给她的嫁妆居然如此寒酸,不过几件衣服,几件普通的首饰。不过反过来想想,他是让女儿来送死的,肯定不舍得下血本置嫁妆了,她更加同情那个傻傻的苏悦芯了,有朝一日,一定要替她出这口恶气。转头看到桌上有个红木的小盒子,这是今天苏悦萱来捉奸的时候带来的,应该只是一个由头,里面肯定更加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苏悦芯随意的打开了那个小盒子,等她看清楚盒子里的东西时,忍不住尖叫出声。就连院门口的侍卫都听到,立即到门口询问道:“王妃,您还好吗?出了什么事情?”苏悦芯立即有些慌张的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第一次结婚,有点兴奋而已。”侍卫一头黑线,第一次结婚?这是什么话?看来这王妃真的是个傻子,可怜了王爷了,居然娶了一个傻子,侍卫一脸同情的一边摇头一边走远了。苏悦芯看到门口侍卫的身影已经走远,再一次打开那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双凤首位相接的手镯。苏悦芯把手镯拿起来,放在嘴边用力亲了一下,热冷盈眶:“我的宝贝,辛亏你还在。”这并不是普通的手镯,这就是他们实验室耗费无数心血研制出来的医疗设备,他们把世界上顶尖的药材还有设备,用特殊技术,压缩到原材料的万分之一那么大,存放在这个手镯里面,取用的时候,全部都是智能按照数量取用。只要遇到空气,它们就会变成现实中的样子,这一个小小的手镯里,汇聚的是全世界最的药材和医疗设备。没有想到居然随着苏悦芯一起来到这个时空,而且阴差阳错的被苏悦萱送来了,这让苏悦芯怎么能不激动不兴奋。这一夜苏悦芯心满意足的戴着手镯甜甜睡去,沈炼却一夜无眠,一直在思索这个奇怪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同样无眠的还有苏家人,苏悦芯的父亲苏怀德知道了苏悦萱给自己的妹妹下药,意图羞辱沈炼的时候,震怒不已。“你简直胡闹!那沈炼是你们随便就能动的人吗?连皇上都要忍让他三分,你居然敢把注意打到他的头上,简直是不要命了!”苏悦萱的娘亲,苏府的大夫人陈敏芝赶紧劝说道:“老爷,您别气坏了身子,消消气。”“就是啊,爹,再说这沈炼也不知道这事就是我们做的啊?”苏悦萱辩解道。“那沈炼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这事肯定不会就这样结束的,你们就等着吧。”苏怀德感觉现在简直焦头烂额。苏悦萱不以为然的说道:“爹,您何必怕他一个太监,以后我等我嫁给了太子,看他敢动我吗?”苏怀德十分忧心的看着这个大女儿,摇头叹气,只怕事情没有这么容易结束。第二日清晨,追风向沈炼汇报派人昨天晚上监视苏悦芯的结果,沈炼有点惊讶的问道:“她真的在房间里大喊大叫,还说第一次结婚,很兴奋?”追风也是一脸黑线加无奈的点点头,两人都是一脸狐疑,沈炼皱眉沉思道:“继续看紧了,她有可能是故意的装给我们看的。”追风点头答应:“是,属下这就让人更加严密的盯紧她。”

“追风,你去准备一下,今天我要带王妃进宫谢恩。”沈炼说着冷笑一声,“这可是皇后和太子牵线,皇上赐婚的好姻缘呢,今天一定要去好好谢恩。”苏悦芯一觉醒来,有些恍惚,昨天一天的经历跌宕起伏,她忙于应付疲惫不堪,没能仔细想想,清晨醒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油然而生一种孤独感。她在这里无依无靠,什么都不知不懂,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甚至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想一想就让人觉得绝望。苏悦芯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外面初升的太阳,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正想着呢,就听到房门被轻轻敲响,然后就看到如意端着洗漱用具,缓缓的走了进来。苏悦芯抬眸看了她一眼,昨夜的事情她已经听说了,那两个想要侵犯她的侍卫,根本就没能醒的过来,原来他们也服了苏悦萱的药,如意倒是没事,被关在柴房里一夜。今天早晨的时候,竟然被放出来,说是让她来伺候王妃梳洗打扮。苏悦芯假装天真无邪的问道:“如意,你昨晚去哪里了?我一个人住在这个院子里,有点害怕呢。”如意瞥了她一眼,还把她当成傻子,不愿意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王妃有什么怕的,以后您就是这王府的女主人了。”言语之间都是讽刺。苏悦芯在心里冷笑,女主人?她早就看明白了,他们会把如意放出来,只不过是因为这王府中就没有侍女吧。昨天要不是她表示自己可以治疗沈炼的寒毒,恐怕她也不可能见到今天早晨的太阳了,沈炼本就没打算留下让那个傻女活着,自然不会为她准备侍女,想想就好险。如意还在胆战心惊,不知道庆王爷会最后会如何处置她,不过既然让来她伺候王妃梳妆,想必就不会杀她了吧。时辰到了,沈炼起身准备出门,刚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从听雨阁出来的苏悦芯,他站定随意打量她一眼,她一身红色衣裙,身材纤细玲珑,转头看他的眼神,明亮灿烂。他突然想起一句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两人乘坐马车前去皇宫,苏悦芯有些忐忑,她初来这里并不知道宫里的那些规矩,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待会要是我在皇上跟前失礼了,不会被砍头吧?”“哼,你怕什么,你不是傻子吗?今天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望。”沈炼微微闭着眼睛,淡淡的说道。苏悦芯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弯,心神领会了。进宫之后,早就有人在等着了,沈炼带着苏悦芯从马车上下来,由太监带着前去面见皇上,小太监对沈炼也是十分的恭敬。苏悦芯看到他在宫里也是依旧这样目中无人的高冷模样,心里暗喜,看来这颗大树她是找对了。走过重重宫门,跨过层层门槛,苏悦芯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皇上和皇后,她好奇的打量着,皇上去也就四五十岁左右,并没有她想像中那样威严肃穆,反倒有些和蔼可亲。而皇后却看不出年龄,脸上是扑着厚厚的粉,面上也带着和蔼的笑容,可是怎么看都有些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