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一纸婚约:裴少的千金小妻》小说章节版~

正值盛夏的园子郁郁葱葱,阳光穿过高大的灌木丛洒在这座已有数十年的奢华院落,凉亭里满鬓斑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一双眼睛炯亮有神。站在他对面的是裴冷,一身军装腰背笔直,绝美的俊脸冷硬得有棱有角,短而凌厉的黑发跟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冷冽,血性。老人憔悴无力地往轮椅上一靠,“爷爷老了,还不知道能活几天,可千万别让爷爷带着遗憾去见爸,啊?”火强嘴角抽了抽,凑到裴冷耳边小声道:“爷,老头子诓您呢,瞧他刚才那声暴喝,比您发威时都一点不差,他如果会死,那全天下老鬼都得先死咯!”老人贼笑兮兮,这乖孙子啊,面冷心软,这招对他最管用,他清了清嗓子道:“赶紧去绑,别让人说堂堂冷豹首领连自己的童养媳都带不回来!”要知道那些年,女疯狂追男的经典戏码,在京城那可是轰动一时啊,爷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女人了,真为爷以后的生活担心。不到半天的功夫,裴老爷子要接陆晴夏回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裴家,人人都等着看这三年前就不被待见的童养媳,三年后又会闹出怎样的笑话,现在的裴冷啊,可不再是当年的裴冷了,她陆晴夏更加高攀不起!陆晴春从下人口中听到消息,急匆匆地闯入了刘萍的房间,“妈,裴老爷子居然要把那个贱*人接回来!”“那您怎么还能这么平静,在F国我们没彻底除掉她,这次她要是真被接回来,我们再下手就更难了,万一裴老爷子真的要裴少跟她完婚,那我怎么办?妈!”“行了,你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她人不是还没回来吗?我们找不到她,但裴冷能找到她,我们何不来个顺藤摸瓜,她回不回得来,可还是个问题呢!”刘萍眸中闪出恶毒的光,她既然有能力把她赶出国,就一定不会轻易让她回来,就算她真的回来了,那也是自寻死路!陆晴夏啊陆晴夏,在Z国盼着你死的人,可不止我们母女俩,你可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命不好,不该是裴冷的童养媳!别致的异域小院里亮着昏黄的灯火,陆晴夏仔细浏览着今天的邮箱,不肯错过任何一封有用的信件,可仍旧没有哥哥的任何消息,跟哥哥分开两年了,他还活着吗?门外没有人回答,她立刻警觉起来,顺手操*起了门后的一根钢管,在国外的这三年,她早已习惯了防备。标准的普通话传进来,陆晴夏顿时勾起了一抹冷笑,该来的还是会来,真没想到她这样隐姓埋名,还是会被人找到,她们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她从这个世界消失吗?领头的男人率先发现窗边系着的一根长绳,他立刻走向前去,亲眼看着陆晴夏灵巧的身形隐入了黑暗里,于此同时,还有她比出的中指!“据那边的人汇报,她在听见国内口音后,居然不等开门就选择了逃跑?短短五分钟不到,系好绳子逃到楼下,连我派出去的精锐都没逮到她,乖乖!”火强以为,对于三年未见的未婚妻,爷好歹也得有所表示,稍微的惊诧和好奇总该有吧?这可是人本能的反应!“一个千金大小姐在国外留学,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不是很奇怪吗?虽说,这陆大小姐一直是朵奇葩!”火强还沉浸在惊讶当中。陆晴夏眯眼瞧了瞧将她围堵在小巷子里的五个大男人,这里离她家不到一条街,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连她逃跑的路线都被堵了,看来要抓她的人,不止一批啊!“接?邀请?”陆晴夏冷冷一笑,透亮的眼眸晶莹剔透,却含*着淡淡的讽刺,“在裴冷的字典里,有这么绅士的词语吗?何况还有‘特地’!”“这个……三年了,人总是有变化的嘛!”领头的人迟疑了下,趁机给身边的人使了个动手的眼色,其余几个男人立马不动声色地将陆晴夏团团围住。“也对啊!”陆晴夏突然咧嘴一笑,眼眸一弯成了桃心状,“裴少这么绅士,一定是因为想我了,我跟他都三年没见了呢,赶紧走吧!”说完,她就迫不及待地朝巷子口走去。见她这么快就上当,果然跟那人说的一模一样,她只要一听见裴冷的名字就会忘乎所以,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哪里还会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裴冷的人!五个男人放松了警惕,跟着她往巷子口走,看她乐不思蜀的样子,都在暗暗冷笑,且让你高兴高兴,待会就等着受死吧!

边走边跳的女人突然转入一条巷子,他们没多想就跟着追了上去,还未看清楚前方,一股又辣又刺鼻的液体猛地朝他们的眼睛射过来。五个男人躲闪不及纷纷中招,捂着眼睛满地乱转,陆晴夏提着钢管就迎了上去,黑暗里打睁不开眼的壮汉,还不得一钢管一个?“拿裴冷出来当借口,你们配吗?他要逮什么人,什么时候跟下属解释得这么详细了?还‘接’,还‘邀请’,还‘特地’,你们傻呀!”几个闷棍下去,她又掏出自制的防狼喷雾,对着满地打滚的男人们猛喷了几下,直到巷子里哀叫不断,她才转身满意地钻入了另一条巷子。黑暗里她纤细的身体犹如精灵一般灵活,在异域复杂的小巷子中穿梭自如,这三年每到一处最先了解的就是逃跑的路线,最先学会的就是如何自救!区区几个小歹徒,跟她斗?都还嫩了点!这句牛在心底一吹过,眼前突然一黑,她重重挨了一记手刀,倒了过去!意识丧失的最后几秒,心里顿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过,到底有几路人马在抓她?陆晴夏惊醒时,眼前竟然一片漆黑,这分明是被人双手后绑,眼睛蒙了黑布的节奏,“喂,哪个龟孙绑了我又不说话,长得丑不敢见人么?”甜美清透的嗓音清晰无误的从飞机专用视频电话传过来,火强坐在视频前浑身发抖,这年头除了裴老,谁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骂裴冷龟孙啊!她被蒙着眼睛,看似乖巧的坐着,伶俐不饶人的嘴巴还是那么骄横,裴冷冷冽的脸神色复杂,深邃的眼眸沉了几分,他啪地一下按掉了视频。火强一脸黑线,不跟她解释解释么?这飞机飞回国少说也得好几个小时,让她这样耗着,未免太残忍了点?飞机降落后,陆晴夏被扔在了郊区的一片空地,周围是完全陌生的气息,她敛声屏气全身紧绷,如果没有猜错,她可能已经出境,至于这里是不是Z国,有待考察!突然,一道没有温度的冷漠嗓音毫无预警地在头ding响起,低沉得犹如泰山压ding,“怎么不骂了?”凉薄的语气里淡淡的嘲讽是那么的熟悉,陆晴夏身体狠狠一震,是他!敢在国外将人绑上飞机出境,整个Z国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刚巧他就在其中,皇家最高护卫冷豹的首领可谓只手遮天,别说绑区区一个她,就算绑个大人物,也不在话下。这种无情冷血的手段,全世界也只有他做得这么惨无人道!片刻后,她勾唇笑了,“好久不见,我的童养夫!”裴冷冷硬的俊脸,以光速黑沉下来,他近乎粗*鲁的一把扯掉她脸上的黑布,在今天终于知道比童养媳更讨厌的字眼了,绝对没有之一!她眨了眨眼睛抬头看他,他成熟了不少,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冷硬血性的男人气息,短发凌厉,红唇凉薄,剑眉如刀,深眸如墨,每一样都几近完美,这样分明的五官凑到一起,更徒添了一种异样的男人魅力。上天赐了他最睿智的头脑和敏捷的身体,还给了他一张颠倒众生的脸,陆晴夏从小就在想,他的出生是不是专门用来打击男人、毁灭女人的?就像当初的她,被摧毁得连渣都没有剩下!“恭喜啊!你还是长着一张即便动粗,也不会让人觉得你很渣的帅脸!”“这不就是你迷恋的么?”裴冷厌恶地瞥了她半眼就移开了目光,凉薄的语气里含*着淡淡的轻蔑。“裴少这么兴师动众的把我绑回来,不会就是想听我在飞机上那段精彩的演讲吧?”居然任由她在飞机上大骂几个小时,喉咙都快冒烟了,也没有人提醒她一句,这笔账,她记下了!她那伶牙俐齿的辱骂,还自认为是精彩的演讲?果然还是那么无知!裴冷目光一沉,“爷爷八十大寿,完事后送你回去,你就说你在国外留学三年!”裴少就是裴少,说话做事从来不带半点啰嗦,直接得像一把尖锐的刀子,亏得有人想要借用他对她下手,学得会这么没人性吗?她眯着眼睛一笑,“我还以为裴少被宋大美人抛弃了,突然想起我这个未婚妻了呢!”“这次回来,你最好收起你那些恶毒的心计,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一提到宋影,裴冷残暴嗜血的脸上都增添了抹温情,哪怕说着如此变*态的话,呵,爱情可真伟大!“裴少,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三年前我为什么离开,为什么三年都没回国一次,你应该很清楚吧?你让我跟爷爷说我是在留学,让众人以为我在国外逍遥自在,连跟对我最好的爷爷报平安都忘记了,是不是?”“也对啊,我从小到大给你们的印象不就是这么忘恩负义,这么自私自利么?这ding帽子扣在我身上合情合理,只要我不说,没有人可以拆穿!”她单薄纤瘦地站在郊区宽大的草地上,渺小得跟只乱跳的蚂蚱似的,嘴角那无所谓的笑很刺眼。刺眼得让裴冷的眉心都皱了皱,出口却仍旧毫不留情面,“既然把你弄回来,我不放手,你就走不了!”他没有威胁,只是很淡定的叙述了一件事实,陆晴夏大笑,“裴少好威风呀,你到底派了几队人马抓我,又打算派多少人盯着我,嗯?”“抓你,还需要我几队人马?”裴冷冷嗤一声,想起她竖中指的手势,他沉静的眸底猛地荡了荡,敢对他的人竖中指,欠收拾!那,被她打得满地打滚的人,到底是谁的人?她还没回来,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出手了,既然这么不想要她回来,她就偏要回来碍碍那些人的眼睛,正好有些债,也该清一清了!否则,别人还真当她陆晴夏……死了呢!“裴少,我在国外待遇很高的,你这样贸贸然把我抓回来,我损失可大了!”陆晴夏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身上不起眼的家居服,大咧咧地讨道:“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啊?”“你想要什么?”末了,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除了我!”陆晴夏的脸瞬间变得无比灿烂,“如果,我非要你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