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小说~《余生爱你尽悲欢》大结局在线

郊区的一家私人诊所里,林婉白的双手死死得捏着手中的手术同意书,神色如常,只是眼底有着绝望的哀戚。多年压抑而无望的生活,让她的心理出现了问题,总会有着难以抑制的歇斯底里和崩溃,所以总是瞒着江辰希来看医生……韩安然疑惑万分的看着林婉白,忍不住开口问道:“婉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捐献心脏,你不知道这是要命的吗?这种手术等同于谋杀啊!”她将手中的手术同意书放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知道,十个月以后进行手术,手术过后,无论我是生是死,都与你们医院无关。”“是啊,不疯魔,不成活,也许我早就该去了,所以这偷来的七年,才会被我过的这样支离破碎,欠下的,也该物归原主了……”他们之间之所以有着这七年的牵连,无非就是因为这颗心脏,还了以后,就让所有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吧。

太阳依旧如往常般东升西落,江辰希恍若未觉。只是,在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一个女人,把他当成自己的全世界,再也没有人会替他烫挂好西服,准备好早餐,也没有人会彻夜的等他,怯怯喏喏站在他面前……除了这些细碎的点滴,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而这些点滴,只是林婉白为了显示自己的贤惠,所装出来的表象,江辰希厌恶,还带着反感……没了这些拙劣而又令人生厌的表演,他只会过的更舒适惬意。一周之后,江辰希如往常一般的例行晨会,却被助理提示有律师找。一份离婚协议书被递到他的手里,里面的内容大致是江辰希、林婉白,两人因感情不和而自愿离婚,林婉白将一切财产无条件赠与江辰希,净身出户。独有一个要求,就是十个月以后,江辰希必须见她一面,她还有最后的一点情分,要和他了结,如果十个月后两人没有见面,那么离婚协议就不作数。门扉处已经有了林婉白简单干净的签字。这份有些莫名的协议书,并没有在江辰希的心里掀起丝毫波澜,对于林婉白的一切,他向来漠然。只是她,净身出户?十个月后还要与他在见一面?这个女人,究竟在谋划些什么?江辰希的眼底冷酷至极。飞速的提笔,签名。林婉白的陪嫁,是她们林家最为值钱的一块地皮,她倒是舍得下本钱……当初的她,活生生的挖走了赵玟蔓的心脏,连死都不让玟蔓死的安生,这块地皮他收下了,交给赵家,也算是给了玟蔓一个交代。这是赵家该得的。倒是林婉白,这样只怕是太便宜她了,如果她真的愿意放手,他不介意放她一马,若是装腔作势,呵呵……可是从这份协议上看,所有的一切都不简单,她为什么不干干脆脆的离开,非得十个月后再见他一面?江辰希淡漠到律师都感到哑然,他们真的曾经生活过七年吗?看到离婚协议书,签字的时候没有片刻的犹豫,甚至于都不问问原因,也不顾女方没有财产以后要怎么过日子,对自己的老婆,还不如对一个漠不相关的路人。这个男人的心肠,比磐石还要冷硬。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事情已经办成,他也不方便多说,只能例行公事道:“十个月后,我会告诉江先生时间地点,还望您按时出席。”“我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必须要见吗?”在律师准备离开前,江辰希淡淡启唇。律师突然顿住。现在他总算是有些理解,当时林婉白准备离婚时,找他时所说的一切,当时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哀伤,她用悲戚的声音道:“我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我没有丈夫,没有孩子,七年间支撑着我的,不过是自己的一腔孤勇。离婚了他一定会觉得如释重负吧,至于十个月后的见面,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真如林婉白所言,江辰希实在是冷酷的可怕。多年夫妻,竟然连见一面都不愿意……这个男人,莫非是没有心的?律师深吸了口气,坚定的和江辰希说:“这是必须执行的约定,不然离婚协议将自动作废。”江辰希的眼睛扫了眼协议书,颔首点头。

可是现如今,林婉白所付出的一切,不过是场荒唐的笑话,既然江辰希恨她入骨,那自己又何苦备受煎熬呢?不过是条命罢了……她什么也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看……她的一生,就宛若菟丝花一样,死死的缠绕着江辰希,想要离他近一些,再近一些,可他的心却像是最为冷硬的石块,丝毫不为所动。江辰希的世界里没有他。女人,豪车,狐朋狗友……什么都可以在他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唯独她被排斥在他的心房之外。真是羡慕啊,他可以生活的那样无所顾忌,可以活的率性而为。在她离开以后,这间公寓再也不会让他感到压抑,他恨不得撕成碎片的林婉白终于走了,他再也不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让她痛苦一点,再痛苦一点。……就这样又过了三个礼拜,江辰希受邀参加了同学聚会。这种毫无意义的活动,江辰希向来不甚在意,只是大学期间的铁哥们王安冬一个劲儿的打电话给他,说好久没见了,请他一定要给这个面子一起出来聚聚。江辰希抹不开,答应了下来。他一个人出。身边再也没了唯唯诺诺的林婉白。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他们结婚了,因为在林母的要求下,他们办了一场世纪婚礼,场面盛大到媒体都来观礼。王安东并不知道江辰希已经离婚了,看了看他身侧,朝着他挤眉弄眼道:“江大帅哥,你的那位小娇妻呢?看看你这蔫坏儿的,娶了我们大家伙的梦中女生,摘了学校里最漂亮那朵花,好不容易有个同学聚会,这掖着藏着的,难道是怕我们抢了不成?江辰希扫了他一眼,微微抿了口酒,随意开口道:“她现在是我的前妻,我和她已经没关系了。”瞬间,四座寂静。都是一个学校的,林婉白对江辰希有多爱,没人不知道。唯独江辰希傻到冒烟,一直没有不知道到林婉白的真心。有的女同学忍不住开口。“怎么就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