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疼公公你慢点进太深了_别顶了太深了疼你出去小说推荐

“顺弟,如果你真的觉得嫂嫂是个好看的女人,你今晚就把嫂嫂给要了吧!”杨二嫂忽然捧起刘顺的脸来,就算一个母亲捧起自己孩子的脸来一样,亲切而充满着爱怜之意。

刘顺的脑袋里再一次嗡了一声,意识完全地模糊了,他做梦也没想到杨二嫂竟然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杨二嫂的确还是一个能令所有男人看了都会动心的女人,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却依旧是一个相当美艳的寡妇。

死了丈夫半年了,这半年来打她主意的男人不少,可是都是些臭老头儿,年青力壮的男人早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村里头除了一些中小学的学生娃,像刘顺这样大的年轻男人,也就刘顺一个。

小的年轻男孩也就十二到十四的样子,毛都还没长齐呢,而老的大抵都过了五十岁子。拉仁村也同现在大部份农村一样,村里都是留守妇女与老人小孩。刘顺若是有文化什么的话,只怕也早飞到外面去了。让他去县城搞建筑,他可不干,他宁可上山去捕蛇抓蛙刨竹狸。

杨二嫂在守寡的时光里,同样应了那句“寡妇门前是非多”的话,半夜来敲门的老男人不可谓不多,可是,杨二嫂是个相当洁癖的女人,对那些肮脏的老男人,她想想就觉得恶心,哪里又会让他们爬上她的床来。

虽然逢年过节时也有年轻健壮的男人回来,他们也有的想打杨二嫂主意的,可是一来是他们应付自家婆娘都有点忙不过来。再说,自家的婆娘哪会不对杨二嫂提防的,就有不少夜里男人不在家呆着的婆娘会有意无意地寻找到杨二嫂家来,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任何人想打杨二嫂的主意都是不可能的。

村里平时看起来能像样子像个真男人的,恐怕就也就要算十七岁的刘顺了,杨二嫂钟意刘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二嫂,我……我们这样不太好吧……”刘顺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虽然心里极度的渴望,可是身体上却万分的紧张,都紧张得浑身发颤了起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二嫂这么好看,一点也不老,我也喜欢得紧咧!就是……就是怕我们睡了觉,如果有了孩子就不好了,别人会骂我们的……”刘顺红着脸说着,同时又怕杨二嫂误会他,伸手又把杨二嫂抱住了。

杨二嫂见他憨得可以,扑哧一声又娇笑出声来,反搂住刘顺的脖子,有些嗲的说道:“顺弟弟,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一个月只有两天是可以怀上孕的,今天不是嫂嫂的排卵期,不管你怎么弄,嫂嫂我都不会怀上的。”她已经开始在刘顺的脖子间似有似无地亲吻了起来。

刘顺本就是一未历男女之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对这两Xing之事不可谓不渴望,不可谓不好奇。感受着脖子间的奇痒,哪里还忍得住,喉间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热血上涌,转身就将杨二嫂扑倒在了床上。

刘顺本就是一未历男女之事的血气方刚的少年,对这两Xing之事不可谓不渴望,不可谓不好奇。感受着脖子间的奇痒,哪里还忍得住,喉间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热血上涌,转身就将杨二嫂扑倒在了床上。

然而,他毛手毛脚的,连女人衣服都不会解,只急得又抓又扯的,杨二嫂生怕睡裙被他抓扯坏了,就很干脆地自己脱了。

当杨二嫂的睡裙从头顶上脱下去的时候,刘顺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一般,粗喘着狂野地在她白花花的身子上放肆起来。

要说这杨二嫂,一身的细皮嫩肉,冰肌玉骨,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刘顺颤抖个不停的手平生头一回抚上女人那高耸的圣峰之上时,魂儿都飞了,紧张又兴奋之下,不由得闭上双目发出奇怪的低哼声来。

杨二嫂被他一抚上圣峰,就夸张地了起来,同样动作急促地去脱刘顺身上的衣裤,但两人不着寸缕地交缠在一起的时候,刘顺毛手毛脚的在她神秘的地带捣来捣去,却找不到正确的地方。

杨二嫂吃吃一笑,翻就胯坐到了刘顺腰上,正要主动地与刘顺结我合在一起时,一阵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敲门声越来越大,杨二嫂定了定神,伸手指在嘴唇上作了一个噤声的样子,自己却赶紧爬起身来,匆匆地穿衣,一边高声问道:“谁啊?”

刘顺想一想这事也关系着杨二嫂的名誉,自己孤儿光棍一条无所谓,可是杨二嫂带着两个孩子还要好好过日子的呢,只好压下满腔的怒火,躺回被窝里去了。

杨二嫂真名杨秀莲,她听到门外的声音,眉头皱了皱,应道:“原来是村长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个五十六岁的胡德全,是拉仁村的村长,常常有事没事来敲杨二嫂的门,其用心路人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