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摸得我好爽故事 被男同桌摸的很舒服偏偏喜欢你

田秀香羞红了脸,赶忙穿好裤衩,讪讪道:“大柱,不方便,婶婶这两天实在不方便,过两天,过两天一定让你日。”

到了这时候田秀香也没啥不好意思了,浑身上下都让这混小子给摸遍了,若不是那个来了,只怕都让这小子给日了。

想到大柱裤裆那陀如同炸弹一般的玩意儿,田秀香这心里就痒得难受,寻了多少男人,可加起来都没大柱的大!

“大柱,今天婶婶不方便,下次,下次婶婶一定让你日个够,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好不好?”田秀香想了想说道。

那不是莫兰么?村花哩,还老有文化,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据说刚刚考上大学,再有两个月就去大城市了呢。李大柱很羡慕。

下面裹着半截白色牛仔裤,紧紧包着浑圆双腿,洁白如玉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下,两只小脚丫子拖沓着一双凉鞋。

“人都死了有啥可怕的,活人可以动手打人,张口咬人,死人又不能打人害人的,怕他干啥,日子一长,埋在土里都快成灰了。”

离家还挺远,肯定是走不回去的,村里又死了人,总感觉到处都是鬼气森森的,晚风吹来,后背慎得慌。

中午摸了杨玉娟,下午搞了搞田秀香,李大柱再也不是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对男女之间那点儿破事儿有了念想。

李大柱手很大,双手扣住莫兰大半拉,没被搞过,没生养过的就是紧,又圆又翘,还紧致得很。

李大柱叹了一口气,“莫兰啊,天黑路滑不好走哩,你忍着点儿,很快就到家了。”脸上却挂着邪邪的笑。

莫兰红着脸不吭声了,乡下的路是不好走,可小时候老爹也经常背自己,也不会摸人家那里啊.....

莫兰闻言脸又红了两分,张嘴咬了大柱一口,一口还没啃完,下面那条缝又被抠了抠,吓得莫兰连忙松口。

“大柱哥,我不怪你。摸可以,你别抠嘛,那....那好痒哦....”莫兰埋下了头,趴在李大柱肩膀上。

一件淡蓝色长袖衬衫裹在身上,胸前高耸撑得鼓鼓的,里面像是有啥要窜出来似得,跟着呼吸,上下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