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全本小说排行榜_男频都市异能小说推荐

一言惊醒梦中人,李睿吓得停住了脚步,细细思虑,越发觉得江薇这话有道理,现在刘丽萍还不知道自己调到市委办公厅的事情,可却已经开始耍赖了,如果再叫她知道这件事,她觉得自己潜力非凡,还不更得赖在自己身上不走了?自己又始终无法找到那个奸夫,无力指证她偷男人,把事闹大了还是自己吃亏。说不定到时候闹得满城风雨,秘书长一怒之下,把自己赶回水利局,那不就万事皆休了?想到这儿,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看来这事还得真像刘丽萍说的那样,多想想,别冲动。

过了一会儿,李睿说:"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提醒,这事就把我毁了。"江薇笑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李睿听她巧笑嫣然、言语含情,心头涌过一阵热流,忍不住伸手过去拉起了她的手,柔声道:"你对我真好。"

两人很久以前就有过动手动脚的先例,不过纯粹是调笑,譬如你打我一下,我掐你一把,虽然涉及暧昧,但并不出格。可是今晚,李睿去牵她的手,这暧昧之意就太过明显了。这也是两人第一次拉手。

江薇瞬间产生了一个缩手的动作,但是李睿死死抓住她的手不放,江薇没缩回去,忙嗔道:"哎呀,干吗,放开我,给人瞧见像什么样子?"李睿说:"怕什么,一路上也没几个路灯,灯光也不强,谁会认出你来?"江薇说:"那也不能这样啊。"李睿厚着脸皮说:"这边路不好走,我又喝多了,你拉着我点,省得我掉进湖里去。"江薇扑哧笑了出来,道:"真要是掉进去才好呢,省得你欺负我。"李睿大着胆子说:"我欺负你?你别冤枉我啦,我疼爱你还来不及呢。"江薇闻言羞答答的不说话了。

李睿见她没有继续反对,就牵着她的手往前走。走了百十米,两人一直保持沉默。李睿感觉她手心里全都是汗,夜色朦胧中,自己跟她的心好像贴得更近了。

两人沿着南湖边溜达,慢慢走到了南湖与观音山交接的地方。观音山得名于山上的一座观音庙,当年破四旧的时候给拆了,后来当地政府又重建,如今里面供奉着观音菩萨,很多信徒去里面烧香,求子的,求官的,求学的,求财的,求什么的都有,香火非常鼎盛。山高一百多米,一共有三个山头,都是红土山,山上遍植花木,盛夏之际百花盛开,倒也是风光极不错的景点。

李睿没有沿着石阶路上山,而是拉着江薇斜刺里走进了山脚下的樱花树林里。江薇有点紧张,道:"往那里面去干什么,黑咕隆咚的。"李睿道:"你不是怕被人看见吗,我带你去个没人看见的地方,呵呵。"江薇嗔道:"大晚上谁能认出我来?我看你是没安好心眼。"李睿说:"哪有,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江薇道:"说话可以在外面说啊。"

两人一路斗着口,却已经走进树林里。七八月份,樱花已经开败了,仅有少数几棵树上开了姗姗来迟的花束。饶是如此,一进林子深处,入鼻的仍是那香甜优雅的花香。

忽然,两人同时开口:"你……"随后,两人都嘻嘻笑起来。李睿柔声说:"你跟我真是心有灵犀。"江薇说:"什么呀,纯粹是瞎猫碰死耗子。"李睿笑道:"谁是瞎猫,谁是死耗子?"江薇道:"当然我是瞎猫,你是死耗子啦。"李睿说:"瞎猫肯定喜欢死耗子,不然也不会碰到一起。"

江薇甩了下他的手,一下就甩掉了,顺手在他衬衣上擦了擦汗。李睿趁势又把她手握起来,与她十指相扣。

江薇哭笑不得,嗔道:"师傅啊师傅,真是想不到,你升了官,胆子也大了。"李睿笑着说:"我胆子哪大了?"江薇道:"你都牵我手了,还不叫胆大啊。"李睿说:"夜太黑啊,咱俩牵着手,省得摔倒或者走散。"江薇笑嗔道:"你就会胡说。告诉你啊,也就是这次,看你情况特殊,我才让你牵一次,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

李睿听得不无感动,道:"我知道薇薇,你对我很好,你放心吧,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江薇真诚而又温柔的说:"我知道你对我好,也不会骗我。你有能力,学历也高,长得也不差,这次调入市委办公厅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我只盼着你发达以后,不要忘了我这个徒弟。"李睿大为感动,道:"薇薇,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重情义。你可是我这辈子最亲的好徒儿,你说,我以后要是能发达的话,怎么可能忘了你呢?我绝对会更好的待你。"江薇说:"好,那我就等着你发达的那一天啦……其实我也不想着你发达了从你身上拿什么好处,我就是盼着你好,你人其实挺好的,要不我也不跟你来这儿……"

直到回到家里后,李睿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袁晶晶已经回复了自己那条短信,非常高兴,可是等点进去看时,满心的欢喜全变成了失望。她回复的很简单,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只有短短的两个字"不急",甚至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李睿一呆坐在床头,心里有点苦味,这袁晶晶回复得也太简单了吧,自己问了她什么时候回来,可她似乎没看到似的,只说不急,对自己的冷淡之意跃然字上,真是令人……不大痛快。刚才跟江薇小聚时升腾起来的快意与兴奋,此时完全被这两个字稀释了。不过又一想,她以前对自己不也是这样?自己跟她发生了关系就指望着她真的变成自己的情儿?那简直是痴心妄想。人家是什么身份,你李睿是什么身份,人家是什么家境,你李睿又是什么家境,还想着跟人家怎样怎样,做你的白日大梦去吧!

接下来的两天,李睿就一直留在家里,哪也不去,买菜做饭洗衣服拾掇家务。李建民算是彻底清闲了,看着儿子如此孝顺,心里既得意又感怀,屡次提出让他去接刘丽萍回来,不过都被拒绝。刘丽萍这两天没回家里住,也没来电话短信,似乎故意给李睿留出冷静的空间。

李睿闲下来的时候也在想,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找到那个奸夫吗?估计自己没时间,也没那个能力。跟刘丽萍和好,容忍她犯下的这个大错?貌似很难。而且,相对于出轨,她在这次事件中显现出来的性格与人品上的缺陷,更加令人难以忍受。自己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跟这样的骗子无赖继续生活下去。可是,她一直拖着不离婚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办呢?愁啊,真是发愁,自己怎么会娶了这么一个老婆呢,一起过日子发愁,打离婚还发愁,他妈的到底怎么样才能不发愁呢?

李睿考虑了很久,觉得总这样闲坐迟早会愁死,还不如提前去市委办公厅上班,熟悉下那里的环境,找点事情做。有了事做,心就能平静下来,虽然还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总算能踏实下来。可是又一想,也不知道自己的组织调动办完了没有。如果还没办妥呢,自己贸然过去上班,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看在外人的眼里,会不会觉得自己假积极?

这一犯起犹豫,哪还有什么过去的勇气。他打定主意,既然秘书长说下周一过去上班,那就听他的,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这天是周六,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刘丽萍忽然风风火火的赶回了家中,推开卧室门瞥见李睿正在床上午休,一下子就扑进他怀里,亲热甜蜜的叫道:"老公,你升官了吗?"

李睿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瞧见怀里的刘丽萍满脸堆笑,一脸的柔情,正火辣辣的盯着自己,那副亲热的劲头,就好像回到了当年两人刚刚恋爱的时节,一时间以为自己穿越回到过去了。定了定神,才清醒过来,将她推开,从床上坐起来,冷淡说道:"胡说什么?"

刘丽萍一点也不以他的冷冰态度为意,笑着说:"你还想瞒着我吗?刚才你们办公室的大李带媳妇去我们公司看房,是我接待的他。他瞧见我就恭喜我,说我要当官太太了。我不怎么明白,就问他怎么回事。结果他就说,你高升啦,调到市委办公厅去了。老公,这是不是真的啊,我真是不敢信啊。"

她话语亲热,态度妩媚,要是给不知道内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她跟眼前的李睿夫妻感情多深厚呢。只有李睿知道,她如此高兴的原因在于自己升官后得到的实际收益上面的增加,而非为自己真心高兴,想到这一点,心里更加的不痛快,冷冷的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刘丽萍兴高采烈的说道:"当然跟我有关系啦。老公升官,我也跟着沾光呗,嘻嘻。"

李睿厌恶的看着她,心说这女人怎么那么会演戏呢,之前闹得那么大的出轨事件,她居然可以当做没事人一样,转过眼就忘,莫非,她跟她姐刘丽英商量出来的谎言,她自己也给信了不成?

刘丽萍见他不说话,纳闷的问道:"老公你怎么了?你不开心吗?调到市委办公厅那可比水利局强太多啦,你应该特别开心才对啊。哦,我知道了,你早就开心过了,是不是?哼,你可真讨厌,这么好的事也不提前告诉我,害我今天才知道。哈哈,我以后也能在同学同事跟前吹嘘了,我有一个在市委办公厅上班的老公,呵呵,哈哈哈。"

李睿心中暗暗鄙夷,你刘丽萍也就是这点出息了,想要跟她重提离婚的事,可是手底下又没有制衡她的硬牌,真怕她恼羞成怒,跟自己闹将起来,反而毁了自己的仕途。想起那天晚上江薇跟自己说过的话,就警惕起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刘丽萍欢喜的说:"老公,这可要好好庆祝一下,晚上我们去外面吃饭吧。吃饭回来,我再单独给你庆祝一下。这回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全听你的。"说完嘻嘻的坏笑。李睿听得出她最后半句话的意思,她是要跟自己做一次爱来奖励自己,还给予了自己尽可能多的指挥权,但是念及她的身心已经出轨,一股恶心涌上心头,骄傲的说道:"用不着。"刘丽萍脸上笑容淡了些,但还是在笑,道:"老公,你别生气了,之前都算我的错,我已经知错了,我会改的,你原谅我吧,咱俩好好过日子。"李睿心想,这话你要早说三年,老子还会给你机会,但是现在再说,你不觉得晚了吗?一时间索然无趣,起身下床,走到客厅喝水。

刘丽萍见他如此冷淡,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追出去,卖乖也似的说:"这么大的好消息,我得告诉我爸妈知道,让他们也跟着高兴高兴。"说完就去摸手机。

李睿吓了一跳,刘丽萍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丈母娘,同样不是一个善茬,她要是知道了自己升调的事情,等日后自己跟刘丽萍打离婚,她肯定会全力维系女儿的利益,绝对会给自己设下各种阻碍的。自己如今连刘丽萍都摆不平了,要是再加上她妈,那自己哪还有半分胜算?忙起身拉住她,道:"先别说!"

刘丽萍奇道:"为什么?"李睿撒谎道:"市委办公厅调我过去,只是暂时借调的性质,表现好才会留下我的。你要是给我闹得满城皆知,人家领导以为我太高调得意,说不定就踢我回到水利局呢。"刘丽萍一愣,道:"也是啊。可是,我爸妈也不是外人啊,咱们一家人坐一起吃顿饭庆祝下,也不会被外人知道啊。你太小心了吧。"李睿说:"小心没坏处,等我最终有戏了,到时候你再通知他们。"刘丽萍爽快的说:"好,那先听你的。"

刘丽萍当天答应的好好的,可是转过天来,李睿的岳父刘树春就给他打来了电话。刘树春一直在市十五中担任教导处主任,经常给学生们训话,因此也就养成了说话带有训教口吻的习惯。他一上来就责备李睿,升调这么大的好事为什么不及时通知他们?为什么不一起吃顿饭庆祝一下呢?难道是升了官,看不起他们一家子了?

李睿听后,又是恨又是气,此时若是刘丽萍还站在跟前的话,一定给她脸上正反来上几个大耳光方能解心头之恨,忙给刘树春解释了一番,理由还是跟刘丽萍说的那些。

刘树春对这个女婿其实还算满意,虽然之前在水利局工作没有什么实权,但手里好歹捧着金饭碗,人也是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对自己也挺尊敬,可以算是佳婿,今天上来就这么凶他,只是逗逗他而已,现在见他解释得有理,就哈哈笑起来,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然后叫他晚上去家里吃饭,庆祝一下。

冯爱花上来就说:"小睿啊,你如今终于升官了,我们家丽萍也算是能过上好日子了……"李睿听到这话就恼了,心说这女人说得什么屁话,好像她刘丽萍以前跟着我没过好日子似的,家里所有的钱都交给她花了,衣服首饰化妆品轿车一样不缺,还他妈想怎么着啊?恼火归恼火,却也不便表现出来,只能冷着脸听着。冯爱花续道:"我告诉你啊,以后可要对她加倍的好,别升了官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瞧不起我们家丽萍了。你要是敢对她一点不好,我可跟你没完。"李睿暗暗冷笑,不知道冯爱花这番话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刘丽萍教说的,但不管怎么样,今天她这番话撂到这儿了,以后想跟刘丽萍打离婚就更加的难办。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席间刘树春频频劝酒,李睿不能不喝,加上肚子里有气,烦闷,结果就喝多了,头晕脑胀,走路都不利索。刘树春见他这样,就不让他走了。

刘树春身为十五中的教导主任,地位也是很高的,体现在十五中教职员工房子的分配上,他家分到的房子很大,三室两厅,一百四十多平。李睿留宿的话,自然是睡到刘丽萍的房间里。

刘丽萍在这一刻表现出了贤妻的样子,将老公扶到房间床上,给他脱了鞋袜,又端来热水给他洗了脚,随后自己又洗漱一番,回到房间关了门,到床上后二话不说就往李睿的身子贴了过去。

李睿喝多了,头痛欲裂,身子被酒精烧得几乎要开了锅,身子上下被刘丽萍剥得只剩一条裤头,而刘丽萍这么一靠过来,他立时就感觉到了。

第一时间,他就有了冲动,还有了动作,尽管心里很厌恶怀里这个女人,但还是阻止不了自己的行动,心里想,反正以后总要跟她离婚的,现在也就不必嫌她肮脏了,也算狠狠的报复她一回。这么想着,一翻身压了上去……

早晨醒来时还早,刚刚七点多一点。李睿平时都是这个时间起床,先出去跑步,回来做早饭,跟老爸一起吃过后再去上班。现在这个生物钟还在,默默的提醒他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