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深爱,可我还是和这个“二手男人”分手了

“赵毅,我说分手你就同意啊?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风儿抓着自己的头发,将头深埋在两手之间,眼泪不停地流。已经四天了,她还是不愿相信,自己居然和赵毅分手了。

风儿在一家酒店做销售。赵毅是安徽人。三年前,赵毅在风儿刚刚和前一个男友分手时出现。那时,赵毅受公司委派,到风儿在的这个城市开分公司,而把公司地址选在风儿在的酒店,就是为了可以天天见到风儿。

风儿那时心情很差,对赵毅的接近一直没有好脸色。可赵毅的耐心超出了风儿的想象。一次风儿和朋友出去玩喝醉了,回到酒店时遇到刚办完事回来的赵毅。赵毅硬是把她从一楼背到8楼,就因为风儿说:赵毅,你要真喜欢我的话,就把我背回宿舍去!当然,后果是赵毅浑身疼了好几天。

不知是感动还是内疚,那之后,风儿不再抗拒赵毅的接近。只是风儿的心情仍旧不好,加上饮食不规律,身体更加消瘦,嘴唇几乎看不出血色,整个人看上去似乎一碰就会倒。

一天,几个朋友去洗桑拿,赵毅一直担心风儿出事。正在提心吊胆的时候,听到服务员在叫“有个小姐晕倒了!”时,他不顾一切冲进女宾部,赵毅全然不管其他人的惊叫和责问,把倒在地上的风儿扶起来细心呵护,送回了家。

一到年底,感冒就会如期找上风儿。以往她总是忘记吃药,要拖上好长时间才能痊愈。而现在,赵毅把每天要吃的药按次数分成小包交给风儿,遇到两人都不外出的日子,他就倒好水,拿着药送到风儿口边,亲眼看着风儿吃下才罢休。有时他出差,一天要打十几个电话。有次赵毅到深圳时风儿烫伤了手,他知道后,10分钟一个电话,问风儿敷药没有,还疼不疼,千万不要感染等,让风儿好笑又感动。

赵毅在工作上给了风儿不少帮助。每当风儿遇到难题,他总是合情合理地帮风儿分析,找出解决办法,有时还亲自上阵。一次,有个大客户从外地来,酒店一时抽不出车子接待,赵毅直接帮风儿找了一辆红旗车,让风儿成功签下了合作协议。可以说,没有赵毅的鼓励帮助,风儿没法取得那可观的工作业绩。

爱屋及乌,赵毅对风儿的家人也非常好。前年春节,两人打算回风儿的老家过年,可风儿居然忘了提前买票,临走前一天才急急忙忙想下单,却根本买不到了。赵毅听说后,让风儿别急,安心上班,一切有他。下午3、4点钟,风儿听到赵毅在楼下叫她的名字,探头一看,他站在一辆新车旁边,要风儿快请假,按原计划回家。天!赵毅竟然跑去买了一辆车!

风儿是出名的路盲。以前回家都是坐班车,从不操心路怎么走,现在赵毅开车,又是外地来的,风儿当向导似乎理所应当。可一路上赵毅根本没问过风儿一句路该怎么走,每到一个路口,赵毅都会嘱咐风儿耐心等一会儿,他去问路。

好景不长。正当风儿习惯了赵毅的照顾,两人关系越来越亲密的时候,赵毅却因为工作必须到内蒙去。他告诉风儿,两年后就回来,那时我们就可以建一个小家。这话让风儿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也冲淡相隔千里的相思之苦。

几个月后,不满足仅仅在电话里互诉衷肠,赵毅借到北京办事的时机,与风儿相约在北京见面。风儿兴奋不已,特意和同事换了班。飞机上,她开始幻想两人见面的细节。“他知道我最喜欢百合花,会不会带一大把百合来接我?就算不带花,也一定笑着站在那里张开双臂等着我冲过去……嗯,他会不会当着很多人的面吻我……”想着想着,风儿的脸有些发烫。

走出机场,怎么没见他?不会是忘了吧?还是出了什么事?风儿有些焦急。就在她打算自己去酒店时,在一个拐角看到了赵毅。他脸色苍白,眼睛发红,衣服也是皱的,整个人有气无力地靠在那里。这与风儿的想象差得太大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点后,风儿就要买回去的机票,赵毅再三劝说她都不听。这一场千里相会不欢而散。

4个月后,赵毅到福州办事,再次叫风儿去和他见面。两人都没有想到,为这次见面,赵毅病了半年多,花了7万多医药费。

原来,办好事后,赵毅到合肥去看他二姐。由于天冷,烧火取暖时不慎煤气中毒。但那时风儿已经出发了,赵毅没有告诉她自己中毒的事,乘车几百公里到福州机场去接风儿。风儿见他浑身在冒虚汗,问他是不是病了,他却说没事。

本来打算到福州碰头后,两人一起玩北京、内蒙,然后赵毅送风儿到北京后,风儿自己回去。但赵毅身体状况实在不行,最后哪也没去,一直呆在福州。风儿让赵毅到医院看病,赵毅却说见一次面不容易,他要好好陪风儿。可风儿心里还是有疙瘩:好好的旅游计划全泡汤了!整整一个星期,两人都呆在酒店里,本打算去看海,最后也没精神去了。风儿一会说要回家,一会儿又无名火起。

风儿一到家,就接到了赵毅的电话。他问风儿,难得来看我,却老不高兴。为什么?风儿无言。长时间的分离,风儿已赵毅有了太多不满。或许,是自己太任性了?

后来,风儿才知道,由于赵毅没有及时就医,时间拖得太长,煤气中毒引起的后遗症花了半年才治好,医药费足足花了七万多。

第二年中秋节,风儿特地到内蒙去看赵毅。这是风儿第一次到内蒙,但赵毅却忙着给客户送节礼,只有晚上两人才能相见。可以说风儿一个人在内蒙呆了一个星期。

赵毅和风儿都非常珍惜对方。当初赵毅过两年回去和风儿长相守,但老总不让赵毅离开,赵毅对这份工作也很热爱。风儿想,是不是自己到内蒙得了。可是,自己这份工作做到今天这个成绩不容易,家人也在全都在这里啊。而且,分开那么长时间,风儿和赵毅两人都互相怀疑对方另外有人。

最后,风儿沉不住气先向赵毅提出分手。通了两个小时电话,两人也整整哭了两个小时。4年的感情,他们早已将对方刻在了彼此心里。明明两人都彼此深爱对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当年年底,风儿过生日时,赵毅回来了。那一天,风儿的同学朋友来得很多,一个男生拉着风儿的手陪她去洗手间,而这个男生以前追求过风儿。那天,赵毅喝了不少酒,一晚上在闹,不停地说,风儿,风儿,你为什么一次次伤我的心?……

也许真的爱得越深伤得越重,活得越累。赵毅和风儿终于坐在一起谈两人的事,两人都哭得非常伤心。风儿让赵毅把他的东西从自己家全拿走,赵毅拎着东西出门时,风儿冲上去紧紧抱住他,泪水不断从眼中涌出来,赵毅也抱住风儿不放。终于,赵毅松开了手,说,保重。